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古宅那扇沉重的大门会自己突然打开,那下人和奈溪都惊了一下。不过相比那害怕不已的下人,奈溪的反应也淡然了许多。

  “奈、奈小姐,你还是进去看看吧,我、我就不进去了,怕得很。”

  因为这个动静,那下人被吓的不轻,一副被吓掉了三魂六魄的模样,哆哆嗦嗦的对奈溪说到。

  至于奈溪,也知道即便是把这下人打死,他也觉得不会进去,再加上再带着一个人也是会有诸多麻烦,是个累赘。所以这下人说不进去以后,奈溪也没多说什么,对着他点点头后,便独自朝着古宅内走了去。

  而之前送奈溪来的司机,也候在车旁等着奈溪抓鬼回来。这也是奈溪的习惯,平时不管是接了怎样的生意都一个人去完成。

  奈溪知道,她的灵力极为不稳定,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她自己送命也就算了。若是拖上别人,她即便死了心里也难以安宁。

  蹙着眉头,奈溪提高戒备缓缓走进了古宅里,她才刚迈过门槛往前走了一步,便听又是‘吱呀’一声,那扇沉重的大门又突然自己关上了,并随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因为这巨大的声响,奈溪转了身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结果她才刚转身,便听从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极为阴森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不知为何,奈溪她从来都没有到过这古宅里,之前也没有听闻有关这个女鬼的事情。可当她听见女鬼的声音之时,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谁?”

  听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奈溪的眉头又蹙紧了半分,而在她转身的过程之中,她更是抽出了她的捉鬼的法器——阴阳扇。

  据奈家的长老说,这阴阳扇之中有阴阳之力,是从缘故六界流传的宝物。能除妖邪、同古今。是许多人都像得到的宝物。

  抽出了阴阳扇,奈溪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纸,戒备的看着她的前方。

  然而,她的前方除了假山和花草以外,便只有不远处的一间迎客室。奈溪见没有见到女鬼的身影,但仍旧没有放下戒备,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四周。

  打了许久以后,奈溪没有再发现异常之时,这才收起了符纸,然后迈步朝着迎客室走去,想看看里面有没有有关女鬼的线索。

  但走到迎客室门口以后,奈溪却只看见了迎客室里的摆放着的那大大的牡丹屏风。那屏风遮挡住了奈溪的视线,并不能看见屏风里的到底是怎样的场景。

  见屏幕挡住了她的视线,奈溪也不好断定屏风之后有没有隐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更不能断定那神秘的女鬼现在是否就站在屏风之后看着她。

  然而,奈溪更清楚,她必须继续往里走。若是不这样的话,她既没有办法向周氏夫妻交代,更辱了奈家的名声。

  于是之后便见奈溪又掏出了一张符纸,随后她将符纸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举到了与嘴巴齐平的位置念起了口诀。

  3酷匠%x网‘唯一…正版2◎,其_4他"《都,是W盗,}版B

  随后不久,便见那符纸上面的字闪起了红光,之后整张符纸变成了一团火焰‘嗖’的一下朝着屏风后飞去,随后又在屏风后炸起了一团火光。

  奈溪见此,便知道屏风后面什么都没有,也稍微放心了一点,随后终于踏进了迎客室之中。

  然而,她刚踏进了迎客室,奈溪便见原本漆黑的会客室之中,拿着摆放着的烛火突然燃烧了起来,将整个迎客室都照亮。

  除此之外,迎客室之外两边回廊里高挂着的灯笼也亮了起来。

  顷刻间,整个古宅便被灯火所照亮,显现出它还有的气派。

  奈溪没料到这女鬼道行这么深,居然能躲避过她的符纸。

  凝了凝神,奈溪蹙着眉头绕过了屏风。她知道,即便前面再怎么危险,她如今也没有了退路。

  冷着一张脸绕过了屏风,才刚转过了屏风,奈溪便看见迎客室另外一边出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古装罗裙的女子。

  那女子身形与奈溪长进,披散着一头如墨的长发,而又因为他额前的头发过长的缘故,所以奈溪并不能看清女子的面容。她只能看见女子苍白的唇微微勾起,对着她露出了一抹极为诡异的笑容。

  而除了看见有一个白衣女子拦住了她的去路以外,奈溪还看见那白衣的女子手中握着方才她用符纸所化作的化作的火焰,并不惧怕这火焰。

  之后,那白衣女子见奈溪蹙眉惊讶的瞪着她,更是加深了唇边的笑意。随后她将手收紧,那团在她手心里燃烧着的火焰便被她捏碎,化作了一地的符纸灰烬。

  奈溪见此,脸上和眼眸之中的惊讶更甚,随后对那女子冷声问道:“你是什么来头?又为何在此扰乱凡间安宁?”

