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婴咄咄向我逼近,当下,我就懵了。为什么杀了肖晓倩,鬼婴没有死?难道是我估计错了?

  “看了养这小鬼的另有其人。”我皱了下眉头,这鬼婴怨气是分重。在加上刚刚和肖晓倩斗完,现在的我,根本不是这小鬼的对手。

  说罢,鬼婴已经迅速向我攻击来了,我一个没来及,手臂被鬼婴咬了一口,硬是被咬下一小块肉。此时,我的手臂和衣服已经血肉模糊了。“诶呦嘿!你个小东西!”

  鬼婴并没有理会我,又一次向我发起了攻击。这次我变聪明了,提前咬破了舌尖。等鬼婴来的时候,一口舌尖血喷了出去。“哇!”的一声,鬼婴的脸被我的血喷的面目全非,冒着黑烟。

  “知道本小爷的厉害了吧!”但是,这好像激怒了鬼婴,对我的攻击更加激烈了。几个回合下来,我抵挡不住。显然占了下风。“这东西这么厉害?”

  没办法,还好本小爷是处男之身,只能用童子尿了!是的,因为童子尿属于阳性,而这鬼婴是极阴之物,所谓阳克阴。所以用童子尿对付这鬼婴是再好不过的东西了!

  说完,我憋出了一点尿在先前装黑狗血的碗里,“哼哼!童子尿加黑狗血,还对付不了你个小畜生?”等鬼婴再来的时候,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下就全部泼到了鬼婴身上,而鬼婴呢?鬼婴自然是痛的在地上“哇哇”直叫。不一会,鬼婴缩成一团,不动了……

  得意之际,转过头,原来赵泽一直看着我。

  “赵泽!你个混球终于醒啦?累死我了!”

  赵泽却拿了把水果刀,向我捅来,因为出于信任,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捅了一刀。“赵泽你个贱人干嘛?”

  赵泽看到我倒在地上,咧嘴一笑,但突然抱头痛哭:“这几年,我被肖晓倩和那小东西折磨死了!”

  “那我现在不是除了他们了吗?你为什么会对我起了杀心?”我捂着伤口,痛苦的说道。

  “肖晓倩在我身上下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必须帮她找来人,让她和那小东西吸收生气,才可能放过我。”

  我一下子懂了些什么:“所以–––那些先生其实是你故意引他们过去的,然后找借口说帮你捉鬼。目的是你帮肖晓倩吸人气?”

  赵泽点了点头,“谁知……谁知……谁知居然被你除掉了?”

  是的,我也想不到结局居然是这样的,如果肖晓倩死了,那么,赵泽也肯定会死,而肖晓倩这次来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取赵泽的命,而是为了取我的那口气!“怪不得!怪不得上次没看到这小东西,原来这次来,是和他妈来取我那口气来了!”

  虽然我现在除了肖晓倩和鬼婴,但还搭进去了赵泽的命。这让我很不是滋味。想着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在我面前死我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也只有经历过得人才会知道……

  不久,我被邻居投诉声音太大扰民,而警察来的时候,也是一脸惊讶,赵泽,其实是一则连环杀人案以及诱拐孩子的罪魁祸首,地上的一具小尸体,也不是赵泽的孩子。后来听一些人说,在赵泽家的阁楼里,发现了许多具被装在血水里的孩子尸体……

  也许对于赵泽来说–––死!才是最好的解脱。

  :u酷w匠y网0唯%一正Z版,其他*S都e是x/盗j√版9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