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大陆丛林北侧」

  已经是第二天了。

  普夏恩,也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但是她一醒来,自己就被锁在一块石头上。银夜也不在自己的身边。

  过了一会儿,普夏恩才会想起昨天的事情——银夜独自一人前往了冰冷人性的国度,绝情国。

  "不好了。要赶快去救她!"

  普夏恩艰难地爬了起来。本来想召唤自己的魂兽来砍掉铁链,但是普夏恩并没有想到,银夜已经封印了自己的魂印,无法召唤出自己的魂兽。

  虽然如此,可普夏恩依旧顽固。她始终没有放弃,依旧拿自己的双手狠狠地敲打着冰冷的铁链。

  「绝情国大殿」

  正午的太阳,异常的炎热。同时骑着骏马奔驰的银夜,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同伴,他不得不通过烈日的灼烧,只为那一瞬安静祥和的瞬间。

  过了两个时辰,银夜已是汗流浃背。在绝情国大门的旁边,就摆着一个卖酒水的小摊。而银夜并没有去,反而快步走进了虎口。

  同时,绝情国的部下也立刻赶到了休斯特的面前,下跪说道:"大人。外面来了一位神王,但看样子并不是四大国家的神王。应该是自行修炼的。"

  休斯特闭上了双眼,慢慢的说道:"把他带进来。记住,不要让他走进来。我们绝情国的待客之道......你是懂的!"银夜已经等候多时了。

  过了一会儿,一位士兵走了出来。而在那位士兵的身后,突然跟出来了十几个拿着长刀和长矛的人。

  银夜握紧了拳头。士兵一下子就露出了狡猾笑容:"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绝情国的待客之道!我们的大人有令,必须要砍断你的双腿才能让你进去!"二话不说,剩下的人就冲向了银夜。

  忽的一下,银夜纵身一跃,直接踩到了一名士兵的脑袋上。在上面转了一会儿,就拔出了剑。

  「雷诺大陆丛林北侧」

  折磨了很久很久,普夏恩终于想尽办法弄断了铁链。而她的双手,也被磨出了血。不过她没有时间休息,立刻动身前往绝情国。

  而刚刚走出洞穴,就碰见了青子河。

  "诶呀呀,怎么不注意保护自己呢。你这样太不美了呢。"青子河依旧发着怪音说话。而普夏恩则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请你让开,我要去救人!"

  青子河却笑了笑:"诶呀呀,你觉得凭你现在的实力能够打倒我嘛?再说了,人家也没有说是你的敌人呀。别那么着急嘛。人家只是想问问你你答应人家的事情做好了没有呢。"

  这时,普夏恩才猛地想起来。青子河以前,的确提出了要自己杀掉小虎的理由。但是普夏恩和小虎也算是好姐妹,怎么可能下的了手?毕竟普夏恩没有那么绝情。

  "对不起......你说的理由,我办不到......"青子河打断了普夏恩:"依我看,你是去想要回到你的国家,去救斩月,也就是现在的银夜吧。可是你现在遍体鳞伤,怎么去救嘛。所以,等我救出银夜的时候,如果你可以自刎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银夜。"

  话还没说完,青子河就把自己的魂兽召唤了出来,和普夏恩一起前往绝情国。

  「绝情国大殿」

  "不错嘛。你竟然可以一个人打倒那么多人,说明你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欢迎来到此城,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银夜收起了沾满鲜血的剑,抱拳说道:"吾乃神王银夜。此次做客是为了和绝情国国王探讨一事。可否赐坐?"休斯特笑了笑,说:"非常抱歉,恐怕不能如你所愿。来我绝情国者,除非双腿已残,否则只能站立。"

  银夜早已了解休斯特的冷酷,所以并没有继续追问。反而掏出了那沾满鲜血的剑:"既然不能,那请你别怪我了!"休斯特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着银夜的举动。两人在大殿里打了起来,而青子河与普夏恩,也已经赶到了大门。

  "快让我进去!"普夏恩说道。

  "你以为你现在是谁啊?还觉得自己是公主啊?从你离开绝情国的那一天,你早就被当成囚犯了。现在你自己送上门来了,正好!把你活捉了献给大王......"话还没说完,那名士兵已经送命了。原因就是青子河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嘴里下了剧毒。

  "唉,你们国家的人真是绝情,连自己的人都不认了。算了,我们快走吧!"

  「雷诺大陆丛林——蘑菇洞穴」

  克雷克斯还是劝不动小虎。

  而小虎,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很明显的消瘦了很多。在这三天里,小虎没有露出过愉悦的笑容,而是每一天都在流泪。

  从前,在雷诺大陆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一位漂亮的公主,面临着两次亲人离去,久久悲痛不已。后来有一天,那位公主在自己生日的那一天魂力被封印。相传只有再见到日益思念的人,才能解除封印。

  可是,银夜还是有可能见到。但是莫言......"小虎啊,已经三天了啊!你要是再不吃点东西会撑不下去的!"克雷克斯再三劝说,可小虎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

  '酷=/匠f/网√首p◎发f

  过了一会儿,小虎说话了:"你说......如果我当初能够强大一点,我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可是我现在,失去了最后的魂力,只是一个普通人了。"

  小虎的语气变得抽噎了:"如果......如果我当初没有被抓,你们就不会......就不会为了我受这么多皮肉之苦了。而现在,我失去了哥哥,失去了斩月,现在也只有你肯保护我。我......我对不起你们。"

  克雷克斯走到了小虎的面前,蹲了下来,擦干了小虎的眼泪说:"你不要怕,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虽然斩月他走了,但是我相信他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很好。现在,你和他只是阴阳相隔,既然知道他没有死,那你应该努力活下去才对啊。"

  "可是我一点用也没有,已经拖累你们了。你们为什么还要保护我?我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一个累赘。"

  "不。"克雷克斯祥和的说:"你不是累赘。你是我们的好朋友。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斩月最担心的人。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才要保护你。你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现在的你,就是一朵花。而我们几个,就是花瓣。为了保护你,不惜一切。"

  这时,小虎哭着说:"如果......如果没有我,你们很快就会成功了。可都是因为我......因为我你们才会......"克雷克斯抱住了小虎。而小虎,也在克雷克斯的怀里失声痛哭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