耗子全名林宇浩,24岁的五好青年,不过却好像被上天忽视了般,命运多难。林宇浩从小没有见过母亲,他问过几次母亲的情况,但是父亲不肯提,他也就没再问了。不过,在他13岁的时候他就后悔自己为什么没问出大概了。因为在那年,他父亲出车祸去世了,但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也在那一年,他才知道他父亲还有一个弟弟,他还有一个叔叔。然后他的监护人就变成了他叔叔韩亘。在当监护人的时候韩亘很尽职,不吸烟不喝酒不应酬,不会早出晚归不顾家,除了不允许林浩坤养犬类宠物外,他就是青少年成长中的一个完美榜样,至少在林浩坤成年之前是这样的。林宇浩成年之后,一切就全变了,酗酒、赌博、玩失踪,这些对韩亘来说太寻常了。不过还好,就算玩失踪,也绝不会不会超过两个月,这仿佛已经成了一种铁律。当然,林宇浩也怀疑过韩亘的身份,毕竟两人姓氏不同,怎么能说是亲戚呢,但是在林宇浩偷偷去医院做过父系鉴定确定了血缘关系后就不在怀疑了,至于姓氏不同,管他呢,也许是他们兄弟俩以前闹别扭了,反正我知道我还有亲人就好。跟他同居的殷玄是林宇浩从小玩到大的死党,阳光、帅气、强壮......好像世间所有美好的词语都是为其而创造的一样,与殷玄相比,林宇浩就如同衬托红花的绿叶一般,这让林宇浩小时候很嫉妒,不过在发现嫉妒并没有什么卵用后就不去管这些了。至于岑怡,用林宇浩的话说,遇见她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的幸运都去了哪里。

  “一九八三年的夏季,我出生的那天上海绵绵细雨,那年除了我没什么大事记……”

  手机铃声打断林浩的回忆。

  “喂!岑怡,是我,怎么了?”

  一段如空谷幽兰,酥软人心的清澈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

  “你现在在哪啊?”

  “我快到沃尔玛了。”

  “那个......今天怕是不能出去玩了。”

  “嗯?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魏延搞得,烦死了。”

  “魏延?哦!我知道,蜀国的那个名将。怎么了?他不是早死了吗?怎么惹到你了?”

  “去死,你这个傻子。什么蜀国名将,我是说华宇娱乐的那个制作人魏延。”

  “制作人?哦!那个金牌制作人啊!想起来了,最近挺火的。怎么,这跟你不来有什么关系吗?”

  “他要来咱市了。”

  “嗯,然后呢?”

  “然后,然后,林浩宇,你484傻。你忘了我上次跟你说的世界四大怪事吗?”

  “四大怪事,我知道啊!墨西哥燕子洞的古树、太平洋的巨大怪兽,撒哈拉沙漠的城市以及特别有才的名人必死事件。怎么......哎!那个魏延不会相信第四个怪事吧?”

  “嗯,他非常非常相信四大怪事,而且他好像非常确定有人要对他不利一样,每次出门都会带一大堆保镖。现在他马上要到我们市参加一个活动,然后咱市里好像有领导跟他关系蛮好的,让局长调警察去活动地加强戒备,所以现在我要加班了。烦死了。”

  “有没有搞错啊!你们领导怎么能这样啊!这么麻烦。”

  “嗯!宇浩,我今天不能陪你了,你不会不开心吧?”

  “怎么会呢!听到你声音就已经很开心了。加班归加班,但是别太累啊!”

  “嗯嗯,知道了,那,我走了,挂了,拜。”

  “拜。”

  放下手机,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大卖场。

  “算了,算了,还是买菜回去给殷玄做饭。”

  “一九八三年的夏季,我出生的那天上海绵绵细雨,那年除了我没什么大事记……”

  刚刚迈开步子,被放回裤兜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殷玄,我就说待会给你打电话呢!岑怡今天有事来不了了,我买菜回去给你做饭。”

  “岑怡去不了了?她不会也要去希尔顿酒店戒备吧?”

  “对啊!哎,你知道啊!那你不早告诉我,害我白走那么多路。”

  “我也是才知道的啊!刚刚局里给消息让我去回去加班。烦死了,晚上还约了妹子出去呢!”

  “你也要去啊!那个魏延到底是谁啊!怎么架子这么大,我看那些比他还有厉害的人也没这么大架子啊!”

  “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有钱有名啊!对了,差点忘了,你待会有事没?”

  “没有啊!怎么了?”

  “我钥匙忘带了,然后,你待会能不能给我送过来?嘿嘿。”

  “不是吧!你又忘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好忘事,拜托拜托!”

