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着侍奉谟南皇帝的老太监出了大殿,奈溪之后又坐上了马车前往太子宫。而在去太子宫的路上,奈溪则是一直提心吊胆着,希望太子千万别是什么难以应对的状况,否则她就真的要去黄泉和太子作伴了,虽然从千竹的话里听来,那太子不是什么坏人。

“千竹,这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呐?”

在去太子宫的路上,奈溪为了缓解她提心吊胆的心情,便和千竹聊了起来,企图转移注意力。

而千竹也对奈溪时不时的反问习惯了不少,便没有像之前一样大惊小怪的,在听了奈溪的发问后小声的向奈溪说:“太子名叫百里郢桑,是当今圣上最为看中的皇子。且太子能文能武,性子也极为的温和谦卑,再加上太子殿下仪表堂堂,所以有诸多的小姐、千金都钟情于太子。更有很多人用‘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句话来形容太子殿下。”

听了千竹的形容,奈溪点了点头,随后有些心不在焉的说:“如此说来,这太子倒是个君子。”

在奈溪这样说完以后,大概是她的哪个词触碰到了千竹的某个点,便听千竹便‘嗯’了一声后,一双眼睛便变得晶晶亮,原本不怎么话多的千竹,说起太子倒是变得能说会道了起来,就差没把太子百里郢桑给夸出朵花来。

至于奈溪,虽说和千竹说着话,但注意力却一点都没被转移,心思也仍旧牵挂着太子百里郢桑的伤势,也并没有怎么听千竹的话。但是就在千竹一个人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之后,千竹却见奈溪突然转过了头,很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你说起太子就一直没个完呢?难道你喜欢他啊?”

结果,奈溪没想到的是,等她的话出口以后,她就看见千竹那丫头羞红了一张脸并低下了头,之后更是极为羞涩的说道:“千竹当然喜欢太子殿下那样的君子。但是,也仅仅只是憧憬罢了,小姐切莫误会了千竹。”

说罢,为了让奈溪不要误会她的话,还抬起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奈溪。

可奈溪却并不关心这些,现在对于她来说,百里郢桑除了是她的催命符以外,也没有太多意义。她并不是之前的奈溪,也更加没有见过百里郢桑,再加上她现在性命堪忧也没有那么多少女心更没办法犯花痴。便只能对千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不在意的说:“喜欢就喜欢吧,没什么误会不误会的。”

等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奈溪便蹙着眉头不在说话,心里也跟着更加的紧张了起来。好在的是,奈溪还没有忧虑多久,他们便到了太子宫中,这时候她也顾不得胡思乱想些什么,先查看太子的伤势才是。

但在进太子的寝宫之前,也许是有了之前的奈溪的失误,那服侍谟南皇帝的老太监在推门之前对奈溪嘱咐道:“灵女大人,现在不管是太子的性命还是你自己的性命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所以你切莫再大意没出现之前那样的事情了。”

奈溪见那老太监的眼神不太友善,且态度也趾高气昂的,便蹙了一下眉头,但她现在也顾不得和这老太监计较或者是废话些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那老太监见奈溪点了头,也知道现在时间容不得耽误,于是便推开了门,领着奈溪进去了。

而奈溪也紧跟着那老太监的脚步,进了太子的寝宫。而在进入太子寝宫的时候,奈溪也不忘用余光打量着寝宫里的一切。就见太子寝宫里的一切摆设都极为的典雅,虽然透着一股皇室的风范,但却不见奢侈。除了许多必备的家具和陈设以外,太子寝宫里并不见多余的东西。

除此之外,在奈溪进入太子宫中以后,便闻见空气之中有一股清雅而好闻的香味。那股味道很淡,闻上去也似有似乎的,但那股味道也很让奈溪安心。在奈溪刚一闻到了那味道之后,她原本心中的焦虑便随着那股香味一点点退却,也逐渐的变得心安了起来。

