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间里围着桌子走了几圈以后,奈溪觉得疲惫的身体习惯了些,而她又想起了什么便一直搀扶着她的千竹问道:“对了,太子的情况可有好转过来?”

  对于奈溪来说,虽然她极有治好太子百里郢桑的自信,但因为听千竹听闻过之前的事情,心里也有了些担忧。毕竟,这个世上并无绝对之事,所以她觉得还是落实一下比较好。

  千竹听她突然提起了太子百里郢桑,显示愣怔了一下,脸上也跟着露出了犹疑的神色,随后便见她支支吾吾的说:“太子殿下已经醒来,经太医诊治身体也无大碍。只是、只是……”

  说到后面,奈溪便见千竹结巴了起来。

  见千竹如此,奈溪便知道事情一定生出了突变,便蹙着眉头追问道:“只是?只是什么?”

  可百般追问下,千竹依旧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脸上反倒是急的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至于奈溪,见她左也不说、右也不说,磨了半天的时间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所以奈溪也没了耐心便直接说:“好了,你别说了,我去见见太子就知道了。”

  随后,便千竹下去给她备辆马车来,她要进宫去。

  而又因为之前奈溪和谟南皇帝约定好了,如果她治好了太子便撤去看守她的侍卫并免去了她的死罪。所以,当奈溪醒来之后,奈府里的侍卫也全部离开,奈溪也在此恢复了谟南灵女的身份。若是她想进宫,便也没什么人能拦住她,毕竟她现在的地位只低于谟南皇帝。

  替奈溪准备好了车马,千竹之后又服侍着奈溪换好了衣服,并将奈溪扶上了马车,随后便跟着奈溪一同进宫去看看太子的情况。

  马车一路疾驰着来到了皇宫之中,而在进了皇城的大门以后,便不得不满又慢了下来。至于坐在马车之中的奈溪,虽然心里着急着想看看太子到底怎么了,却只得耐下性子来等着这马车到太子宫前。而为了转移注意力,奈溪只能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透过窗户打量着谟南的皇宫。

  m看正N"版章w}节上酷{h匠/网

  谟南的皇宫修建的很气派、也很威严,颇有点奈溪北京紫禁城一般的感觉,只是相比紫禁城谟南的皇宫更多了一分神秘。也或许是奈溪曾经去紫禁城只是作为一个游客的身份,并不曾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也不曾卷进紫禁城尘封许久的历史之中,所以即便她在看见紫禁城时被震撼住,但是却不觉得压抑。

  但当她掀开帘子瞥见谟南的皇宫之时,奈溪却觉得眼前金碧辉煌的宫殿变作了一座黄金和珠宝砌成的囚笼,虽然华丽,然而却并不自由。

  对于奈溪来说,她也不是第一次进谟南皇宫。但之前在她到谟南皇宫之中时,她满心牵挂着的,是她今后的生死,所以便没有心思注意其他。可现在等她在仔细看过谟南皇宫之时,便只觉得压抑的感觉直逼她的心头。奈溪也不由的奇怪,古代的那些后宫妃嫔们是怎么在这座宫殿里活下去的。

  总归,对于她来说,若将她一辈子囚禁在这里,还不如让她死了痛快。这大概也是奈溪原本属于一个自由的时代的缘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