  “好了,那我待会给你送过去。送到哪?局里还是?”

  “希尔顿酒店吧!我现在已经从局里出发了。”

  “好吧!”

  _(酷匠网/H永HE久o$免费看Ks小)说》

  再次看了眼大卖场,然后林宇浩转身离开,准备沿着原路返回。而就在林浩宇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男青年向他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但是只注意后面的青年没有注意到前方,与躲闪不及的林宇浩撞在了一起,双双摔倒在地。

  “抱歉抱歉!”

  还没等林浩宇说什么,青年已经起身向着大卖场跑去。

  “哎,你,等等......”

  看着青年慌张的离开,林浩宇突然速度的摸了下口袋,再发现并没少东西之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赶着投胎啊!这么急,真是的,什么人啊这都是。”

  林宇浩拍打着衣服上的尘土,在其低头准备拍打裤子的时候,发现脚下多了一个被黑布包裹着的东西。林宇浩慌忙抬头寻找刚才撞自己的青年,但是却没有看到他的踪影。林宇浩弯腰拾起黑色包裹,打开之后发现,里边是个银色的断爪,长度与人的食指差不多。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断爪,林浩宇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虽然林宇浩可以肯定的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种东西,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会错的,就好像自己原来不小心把东西能丢后又再次找回的感觉。

  “工艺品吗?蛮漂亮的。”

  再次抬头环视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青年的身影后,林宇浩将断爪从新包好,放进口袋里,转身离开。

  “我先帮你保管好了,有缘再还给你。”

  而此时,在城市的另一边,距离戒备森严的希尔顿酒店不远处的一辆房车上,至少车子的外表还是房车,但是内部却大变模样。一个穿着奇异军装的中年长发女子坐在车子最里端,右眼边上有一条刀疤的美艳脸庞和躺在在她身边的美洲豹使她的气质显得有些阴冷,恐怖。在车子内部的两旁布置着几张桌子上,都放着由数张电脑屏幕组成的巨大屏幕,而在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希尔顿酒店内部的情景。而每张桌子前都坐着一个带着耳麦的身着奇异军服的人。

  “队长,我们已经成功侵入了酒店的监控系统,A组的人员也混入其中。如今那个魏延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一个青年人从车前头走向女子,右手握拳轻轻击打了下左胸,表现得很恭敬。躺着的美洲豹听到脚步声,警觉的抬头看了眼,在发现是自己人后就又懒洋洋的放下了脑袋。

  “都小心点,他已经察觉到有人会对付他了,如果这次不能成功,那下次的行动就会更加艰难,懂吗?真是的,如果不是丰南那组白痴在日本的清除行动暴露了,让这群偷渡客察觉到我们,有所警觉,我也不用来亲自坐镇这种级别行动啊!麻烦死了。”

  被称作队长的女子看着自己新做的手指甲,语气很不耐烦。

  “是是是!要劳烦队长百忙中抽空指挥,实在是不好。”

  “行了,不用说这些。不过,你确定A组那群菜鸟真的能搞定目标人物?”

  “您放心吧!虽然他们刚刚毕业,但是身手比起一般的特种兵都要好很多,应付这种任务足够了,这也是让他们锻炼锻炼,不能总是教理论知识。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调了一个C组的老人去负责里边的指挥。您也知道C组那些人的实力,别说魏延的那些保镖,就是加上外边这些警察,也不够他一个人打的。”

  “那就好,可别出意外了。我刚嘲笑过丰南那货,你这时候给我搞出意外,到时候我的脸往哪搁啊!”

  “您就放心吧。”

  希尔顿酒店的厨房内,一个身材发福的厨师向一个推着餐车走进厨房的服务员眨了下眼睛,将一盘做好的惠灵顿牛排端给了他。

  “魏延老师的。有机会帮我要张签名啊!”

  “好的,您放心吧!”

  然后,又在其他人没注意的时候,发福厨师无声的用唇语说了句。

  “耐心点。”

  同样是厨房,在林宇浩与殷玄同居的小房子的厨房里,林宇浩将煮好的米饭分别盛在两个保温桶里,然后再将做好的菜装进其中,至于两份饭菜的区别呢,就是粉色保温桶里的菜的量明显比蓝色桶里的多,而且还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汤。

  盛好饭的林宇浩拿上钥匙,骑着电瓶车就向着酒店的方向出发了,那个方向有他的爱人跟死党。对于林浩坤来说这两个人很重要,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出意外,那么这两个人将陪着他度过自己的余生。可是他不知道到的是,当他选择向这个方向前进时,关乎他真正命运的那个齿轮才刚刚开始转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