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主意以后,奈溪便对千竹说:“我要去见谟南的皇帝。”

说罢,奈溪也不等千竹是什么反应,起身就朝着门口走去。随后,奈溪也不管门外是否有人,直接往手掌之中运起一些灵力,便一掌推开了之前就被她粗暴对待过的门。

至于那些守在门外的侍卫,并没有料到奈溪会再一次推开房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纷纷愣怔在原地。至于奈溪,扫了所有的侍卫一眼后,瞧见其中一个的穿着与其他的侍卫不同,便在这些侍卫们愣怔的时候,快速走到了那侍卫的身边,随后猛地从那侍卫的腰间抽出了那侍卫的配刀架在了那侍卫的脖子上冷声说道:“你们快带我去见你们谟南的皇帝,否则我就杀了他!”

而显然那被奈溪所挟持的侍卫并不是一般的侍卫,所以就见所有的侍卫都变了脸色,随后小心翼翼将奈溪包围起来并说:“灵女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快放了我们侍卫长。”

奈溪听了这些侍卫的话以后,更加确信了她抓这个侍卫的做法是正确的,随后很淡然的说:“你们若是带我去见谟南的皇帝,我自然会放过他的。但如果你们不带我去,我会出什么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

说完,奈溪把手中的配刀往上挪了挪,随后奈溪便感受到那被她挟持的侍卫长慌了神。

不过即便是慌了神,那侍卫长还是佯装冷静的对奈溪问道:“灵女大人,不知道你面见圣上是所为何事。若是有要事,卑职可以代你通传。”

除此之外,跟着奈溪出了房间的千竹也对奈溪劝解到:“小姐,若有什么事还是告诉给侍卫长吧。你这样做可是犯下了大罪。”

但面对千竹的劝告,奈溪却置之不理,因为对于现在的奈溪来说,总归她都只有一条死路,不过是时间的早晚罢了。她现在这样冒险,说不定还能救回她自己的一条性命,若是她真的乖乖待在房间之中,那才是真的只有死路一条。而奈溪她也想好了,她是一定要活下去的,所以为了活下去她也宁可冒险。

之后便见她冷笑了一声对那侍卫长说:“既然是重要的事情,所以还是我自己亲自告诉谟南皇帝比较好。还有,你们若是再在这里耽误一点时间,你们的太子殿下要是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就别怪我了。”

本来,那些侍卫们听了奈溪前面的话还准备仗着他们人多,将奈溪强行请回房间。但又听了奈溪后面的话,一个个却又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虽然他们奉了晟国皇帝的旨意将奈溪囚禁在奈府她自己的房间之中,但奈溪之前也是守护谟南的灵女,在他们的心目中更是神一样的存在,也就对奈溪的话将信将疑。

“灵女大人,你方才的话是何意思?”

听了奈溪最后的几句话,那原本还给侍卫们使眼色的侍卫长犹豫的对奈溪问道。

显然,他也听出了奈溪后半句的意思,只是不敢相信所以再一次确认而已。

“我的意思嘛,很简单,就是我能救你们的太子。不过,要是你们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太子会怎样我就不知道了。”挑了挑眉,奈溪一脸挑衅的看着这些侍卫。

本来对于她来说,她就是一个将死之人,她这样冒险无非就是多给自己一线生机罢了。但是对于这些侍卫来说就不一样了,他们的任务是只需要看好她。但若是她说了她能救太子,而这些侍卫又阻拦她的话,那么太子之后不管有任何的闪失他们都会负连带责任。

  ,更新$最^t快上,酷%O匠w"网}8

而这样的连带责任也并不是他们能付得起的,所以在奈溪说完这几句后,便见那些侍卫都犹豫了起来。奈溪见此,也干脆放开了那侍卫长,随后站在原地等着他们会做出什么反应。

结果,不出她预料的是,那侍卫长果然已经打消了先前强制将她请回屋内的念头,对她问道:“灵女大人,你的话果真如此?”

奈溪见这侍卫长动摇,便也笑了笑说:“既然你都叫我一声灵女大人了,也该知道我的能耐吧。还不快快带路?还是说,你们都想给我和太子陪葬?”

