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荣文镇第一中学内。

  “啪”一个满脸煞气的学生气势汹汹的朝另外一个人扇过去。“老子叫你去倒饭就去倒饭,哪来那么多废话,还有,明天给我拿100来,要不然,明天你准备躺着出学校吧。”这时候,旁边的学生都会哈哈大笑看着那个被打的学生。

  我叫陈远航,就读于苏州市荣文镇的荣文中学,很不幸,上文那个被扇巴掌的就是我。每个班,都会有一个受欺负的,而我就是这样的存在。

  那个扇我一个巴掌满脸煞气的人叫骆天宏,是我们初三年级一个小混混,他纠结了我们班3人和其它班的人,组成了一个较大的混混联盟,每天中午都会在食堂附近抽着烟在装逼,像我们这样的普通学生平时遇见他们都得把头按的低低的往前走,怕他们会来找我们麻烦。

  初中时期,我在我们班考试成绩一直是第一和第二的,也只有这样才能挽回我的面子吧。

  那天,我安静的坐在教室里写作业,突然,骆天宏一个巴掌打到了我的头上,我被打的生疼,骆天宏这一下用了很大的力气,那时候我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我深知如果我感反抗,后果是不堪设想的,现在想想当时就应该反抗,到后面反正是一个后果的。

  “喂,听说你学习不错,考试都是考前几名的哈,哥几个没时间写作业,今天晚上给我们把作业做了,听到没?”骆天宏用说听到没得时候,那语气加重了,那表情好像就像要吃掉我一样,我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说话,这时候他的巴掌又打上来了,我的小身板哪里承受的了,一下就被打在了地上,头撞到了那个墙上,我狠狠的瞪着骆天宏。

  “哈哈,还敢瞪我是不是?我操你妈逼的!”骆天宏一脚就向我踢了过来,正好踢到了我的脸上,这时候旁边我们班的一个班级的学生就会跟食堂的那些人一样“哈哈”大笑,有的说我活该,有的骂我傻逼。

  “骆天宏,要打出去打去,别在这里动手,没看见我在写作业吗?”我的座位后面一个漂亮的女生用埋怨的语气说道。

  她叫张梦迪,是我们班的班花,也可以说是校花了吧!也是我那时候暗恋的女神,我每天上课都会转头装作看后面的钟,其实是为了瞄到她几眼,她也不鸟我,总是把她的课桌拉的离我远远的。然后她就被一个我们学生混的最叼的给弄到手了,也可以说是我们学校制霸的存在,骆天宏碰到那些人的时候,都得低下头给他们点烟!我那时候整天做梦,梦到自己变得很牛逼是一个学校的老大,然后我回到了我们原来的镇上去找那个人,然后把他打成狗,再把张梦迪强行带走。可是理想是丰富的,现实是残酷的。在现实中,我连看都不敢看他们一眼,更不用说拿起家伙跟他们干呢,我这纯粹是自取灭亡!

  骆天宏也不敢不尊崇这个张梦迪的意思,当下就一把把我给拎了起来,拉到外面的厕所了,我们班级离厕所必须要经过另外的五个班,五个班的学生都那样看着我,有些女生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那些年的则在吹捧骆天宏,骂我傻逼!

  我被他们拖进厕所之后,骆天宏直接一拳头打了上来,我扛不住他的拳头,当下就摔在了垃圾和尿混合的地上,然后骆天宏用脚去踩了点那肮脏的尿,然后拼命的往我脸上踩,我被踩的鼻血都出来了,骆天宏还在踩我。

  “宏哥,马上要上课了,下课再来打这家伙。”骆天宏旁边的一个小弟说道。

  骆天宏点了点头,然后把我拉到了厕所的一个格子里,往我的身上撒尿,边撒还边笑着嘲讽我。

  “妈的,傻逼一个,还跟老子跳,作死!”骂完后,他又踩了我一脚,然后骂骂咧咧的走回了教室。我拳头握紧了“骆天宏,老子以后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我到厕所的水池洗了洗脸,把脸上,身上的脏东西全部洗去了,但是味道还是去不了,有一点尿骚味,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教室里走了。

  回到教室里骆天宏正得瑟的看着我。

  “陈远航,你去干嘛了?”任课老师严肃的问我。

  “老师,这个天气问题,我刚刚鼻子流血了。”我辩解着说道。

  这是班级里传来了一阵哄笑声,我估计他们肯定在想“陈远航这傻逼,又被打了!”我在哄笑声中走向了位置。

  “妈呀,陈远航这身上什么味道啊!臭死了。”后面的张梦迪捂住手故意用一种很大声说道,我真想钻到地缝里,就当我不存在!被自己的女神这样说,无疑是最伤人心的东西。

  这下全班又开始热闹了,都朝我这边闻道。

  “陈远航,你身上一股尿骚味,是不是不会撒尿撒到身上了啊!”骆天宏在后面大喊。

  “哈哈哈哈”顿时,笑声一片,我只能双手捂着头埋的低低的在桌子上,之后同学的笑声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我心想:只要不要让我在全校的面前出臭,我还是可以忍的!

  下课后,我又被骆天宏他们拖到了厕所了,又遭受了一顿毒打,打玩之后,他们变本加厉了,把我的头摁到了尿池,眼看我的头就要碰到尿池了。

  “骆天宏,你带了这么多人聚在厕所里是要干什么?还有没有纪律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这是我们学校的德育处主任,学生都特别怕他,听说他认识以前我们镇的黑社会,骆天宏几个赶紧逃了出去。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德育处主任问道。

  “没什么,撒尿的时候脚滑了,差点摔进了尿池里了,他们几个是来搀扶我的。”

  “是不是真的?如果他们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去给他们处罚。”德育处主任半信半疑的问道。

  “主任,他们真的只是来搀扶我的,他们并没有欺负我。”我不想告诉主任事情的真想,像骆天宏那种人,以后肯定不会放过。

  这一天我就在全年级的嘲笑声中渡过的,放学后,骆天宏那几个还是来找我了。

  “怎么,挨了这么多打?是不是长记性了?这是我们的作业,给我们认真写,听到没?”骆天宏威胁道。

  “我给你们写....”我现在再也不敢惹他了,他现在在我眼中就是一个恶魔。

  “你早点说不就好了,挨了这么多打!”骆天宏狠狠的拍了我俩下头道。

  然后,我拿着他们的作业就回到家里了,我一路上浑浑噩噩回想起了今天的一切,回家后,我直接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依旧想起今天的事,“为什么会这样?”“我做错了什么?老天你要这样对我”我想到这不争气的眼泪掉了下来。什么狗屁天降大任于是人也,必苦其心志......都TM狗屁,为什么大任还没有降临?我该怎么样摆脱这样的生活?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把四份作业做完,整个人已经累的不行了,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t酷匠ZQ网¤正版Ob首CA发

  在梦里我梦见了我拿起砖头把骆天宏一阵毒打,我还在为我的逆袭高兴呢!

  “叮玲玲”我床头旁边的闹钟响起来了,把我从丰富的理想中拉回来了残酷的现实,我洗漱好,十分不情愿的背上了书包走向了学校,在路上,还有很多人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我,我遭受无数次打击的心又被打击了一次。

  我的噩梦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