  那女子听了奈溪的问话,却并不回答,只答非所问的说:“你终于来了。”

  随后,便不理会奈溪,自己转过了身往古宅身处而去。

  至于奈溪见那女子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还准备离开,她便以为这女子是要逃走,也快步追了上去,并一边掏出符纸,一边对那女子说:“休要张狂。”

  随后,便听她念动一串口诀,她手中的符纸便化作了数把利剑朝着那女子飞了去。奈溪以为,这剑阵一定能困住那女子。

  然而,那符纸化作的数把利剑才到了那女子的身边,便化作了一地的尘埃。

  奈溪见此,不由更为震惊,甚至发出了一身惊呼:“什么!”

  至于那女子也停了一下,在侧过头看了奈溪一眼,并对奈溪诡异的一笑后,身形便一闪,随后便到了远处的回廊里。

  接着,又在奈溪眨眼的功夫,那女子的身影又是一闪,便又到了更远的地方。

  眼瞧着对方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奈溪忍下心中不甘,随后追了上去。之后她跟着女子的脚步,追了许久,等奈溪再回过神的时候,她却发现她跟着那女子居然到了之前她在古宅在所看见的参天古树面前。

  至于那女子,似乎达到了她的目的,所以便没有再继续往前,在古树前停了下来,并转身对奈溪说:“去救他吧!”

  而在原地喘着粗气的奈溪,冷不防的听见这女子说出这样一句话,只觉得十分不理解,便问道:“他?什么他?他是谁?”

  然而,女子却依旧没有解答她的疑问,又接着说:“他的性命和未来,也只有你能拯救了。”

  听她又这样答非所问,奈溪失去了耐心,随后更是抖开了阴阳扇,对那女子冷声道:“看样子,我不拿出一些真本事来,你今日是绝对不会乖乖屈服了的。”

  说罢,奈溪便掐起了一段口诀,随后便见她手中阴阳扇扇坠上那颗红色琉璃的珠子,亮起了异光。

  之后等异光消失,便见奈溪手中的阴阳扇消失,取而代之出现在她手中的是一把三尺长利剑。至于那剑的剑穗,便是之前的那颗红色的琉璃珠子。

  等长剑出现以后,奈溪也并不和对方废话,直接挥舞着长剑朝着那女子而去,但是每次在奈溪即将接近那女子的时候,只要一眨眼的功夫,那女子便又消失在了奈溪的眼前,出现在其他的地方。除此之外,更为奇怪的是,那女子也从不攻击奈溪,每次都不断的闪躲着,并一直重复着几乎相同的话语,不是“他的性命和未来,也只有你能拯救了。”,就是“快去就他吧。”

  然而,不管怎么重复这些类似的话语,那女子都未说清楚她口中的‘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只有奈溪能去拯救。而也因为女子一直重复这些话语,但却并不告诉奈溪‘他’到底是什么人,奈溪的耐心也一点点被消磨,再加上她的进攻一直被女子闪躲而过,奈溪只觉得一阵火大,并因此觉得女子是将她耍着玩。

  随后,奈溪便也没了顾虑,直接掐了一个口诀,势必要将那女鬼收服。

  但是,意想不到的情况却出现了。就见,奈溪一边掐诀一边朝着那女子靠近,而一直闪躲且并不出手的女子在奈溪靠近之后,居然反常的用手握住了奈溪朝她刺去的长剑,随后并一掌重重袭向了奈溪。

  随后受了那女子一掌的奈溪,便飞了出去,在飞出去的瞬间,奈溪的余光更是看见她的背后是那棵巨大的参天古树。而奈溪也以为,她会结结实实的撞在那古树上。

  然而,事情却并非她所想的那样,在她即将撞上那棵巨大的古树的树干之时,那树干却好似突然长出了嘴巴一般,裂开了一条缝隙,随后将奈溪吸了进去。

  不过,这却并不是最为诡异的事情。

  最为诡异的还是,奈溪在被吸入树干之前,她终于看清了那神秘女子的面容。

  就见一阵诡异的阴风吹过,并吹起了那女子挡住了半张脸的长发,而随后奈溪所看见的,是一张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脸,而与此同时那张脸上还勾着极为诡异的面容。

  奈溪就见那女子对她唇语道:“回去吧,这是你欠他的。”

  随后,奈溪便在一阵坠空感之中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