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小姐,太子为了你受了重伤时日已不多了,你也随他去了吧,也不枉费了太子对你的一番心意。”

  昏迷了许久,奈溪这才恢复了意识,然后就在她意识尚且还模糊的时候,便听见了一个极为尖细、古怪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而随后便是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酷TX匠网iB首B发,x

  奈小姐?太子?

  在听了那声音之后,奈溪的尚且混沌的脑海之中浮现了一连串的疑问。

  随后,为了弄清楚这些疑问,奈溪很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随后便见奈溪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随后便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在奈溪睁开之后,她首先感受到的是有些刺目的光线,但等她的双眼渐渐适应了那刺目的光线以后,奈溪却发现入眼的却是一片极为陌生的景色。

  只见,她目光所及之处,四处都是古色古香且极为高雅的摆设,与她之前的房间有些相似,但不同的是,她所看见的那些摆设里除了青瓷的花瓶以及红木所做的架子,没有一点现代的气息,就好似她在昏迷之后回到了古代一般。

  之后,奈溪为了确认她现在的所在之处,也坐起了身子四处看了看,但在打量之后,奈溪却发现这并非是她之前所在的古宅之中。

  虽然之前她所在的古宅里,也是十分典雅、古朴的风格,然而这间房间显然比起那森气凛然的古宅,要亮敞了许多,且房间看上去经常有人使用,并不像古宅一般没有任何人气。

  不由的,奈溪也更为的疑惑。因为她虽然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对于之前的事情她却也没有忘记。比如她接了周氏夫妇的生意,比如她在太阳即将落下的时分让人被车前往郊外的古宅,比如她在古宅之中与那神秘的女鬼进行的打斗,比如那女怪和她那张相似的面容。

  所以,如今在昏迷之后突然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奈溪只觉得很惊讶。但在惊讶过后,奈溪却以为,是在她昏迷的时候之前的那个女鬼将她带到了这里,又或者是这里其实是女鬼所创造出的环境。

  奈溪冷静的思考了一下,又仔细的看了看整间房间,认为这里是女鬼所创造出的环境这个想法更为合理。在她之前接触那女鬼的时候,奈溪便知道那女鬼并不能离开古宅,且那女鬼也与周氏夫妇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才会一直在古宅里扰乱着古宅里人们的生活。所以,女鬼既然都不能离开古宅,也就没能将她带到其他的地方。

  在认定了现今的一切都是女鬼所创造出的环境以后,奈溪冷静了下来,随后就见她盘腿坐好,然后两手放在膝盖之上后,就见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并在心中念起了口诀。

  至于奈溪所念的口诀,是静心且能看透一切的口诀,等这口诀发动以后,她便能看破女鬼所创造的环境,然后回到她之前所在的地方。

  然而,奈溪没有想到的是,她闭目不断念诵着口诀,等口诀念诵完毕后,等她再一睁开眼之时,看见的却仍旧是和之前一样的景象。这让奈溪有些惊讶,且有些难以接受。

  随后,为了再度确认一次,奈溪又闭上眼睛念动了一次口诀,然而和之前一样,等她睁开眼睛之后,她却仍旧在之前的那间房间里。之后,奈溪又试过几次,然而每一次的结果都和第一次相同,最后冷静的奈溪也一点点的失去了冷静,心情也烦躁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口诀怎么没用了?难道是这个女鬼的道行比我高?”

  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没有以后,奈溪放弃了再试,有些颓丧的坐在床上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喃喃道。一连几次的失败,显然让奈溪有些受打击。毕竟作为世袭灵女以来,虽然奈溪缺少了一魂,但这依旧改变不了她灵力强大这一点,所以在遇上那神秘的女子之前,奈溪还从未这般的狼狈过。

  如今,奈溪在打破不了这环境以后,便认为那女鬼的道行高深,她并不是那女鬼的对手,这无疑是给了奈溪一记响亮的耳光。

  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奈溪觉得自暴自弃并不是一个办法,便翻身从床上下来,准备探寻一下这环境,然而当她走到了门边,准备将门打开之时,奈溪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似乎是从外面被锁上了一般,她退了两三次都没能将这门给轻松打开。