奈溪觉得有些奇怪,便又嗅了嗅,想将空气里的味道闻仔细了。但是等她刻意去闻之时,却又好像没有她所闻见的那股味道。

与此同时,就在奈溪想着那股奇异的味道的时候,她却已经走到了太子的床榻之前。那老太监,见她正出神便咳嗽了一声,也因此奈溪终于收回了飘远的思绪,凝了凝神往床榻之上的看去。

结果这一看,倒是让奈溪看的愣怔了许久。

就见锦榻之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那男子虽然如今看上去面色苍白、神情憔悴,一双眼眸紧闭着,一双没有多少血色的薄唇也紧抿着,但是这也丝毫不影响他俊逸如玉的外形。那男子的额头上还有几缕汗湿的乱发,奈溪看了那模样,心上居然生出了一丝心疼。

根本不必猜测,奈溪便知道这床榻之上紧闭着双眼的人便是太子百里郢桑。

本来先前奈溪就听了千竹对百里郢桑的形容,再加之现在她亲眼见了,也不觉得百里郢桑是什么高傲、讨厌之人,而莫名的奈溪还觉得她对百里郢桑有一些好感。

不过愣怔归愣怔,奈溪还是迅速的收了神,随后伸出手去探了探太子百里郢桑的额头。见百里郢桑的体温正常,且她也没有在百里郢桑的体内感觉到异常,便转身对那老太监问道:“太子殿下是伤在了什么地方?”

那老太监古怪的看了奈溪一眼,又似是低声的说了句:“太子救的你,你难道不知道他伤在了什么地方吗?”

随后见奈溪不善的看着他,那老太监这才晃了一下脑袋颇为不耐的说:“伤在了胸口。”

奈溪听了他的回答以后,也没时间和那老太监计较,便直接掀开了盖在百里郢桑身上的被子,随后更是要动手脱去百里郢桑身上所穿的白色里衣。对于奈溪来讲,她的年代里本就没有那么多的男女有别,再加上现今在她眼里百里郢桑就是一个病人,她也难以顾及这么多的礼节。

但是她的这一举动被其他人看在了眼中,倒是让他们吓了一大跳。尤其是那侍奉谟南皇帝的老太监,见奈溪如此胆大居然上去扒了百里郢桑的衣服,‘哎呀’了一声后,便上去拦住奈溪并说道:“哎哟喂,我的灵女大人哟!你这是要做什么啊?都不知道男女有别的吗?真是臊死奴才我了!”

说罢,还要给百里郢桑把被子盖上。

至于奈溪,对着那老太监翻了一个白眼,语气不善的说道:“臊什么臊?我看你是挺臊的?在这里叫什么叫?我不看太子的伤势,我知道怎么医治他吗?”

语落,奈溪也不和那老太监客气,直接推开了那老太监,直接脱下了太子百里郢桑的里衣。

之后,奈溪便看见了百里郢桑白皙的躯体。其实百里郢桑的身体并不像之前她所看见的那样瘦弱,等脱下衣服以后,奈溪却看见了他结实的小腹和劲瘦的腰肢。当然,除了这副景象吸引奈溪以外,最为吸引奈溪的,却还是太子百里郢桑胸口上一个刺目的印记。

那印记很奇特,大概巴掌大小,但却像是被火烧过一般似。可当奈溪用手去触摸时,那印记却很平滑,并没有任何的突起。这让奈溪觉得很奇怪。而整个这个印记,看上去像是某种图腾。之后奈溪又仔细的瞧了一阵子,但仍看出个所以来,眉头也蹙的更紧。

而后,奈溪站直了身子,站在床榻边缘静静看着太子。

关于太子的伤势,奈溪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来,除了知道太子伤的很重以外,并不知道太子被伤到了什么地方。奈溪知道,这情况实在不妙,也知道她可能会跟着太子一起命归黄泉。但就这样白白送死,奈溪却又觉得不甘心。而后,她又想到她的灵力无比强大,除了能抓鬼除妖之外,也能帮助世间的人们消除一些烦恼。

  (最)^新章;:节t上+酷匠!网I

只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