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老中医拿着一个木匣子走了上去,把一旁的叶钦推开,然后自顾的打开木匣子,他先是替小女孩的父亲把了把脉。

  “脉象还算平稳,应该是精火攻心”老中医喃喃道。

  “精火攻心?你他妈老糊涂了吧,这明明就是中毒了”叶钦闻言,生气的脱口而出。

  “你刚刚说什么?”老中医狠狠的瞪了叶钦一眼。

  叶钦丝毫不相让,别以为你年纪大,老子就得让着你,他正想发作,一旁的苏灵敏连忙劝说道:“叶钦,你不要添乱了,让医生好好看看吧”

  “你说我是在添乱”叶钦感觉自己像听错话了一般。

  苏灵敏轻轻摇头叹气,不再理会叶钦,然后专注的看着老中医操作,此时,老中医从木匣子中取出一根铜针。

  老中医拿着铜针的手顿在半空,似乎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该扎哪个穴位,想了想,他开始解开病人的衣扣,然后用手摸了摸胸口上端的石门穴。

  原本气愤的叶钦站在一旁想要看看这庸医到底会怎么做,但是当他看到老中医居然想要扎石门穴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不要扎那里!”叶钦连忙制止。

  然后他还是慢了一步,因为老中医的手中的铜针已经扎了进去。

  随着铜针深入,原本昏迷不醒的中年男人突然痛苦的叫了一声,随后又是一口鲜血噗的一声从他口中喷出。

  老中医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是凌海医院最有资历的中医,享声誉无数,所以他也是一个自负的人,他以为自己这一针下去至少可以先缓解一下病人的痛苦,但是没想到却差点让人命丧黄泉。

  “这是怎么回事?”老中医被这一幕吓到了,中年男人口中的鲜血一直狂流不止,如果这么下去,他的招牌可就要砸了。

  “滚开!”叶钦突然上去,把老中医推开,然后夺走了他手中的铜针。

  老中医没有防备,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更新最g!快。M上酷匠}G网)c

  “叶钦你做什么?”苏灵敏见势赶紧去把老中医扶起来。

  老中医站直了身体后,大怒道:“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只知道你快医死人了”叶钦用更大的声音回到。

  在医院最忌的就是提‘死’字,但是叶钦只是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然而小女孩听到这话便再次大哭起来。

  “爸爸......”

  叶钦见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安慰道:“小妹妹,你爸爸没事,放心”说完,他高举手里的铜针。

  “你这是要做什么?你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要是出了医疗事故谁负责?”老中医再次对着叶钦训斥道。

  “聒噪!”叶钦看都不看他一眼。

  话毕,叶钦开始催动真元,转眼间便见一道白光顺着他的指尖落到铜针之上,像是流水一般,却比一般的流水要更加轻柔,叶钦的目光突然凝聚,变得非常的认真。

  苏灵敏发现叶钦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现在的叶钦对她来说非常的陌生,不过他认真的时候......还挺帅的。

  蓄势完毕后,叶钦搬动中年男人的身体,使他背对着自己,然后脱下了他的上衣,最终非常准确的找到了后背的天宗穴。

  老中医见叶钦居然想要扎天宗穴不禁觉得疑惑,但是一想到对方只是一名毛头小子,顿时觉得可笑。

  “胡来!”

  老中医的话还没落下,叶钦手中的铜针带着光芒快速的扎下,旁人看着这副画面都会觉得好痛,但是这一针下去,中年男人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发出痛苦的惨叫。

  更神奇的是,中年男人口中的血止住了,而且紧紧皱起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了。

  这无疑让老中医和苏灵敏都大感神奇。

  但是,叶钦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天宗穴只是止了血而已,但是中年男人的病情并没有抑制住。

  只见他松掉手,然后再从小匣子里取出几根铜针,又在对方身上找了几个穴位,相继将铜针插入,到最后,中年男人身上一共扎了十三根铜针。

  紧接着,叶钦再次催动真元,一道普通人根本看不见的乳白色的光芒从他的双掌中涌出。

  那乳白色的光芒圣洁而庄严。

  不过,普通人难以看见那团乳白色的光芒,所以根本不知道叶钦在做什么,因此,他的这一系列动作显得是那么滑稽、奇怪甚至是可笑。

  “他在做什么?”老中医满脸的疑惑,脸上深深的皱纹几乎挤成了一团。

  这些人当然不知道叶钦动用的是天上人间的圣光术,不过他使用的圣光术算不上真正的圣光术,只能算是一点皮毛,毕竟他现在的修为不足以支撑他使出完整的圣光术。

  不然的话,要是用完整的圣光术医治,别说是中了剧毒,哪怕是奄奄一息叶钦也能把他救活。

  乳白色的光芒顺着中年人的经脉迅速化作一丝丝洁白的光线朝着全身涌去,最终到达心脏,那人心脏表面的血痕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在愈合,不过不可能做到痊愈,只是毒素在短期内不会再扩散。

  除非叶钦不断的用圣光术进行治疗,不然他还是死路一条,可终究不是办法,要想彻底医治,除非叶钦能够突破修为。

  做完了所有的动作,叶钦终于松了一口气,只见他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到:“小妹妹,你爸爸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有了这句话,小女孩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

  “谢谢大哥哥”

  “不用谢”叶钦笑道,突然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话罢,他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老中医,可那老中医冷哼一声,道:“大言不惭”

  叶钦没有理会他,转而把目光投向苏灵敏,只是苏灵敏也没有多少表情,只是微微点头,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变的相当复杂了。

  “爸爸,你醒了”突然,小女孩开心的说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