  搞不清这女鬼到底在想些什么,奈溪又因为一连几次的受挫心中升上了一点怒气,随后便见她运了一点灵气在手掌之中,随后她一蹙眉头,一掌便粗暴的将那房门给推了开。而在奈溪将那门给推开以后,门外的场景却又让奈溪惊讶住。

  就见她粗暴的将房门推开以后,刚踏出了一步,就见房门外站满了身穿铠甲并拿着长枪、腰间陪着大刀的古代侍卫,那些侍卫见她突然闯了出来,便纷纷拿起长枪对着她,有些害怕且战战兢兢的说道:“灵女大人,你不能离开房间。圣上说了,在举行献祭之时,你都不能离开房间。”

  然而奈溪却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蹙着眉头疑惑的问道:“你们是谁?在拍电视剧?”

  但是对方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说:“灵女大人,请你不要为难属下们,回到你自己的房间里吧。”

  至于奈溪,见这些侍卫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又听这些侍卫称呼她为灵女,她心中的疑惑便又多了些。她不懂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更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知道她的身份。而她最怀疑的还是,如果这一切都是女鬼所创造出的环境,那么未免也太真实了些,但如果说这些事现实的话,也太过荒唐。

  因为脑海之中的疑问太多,想要弄清楚的事情也很多,奈溪最后并没有坚持要离开那间房间,眼带复杂的看了那些拔刀相向的侍卫们后便又退回了房间。而等她一回到房间里,那些侍卫便又关上了门。

  奈溪也没心情去管这些侍卫做了些什么,在屋内一张红木所坐的凳子上坐下,随后便蹙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现今所发生的这一切,都让奈溪难以理解,奈溪并不懂她为什么一醒来就出现在这么一间房间里,更不懂为什么这些侍卫要将她关起来并知道她灵女的身份、称呼她为灵女大人。总归现今所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想象和预知,也让奈溪有些难以接受。

  想着这些问题,奈溪想了许久,最后等她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她这才从思绪之中挣脱出来,随后沮丧的叫道:“啊,肚子好饿,就没有送点吃的吗?”

  对于奈溪来讲,大多时候她都还是靠谱的。不过她虽然靠谱,但也有着逗比的一面。而每当她肚子饿的时候,她不靠谱且逗比的一面就会被暴露出来。

  而等奈溪的话音刚落下,便见房间的门突然被推来,一个少女拿着一个精致食盒走了进来,之后更将食盒里所装的菜肴一一都放在了奈溪的面前,并对奈溪说:“小姐,你先吃些东西吧。这样饿着,也不是法子。”

  奈溪奇怪的瞧了她一眼,随后一边拿起筷子和饭碗,一边对那少女说:“你又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

  那少女听了奈溪的疑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并对着奈溪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小姐,你怎么了?难道是之前受伤的后遗症?”之后仔细的看了看奈溪以后,还朝着奈溪伸出了手在奈溪的头上摸了摸。不过见奈溪并没有什么异常以后,那少女又急匆匆的出了房间。

  随后不久,又带回了一个大夫模样的老头,那老头向奈溪躬着身子行了礼后,便让奈溪伸出了手。

  至于奈溪,并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但还是试探的伸出了手。而随后,便见那老头给她号了脉,并对之前的那个少女说:“灵女大人的身体并未见什么异常。大概是之前受伤伤到了脑部的缘故,所以才导致一部分记忆丢失了吧。”

  等那大夫模样的老头这样说了之后,那少女这才稍微放下了心,点了点头之后朝着奈溪投去了一记怜悯的眼神,奈溪只觉得被这眼神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奈溪却并没有发问,只是一边观察着两人,一边默默的填饱她的肚子。

  现今,奈溪一点都不认为这一切是女鬼所创造出的环境。如果是环境的话,这一切也未免太真实。而她也并不能解释现在到底是何种状况,只能暂且拿小说里的桥段来解释,或许,她可能是经历了所为的穿越。

  固然奈溪有些难以相信穿越这种世界真的会发生,但面对如今的这一切,似乎她也只有不得不接受这一个选择。

  看着陌生的房间,又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事,奈溪只觉得一切都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然而,更为跌宕起伏的故事,还在未来等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