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院长叫你喝,你怎么也得喝一点”突然,旁边的一名董事开口说到。

  杨院长看了那一眼,似乎很满意,他笑着举着酒杯,没有要放下的意思。

  “苏小姐不肯赏脸吗?”那位杨院长脸上的皱纹微微挤起,像是一条条沟壑一般,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苏灵敏有些紧张,她现在的处境就跟羊入虎口没有区别,一个弱女子又如何招架的住?

  “小敏啊,你无论如何还是把这杯酒喝了吧,你看杨院长都举了这么久了”

  苏灵敏还是犹豫了一下,缓慢的伸出手,不过手臂在空中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酒杯接了过来。

  她看了一眼杯中的酒,正是火辣的威士忌,她很少喝酒,更是没有喝过这种纯度这么高的洋酒,不过是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而已,拼了,苏灵敏脑海里产生这样的念头的同时,一鼓作气的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

  “苏小姐还说不会喝酒,我看你明明就是海量嘛”杨院长露出看起来和蔼可亲的笑容,实则心里已经起了些淫乱的想法。

  纯度高的洋酒顺着喉咙灌下,苏灵敏顿时便感觉全身被一股暖流充斥着,不过眨眼的功夫,那股暖流便涌上了脸,霎时便脸红了。

  这他妈知道傻子都看不出来她完全就不能喝酒?还海量?

  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苏灵敏扫了一眼屋内的众人,顿时觉得头晕目眩。然而,还未待她反应过来,那位杨院长再次往杯里添了些酒水,然后再次举到苏灵敏眼前。

  “苏小姐,来这杯我敬你”说着,杨院长自己也端起酒杯。

  苏灵敏轻轻了甩了一下头,然而杨院长已经一杯酒下肚了,他举起空杯子示意了一下,苏灵敏没有理会她,只是伸手揉了揉眉心,但是那种眩晕感没有一点减少。

  虽然她的酒量再不济,但是也不至于这一点酒就醉成这样了吧?

  难道是......他在酒里下了药?

  可是,刚刚明明是看见他倒的酒......苏灵敏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使自己清醒些,但是作用还是不明显。

  此时,那一旁的周深海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他认识那位杨院长这么多年,对于后者的那些手段他再清楚不过,他已经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事。

  随即,他放下酒杯,但是目光已经偏移,或者说是顺着杨院长的手在移动。

  那位人面兽心的杨院长此时已经把手搭在了苏灵敏的大腿上,苏灵敏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想要避开,但是身体一滑,直接倒进了杨院长的怀里。

  或许是发现了这一幕,那周深海和其余四名董事站起身来,带着几名小姐准备离开这里。

  “杨院长,你好好享受,我们先出去一下”周深海发出恶心的笑声。

  杨院长嗯了一声没有理会,非常专注的打量着怀里的尤物,一只手已经不断在大腿上摩擦游走。

  周深海等人走到门口。

  杨院长的手伸入了苏灵敏的裙子里。

  可是,就在这时,包房的门彭的一声被人踢开了,周深海几人顿时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踢飞,最后砸在了包房的墙上,一阵酒杯和酒瓶被打碎的声音响起,那几名陪酒的小姐也是被吓得尖叫起来。

  那位杨院长也被吓了一跳,原本准备继续深入的手也嗖的一声抽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杨院长立刻站起身来怒喝道。

  此时,周深海几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当他稳住了身体后,发现一名脸上带着一张面具,身上穿着一条黑色T恤、棕色短裤以及一双白色球鞋的男子正站在门口。

  “好小子,你他妈找死吗?”周深海见势也跟着怒吼一声。

  男子看都没有看周深海一眼,只是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躺在皮沙发上的苏灵敏。

  “你聋了吗?”周深海见此人居然不理会自己,真是好胆,他周深海活了这么久,还没人敢这么对他。

  这名带着面具的男子当然就是叶钦,他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就是因为如此被天上人间戒律堂的长老惩罚过无数次。

  他见周深海一个糟老头居然敢对他大吼大叫,当即用戏谑的语气说到:“老家伙,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周深海生气至极,当即想要叫保安,但是却发现叶钦伸出右手隔空一抓,桌子上的一个酒杯居然悬浮而起。

  “你猜这个杯子能不能在你头上凿个洞?”叶钦开口笑道。

  无论是周深海还是其他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这些人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难道......他是一个魔术师?

  “这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突然,那位杨院长开口道。

  他发现叶钦肯定不是普通的流氓混混,所以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盛气凌人,更何况他们是出来玩的,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然堂堂凌海医院的副院长居然在会所里面迷奸小护士这种事要是传出去的话,他也别想混了。

  “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叶钦面具下的脸上挂起一抹邪笑问道。

  杨院长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但是随即又释然,他点头道:“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内,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大家出来混不过就是求财”叶钦发出嘿嘿的笑声。

  听了这话,杨院长嘴角上扬,心想不过就是钱而已,可是一想到自己今天居然被人抢劫了,心里顿时有些不爽快,不过还是只有无奈的点头道:“你要多少?”

  “杨院长,不要理会他,我现在就报警,这小子完全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周深海再次开口,某种程度上他就是杨院长的一条狗,主人出了事,他这条狗当然是要叫几声做做样子。

  酷E匠网唯}j一正版《,其|他l_都W是盗版6¤

  不过,这话是彻底激怒了叶钦,只见他二话不说右手一挥,悬浮在半空的酒杯便急速砸了过去。

  “啊......”周深海双手抱头,惨叫声不绝于耳,当他缓慢的松开手发现一股鲜血从额头上冒出,吓的他立刻把手捂得更紧,嘴里吐声疼痛的呻吟的同时,仍是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居然敢打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