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奈溪她的职责,便是以她自身强大的灵力,守护人界不让妖魔在人界肆虐。

在听了千竹的一番解释以后,奈溪只觉得这和她从前从奈家长老那里所听闻的对灵女的介绍很相向。但是奈家的长老们却并没有告诉她,曾经有过谟南这个国家。在她所知晓的历史上,也从未有过关于这个国家的记载。不过即便是不知道这国家的存在,奈溪也没有怀疑千竹的话,毕竟有些东西,并不会被记载下来。

“那我为什么又被关起来了呢?灵女不应该是被尊敬的吗?”

了解了关于谟南的一些事情以后,奈溪一边点了点头,一边又对千竹问道。

这也是奈溪穿越以来,最为不理解的。按理说,她作为灵女守护着谟南,应该受到谟南百姓的尊敬。可如今,她却被关了起来,还派有侍卫把守。显然,这并不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而仅仅只是想要囚禁她罢了。

听了奈溪的疑问以后,千竹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回答起奈溪的问题也有些支吾。

奈溪见此,便知道一定有什么隐情,之后又套了一下千竹的话,从千竹的话里,算是把整件事弄清楚了。

原来,她本来是该如奈家长老们所说受到谟南百姓的尊敬,之前的她也的确是被谟南百姓当做是近乎神明一样的存在而被尊敬着。也可以说,除了谟南皇帝以为,她奈溪便是整个谟南最至高无上的人。

然而,不久前因为太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受到了什么人的诅咒所以被怪病缠身一直缠绵于病榻之上,精神一天天也变得极差。所以爱子心切的谟南皇帝便请作为灵女的她来想解开太子身上的诅咒。

之前的奈溪在了解了太子的一番状况后也胸有成竹的应下了,随后便选好时日沐浴焚香后,前往皇宫为太子解开诅咒。

本来一切都极为的顺利,太子身上的诅咒也被从前的奈溪成功解开,太子人也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恢复了意识,但就在从前的奈溪以为太子的诅咒已经被解除并准备离开之时,那诅咒却因为奈溪的解除产生了反噬,并化作一妖魔从太子的身体里钻出想要袭击从前的奈溪。

已经清醒的太子正好瞧见这一切,又因为太子一直爱慕着从前的奈溪,便一把将她推开,也因此救了她一命。之后那妖魔虽然也被从前的奈溪所除,然而太子却因此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更是危在旦夕。从前的奈溪也因除却诅咒不利令太子受伤这一点,被盛怒的谟南皇帝给囚禁了起来,说是太子有什么闪失,便要她也跟着偿命。

结果偏偏命不好的她,就在这样一个非常时间里,穿了过来,并代替之前的奈溪而活。这就是之前奈家长老所说,所谓的同名同姓便同命。她奈溪,便因为同名同姓这一点,要替之前的奈溪受这责罚。

之后奈溪更听千竹说,前几日从皇宫里也消息出来了,说是太子的伤势已无回天之力,谟南皇帝也下旨说让她在奈府之中安静等死。等到太子一去,她便会被送上祭台,作为献给妖魔界的祭品被处死在人魔两界的交界之处。

  酷匠●,网唯w一正☆版n,Q其他j都是x~盗A版Z

而再过几日,便是她的大限。

“这么说来,只要太子命归黄泉,那么我也得随太子而去了?”

在听了千竹的话以后,奈溪在心中暗叫一声倒霉。原本她还庆幸着,她穿越之后并没有被刀架在脖子上。然而现在看来,却是相差无几,总归都是一个死字。

想起了从前她所看过的一些穿越小说,那些女主穿越之后再不济也是个王妃、小姐的,怎么偏偏她一穿越过来,就偏偏要被处死。而且,她不是守护谟南的灵女吗?就这样轻易的将她处死真的好吗?

“是这样的。小姐,你也切莫伤心,太子他洪福齐天一定会转危为安的。”

千竹见奈溪这样问道,还以为奈溪是听闻了此事,心里受了打击,所以便好言安慰道。而对千竹来说,她自小便跟随着奈溪,更亲眼见着奈溪为谟南的百姓做了如此之多的好事,现在谟南皇帝要将奈溪处死,她心中也是万万不舍的。但是,即便不舍可无奈谟南皇帝下了命令,他们也无力抗衡。

“转危为安?怕是还没有等到他转危为安,我就先在地狱黄泉等着他了。“勾起了一抹冷笑,奈溪语气冰冷的说道。

而她表面上虽然看上去极为平静,但实际上她的内心已经因为听闻此事掀起了波澜。对于奈溪来说,太子能救下之前的奈溪,她都极为的感激。但是,要她随他而去,奈溪却并不愿意。不仅是此事与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且她还想要继续活下去,她还想要找回她丢失的魂魄。

所以,即便谟南皇帝所要处死她,她奈溪也不会就此乖乖等死。

与此同时,奈溪的心中倒也有了主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