说罢,奈溪冷漠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一副‘你们会怎样全看你们自己怎么选’的表情。

大概是奈溪这副无所谓且又胸有成竹的样子彻底的动摇了他们,没过多久,那些侍卫便准备了一辆马车来,之后奈溪便坐着那辆马车去往了谟南的皇宫。因为奈溪再三吩咐过这件事很急的关系,所以这些侍卫并不敢多耽误,没过多久奈溪便来到了皇宫里,并在谟南的大殿外等候谟南皇帝的宣召。

然而,也不知道那谟南皇帝是存心为难她还是真的有事,只见奈溪在谟南大殿之前一等,便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加之外面的阳光正盛,奈溪在等了许久后,耐心便被一一磨掉,随后也并不催促那些侍卫问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谟南皇帝,直接说:“既然你们的皇帝并不想见我,那便由我去见他吧。”

说罢,原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奈溪,便不顾所为的尊卑观念拎起裙摆便步上了石阶,朝着大殿走了去。

总归,对于奈溪来讲,那谟南皇帝手中即便握有再大的权利,也不过是一个要生老病死的人,而终生皆平等,所以奈溪在面对那谟南皇帝之时也没有什么畏惧。

不顾侍卫们的阻拦,奈溪一路打伤了无数守卫大殿的侍卫,闯进了大殿之中。

而此时,那谟南皇帝正坐在一方金碧辉煌的龙椅之上,慢条斯理的看着奏折。等闯进大殿的奈溪见了谟南皇帝这样,也不管谟南皇帝身边的太监的问话,便勾起一抹冷笑说:“圣上还真是爱子心切,明明奈溪都说了能救太子一命,圣上却还在处理朝政,不愧是一国的贤明之君。”

然而,显然谟南的皇帝也是极为修养的,即便奈溪这样嘲讽他,他也不怎么生气。云淡风轻的看了奈溪一眼后,缓缓的反问道:“若不是灵女解除诅咒不利,怕是太子也不会变成今日这般模样吧?”

而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谟南皇帝的眼中还带着明显的杀意,显然他现在的淡然都是伪装出来的。

至于奈溪,听了他这样的话也不生气,反倒是笑笑说:“太子会身受重伤的确是奈溪的过失。但是,圣上又为何会认为奈溪没有能力能救得了太子呢?还是说圣上以为,仅凭宫中太医们的能力,就能让太子转危为安了?”

听了奈溪这样的话后,谟南皇帝的面色变得难看了些,随后说:“宫中的太医是无能,但是朕宁可相信他们,也不愿意相信一个让太子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人。”

说罢,谟南皇帝摆了摆手,便准备让人将奈溪带出去。

奈溪见谟南皇帝根本就无心搭理她,也不愿意听信她的话,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既然圣上不愿意相信奈溪,奈溪也没法子了。总归,奈溪也只有一条死路,若是太子能与太子在黄泉路上作伴,倒也不算的太亏。好了,你们带我回去吧。”

语落,奈溪就准备跟那些侍卫回到奈府。

但是,她才刚踏出了一步,便将奈溪叫住:“等等。”

而奈溪也早就料到谟南皇帝一定会叫住她,便勾着唇转过了身静静的看着谟南皇帝,等着他开口。

谟南皇帝原本以为奈溪一定会和前朝的那些大臣一样,拼命的求他并让他给她一次机会,但是等了许久都不见奈溪开口,反倒是他先沉不住气开了口问道:“你之前的话当真?”

“奈溪既然能开口向圣上夸下这个海口,就自然能有这个能力。更何况,圣上之前不是说了吗?若是太子有什么闪失,奈溪便要给太子陪葬。所以,奈溪为了自己的性命,也断然不敢欺骗圣上。”奈溪见谟南皇帝沉不住气了,便十分自信的对谟南皇帝说道。

也是因为她的这份自信,让谟南皇帝也开始动摇了起来,但因为太子之前受伤一事,谟南皇帝心中还是对奈溪存有芥蒂,便说:“朕又怎么知道你所说是真是假?更何况,朕就这一个让朕欣赏的儿子,怎么可能让你去冒险?”

奈溪听了谟南皇帝这番话,见谟南皇帝的态度依旧坚决,便说:“那奈溪与殿下定下生死之约可好?若奈溪治好了太子,圣上便放奈溪一马,但若太子不管因什么原因出现损失,奈溪都愿给太子陪葬。总归,现今不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吗?还有,圣上难道忘记了奈溪是守护谟南的灵女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