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钦摇头,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贱,都这样了还不能消停?

  于是他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活动了一下筋骨,嗖的一声身体便消失在原地,最后对着那周深海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把他打的是皮开肉绽。

  最终,周深海也不知是昏迷了还是装的,倒在地上便再也不敢出声了。叶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跟死人一般的周深海,拍了拍手,然后转身对着杨院长道:“这下我们可以好好谈了”

  杨院长此时已经被吓的腿软,他心想这人如此残暴,难道是恐怖分子不成,要是自己被这么乱打一通,估计小命都不保了,所以还是活命要紧。

  杨院长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周深海,暗自吞了一下口水,然后声线有些颤抖的问道:“这位小兄弟,你说吧,想要多少钱?”

  叶钦冷笑一声,看着这位杨院长心里怒骂一声,他现在好歹也拥有二十万的身家,虽然还是很差钱,但是他只想用正当手段赚钱,不然他也不会去制作灵符卖钱了。

  你以为老子真的稀罕你的钱?

  不过......叶钦突然看见了杨院长手腕上戴的那块金表,他笑了一下,道:“你这块手表不错啊!”

  顺着叶钦的目光,杨院长看了看手上的金表,心想这他妈当然不错了,这块表花可是花了十万,而且这是他最爱的一块手表,虽然舍不得割爱,但是这种情况下也容不得自己考虑。

  他苦笑一声,道:“这块表可以给你”

  叶钦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可是自己是来打劫的,对方表现的这么顺从他反而有些不习惯,这像是打劫吗?怎么一点打劫的感觉都没有?

  突然,叶钦想了一个损招,他先是让杨院长把手表摘下来,然后戴在了自己的手上,接着他开口说到:“把衣服脱了”

  “还有你们,都把衣服脱了”他又对着另外四名董事说到。

  这些人一阵惊讶,心想这他妈是什么人,居然还有这种癖好?众人抱着士可杀不可辱的想法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是不是要我帮忙?”叶钦提高了音量。

  “小兄弟,你要是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尽量满足你,但是这......”杨院长有些无奈的说到。

  叶钦冷哼一声,他本来就是要给这些人一个教训,自然不能轻易放过这些人,特别是那个周深海,不过此时的周深海已经被打昏过去了,而这个杨院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钱这个东西我自然喜欢,不过我这个人平时无趣,就喜欢找点乐子”叶钦不依不挠的说到。

  “你们脱还是不脱?”叶钦对着那四名董事怒喝道。

  那四人很是犹豫,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看得出非常的生气,这些人平时都是呼风唤雨的人,哪里吃过这种亏?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打到你们脱为止”说着,叶钦便捡起两个酒瓶朝着那四人走过去。

  “脱,脱,我脱”一名年龄年龄大概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被叶钦此举吓了一跳,他可不想像周深海一样遭罪,赶紧脱起衣服来。

  而其余三人也无奈的跟着脱起衣服来,旁边的几名陪酒小姐捂着眼睛,一点都不敢看叶钦,深怕自己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r{酷}匠E网◇首G发

  叶钦看了一眼几名陪酒小姐,笑道:“姐姐们难道没有见过吗?害什么羞啊!”

  不一会,那四人便把身上的衣服脱干净,看着赤身裸体的几人,叶钦随意的看了一眼,然后便见他嘴巴微张,讽刺道:“的确是宝刀未老啊!”

  说完,他也不管几人,然后又走到杨院长身前,问道:“怎么,你还想跟大爷耗下去不成?”说着,他举起手中的酒杯想要吓吓他,但是没想到那杨院长也是个胆小如鼠的人。

  他最终也低下头开始脱衣服,而此时,叶钦瞄了一眼昏睡在沙发上的苏灵敏,指着她道:“这个妞不错,大爷要了”

  正在脱衣服的杨院长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苏灵敏,又把目光转到叶钦身上,心想你这是要劫财又劫色吗?

  活了几十年,这还真是头一遭,不过还好那个女人跟自己没关系,就算是真出了什么事,要追究也应该是周深海的责任。

  “你要是喜欢带走就行了”周深海说到。

  叶钦冷笑一声,扫了众人一眼,心想也该结束了,周深海那老家伙也被揍了一顿,这些老色鬼也被羞辱了一番,是时候该把苏灵敏带回去了。

  所以,他也不理会这些人,径直向苏灵敏走过去,紧接着就背着她走出了这间包房。

  叶钦刚走出去,包房里的众人赶紧穿好衣服,准备出去叫人想要报复,但是等他们出来的时候,叶钦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后来调了会所的监控,居然没有发现叶钦的踪迹。

  叶钦既然敢做出这种事,自然是有备而来,更何况他为了早点把苏灵敏送回去,动用了四象步。

  四象步是天上人间的一步奇妙步法,速度非常之快,来无影去无踪,这些现代的监控设备根本拍不到他的身影,顶多能看见一道残影。

  从会所出来之后,叶钦打了一辆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苏灵敏居住的公寓,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但是苏灵敏身上的药性还是没有散,不仅时不时的说句胡话,甚至还对叶钦动手动脚的,搞得他欲火燃烧的厉害。

  “你怎么这么重啊!”刚一进门,叶钦就把苏灵敏丢到床上,然后他舒展了一下身子,一鼓作气把苏灵敏背上八楼,即使是他也是累得够呛。

  “这几个老不死的,居然敢对你下药,今天要不是我你就惨了!”叶钦指着床上的苏灵敏开始骂起来。

  床上的苏灵敏哪里听得见他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燎着自己的裙子。

  卧槽,这完全就是挑逗啊!叶钦差点没有把持住按了上去,但是随即他又使劲的甩了甩头。

  “不行,我可不能当真正的禽兽,虽然我今天救了你,按道理说你也应该以身相许,不过也得让你清醒过来自愿才行”叶钦开始自恋起来。

  然而,站在床边的叶钦刚准备起身离开,苏灵敏一只手便抓住了他,毫无防备的叶钦居然一个没站稳倒在了苏灵敏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