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钦准备炼制些低阶丹药,虽然他现在已经有钱了,可以买很多原材料,但是有些药材市面上买不到,而这些东西在医院里面或许能找到,这便是叶钦会同意苏灵敏要求的原因。

  不过,单纯的苏灵敏倒是不知道叶钦心里打了这么一个算盘,她只是出于好心想要帮助叶钦,虽然她也不怎么喜欢吊儿郎当的叶钦,但是叶钦毕竟帮过她,这也相当于还了个人情吧。

  就这样,叶钦和苏灵敏住在了一起,他的生活像是步入了正轨,一切都那么平凡,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的人生正在迎来一个春天。

  在叶钦那里买了几张灵符的薛琪并没有着急去唤醒她父亲,因为她只是买个心里安慰,并不是真的期待能借此救她父亲,所以她和王臣回到了别墅。

  只是一路上,王臣因为先前的事耿耿于怀,所以也没有给薛琪什么好脸色看,不出意外的,他二人回到别墅后就大吵了一架。

  接着,薛琪负气出走,她先是回了一趟公司,花熹集团现在已经一团糟,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处理那些事,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她又驱车来到了凌海医院。

  在凌海医院的VIP病房内,薛琪此时正站病床旁,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她不禁觉得无数委屈涌上心头。

  自从结婚后,她就没有再哭过,而她映象中哭的最厉害的一次就是她出嫁那天,只是那时的她以为的幸福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奢侈。

  床上躺着的是一位看起来约么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五十多岁算不上多老,但是从他头上的白发便可发现他的操劳异于常人。

  薛琪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眼泪也不知流了多久,直到一名护工阿姨走了进来,薛琪才悄悄摸了摸脸上的泪花,然后笑着和护工阿姨打了声招呼。

  那名护工阿姨有些微微惊讶,因为平日里这个时间点薛琪早就已经离开医院了,她见薛琪在此也没有过多逗留,只是随便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了。

  又过了很久,薛琪才想起今天从叶钦那里买来的几张灵符,她小心翼翼的将灵符从包里取出,然后竟然自顾的冷笑了一声,她这时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或许王臣说的对,我真的是疯了”薛琪看着手中的灵符,眼神变得有些迷惘。

  片刻之后,她脑海里生出了一种想法,她想把灵符给扔了,因为她似乎明白了自己是在自欺欺人,不过随后她又觉得这几张灵符是花大价钱买来的,不管怎么样都应该试一试。

  调整了一下情绪后,薛琪取出一张“宁神符”放在她父亲的胸口,然后闭上眼睛,嘴里念了一句:“仙人指路”

  那四个字说起来十分的别扭,要是旁边站了人肯定会觉得薛琪已经病入膏肓了。

  可是,让薛琪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当她嘴里念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奇迹发生了。

  只见,她父亲胸前的那一张灵符竟然自己就燃了起来,不过那火焰像是冰火一般,虚无缥缈。

  意识到发生变化的薛琪睁开了双眼,但是她没想到她父亲的胸口竟然燃起了一团火,当即变得慌乱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人真的是骗子?

  看着父亲胸口上的火,薛琪赶紧冲过去想要扑灭,可是那团火像是不存在一般,能看见却摸不着,而且没有一点温度。

  薛琪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只能看着那团火旺盛的燃烧着。

  片刻之后,那团火焰慢慢的变为一团黄色的光芒,而且这些光芒尽数的隐没入她父亲的胸口处,病床上除了一些燃烧剩下的灰烬,什么都没有。

  w酷匠网首发

  但是,整个房间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一种在夏日难以体验到的清凉感觉霎时扩散开来,薛琪整个人都愣住了,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她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因为这些状况完全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既然发生了这么奇妙的事,那么她父亲是不是真的会苏醒呢?

  薛琪变得激动起来,胸口急速起伏,立刻把目光转向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下一刻,她再也难以抑制住心中的激动握住了父亲的手。

  “爸,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是琪琪啊爸”

  可是,薛琪的话落之后,她父亲并没有任何的反应,随后她又呼唤了几声,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薛琪像是失去了某种支撑一般,整个人顺着床沿瘫坐了下去,她的眼睛变得非常空洞,没有一点色彩。

  然而,正当薛琪失望的时候,她父亲枯瘦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紧接着眼珠也动了一下,那一双许久不见天日的眼睛,缓慢的,沉重的打开了。

  “琪琪”一道非常嘶哑的声音在薛琪耳畔响起。

  薛琪闻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的脸色急速变化,然后突然站了起来,居然发现父亲已经醒了过来了。

  “爸......爸,你终于醒了”薛琪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哭了出来,惊喜和高兴各掺一半。

  “琪琪,能再看见你真好啊!”薛琪的父亲干涸的嘴唇微动,发出微小的声音。

  薛琪带着哭腔连连摇头,道:“爸......你不会有事的”

  说完,薛琪也不知是怎么了竟然跑出了病房,第一时间就给王臣打了个电话,然后又给秘书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

  没有多久,王臣就推开了病房,一开始他以为是薛琪在说胡话,可是他现在看到自己的岳父真的苏醒过来了,他楞楞的站在原地难以置信。

  此时,薛琪正在给她父亲喂着麦片,当薛琪抬头看着自己的丈夫时,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因为她发现王臣的眼里看不出一点欣喜,他似乎真的不希望自己的这位岳父醒过来。

  薛琪也没有刻意的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对着自己的父亲嘘寒问暖着,过了一会,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薛琪放下手中的碗,对着父亲说了一句后,跑到病房外接了电话。

  来电的正是薛琪的秘书。

  “薛总,你让我查的那个人我已经去查了,可是一无所获,只知道他半月前就开始在凌海医院旁边卖符,不过查不到他的住处”

  薛琪挂断电话,眼里有些失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