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们这是准备去哪里?”

  凌云和白岩偷偷在管家的护送下离开了京城,驾着马车一路往西狂奔,凌云回过头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京城。

  内心一时千思万绪...

  还没有和自己的对手碰面,就这样落荒而逃...

  尽管凌云知道凌战天这样的安排有着他自己的见解,可是对于凌云来说实在是太窝囊。

  而且凌家此时面对的困境,说到底还是凌云自己招惹过来。

  虽然那时候凌战天也非常愤怒,但是却绝对做不到杀掉王小吉,顶多略施惩戒而已。

  至于最后的杀了这么多纨绔,也是为了以绝后患,仅此而已。

  可是谁能想到云岚宗的行动竟然这么快,竟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就顺藤摸瓜的找了凌家。

  一点都没有给凌家任何的准备时间。

  “少爷?少爷?”

  白岩见到凌云竟然不搭理自己,忍不住的伸出手放在凌云的面前摆了摆,道:“少爷你就不要多想了,老爷他们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是没事的。”

  凌云看着白岩叹了口气:“如果没有危险你觉得我父亲会让我离开吗?我父亲的脾气我比你们谁都了解,如果我父亲还觉得有一线的希望,他都不会让我离开。”

  “那老爷岂不是...”白岩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凌战天在白岩的心目中的地位绝对不亚于再生父母,从白岩第一天进入凌家,凌战天对白岩从来都是呵护有加,简直就是将白岩当做自己的亲身女儿来看待。

  不然的话,凌战天又怎么敢让白岩去照顾凌云。

  “哎...”

  3|酷u匠网u永:》久2免:费0\看/小说w●

  凌云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因为实力的缘故,如果自己有着中三天这样的修为,又何必会在乎这些这些人?

  “少爷那我们准备怎么办?”

  凌云的视线转向远方,笃定的说道:“去南海城!”

  “南海城?”白岩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南海城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白岩这种一直待在凌府的侍女都有所耳闻。

  然而听到的并不是南海城的繁荣而是南海城内那重重危险!

  南海城是整个大明皇朝最混乱的一个地带,鱼龙混杂!

  传闻甚至有破骨境界的大能隐居在此。

  大明皇朝也多次派遣军队过来镇压可是结果很显然,每一次都是大败而归。

  久而久之,大明皇朝也就放弃了对南海城的征服,选择了放养政策。

  只要不闹独立一切都好说。

  凌云选择这个地方也正是因为南海城混乱这个因素,在南海城不仅叶家的手无法伸的这么远,而且云岚宗在这个地方也没有独特的优势。

  而且凌云内心还有一个自己的打算,因为他知道以后想要报仇,单单靠他一个人那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他需要帮手,需要很多很多的帮手!

  他要建立一个可以和云岚宗相媲美的势力,有朝一日可以率领自己的势力去覆灭云岚宗!

  不得不说,凌云的想法非常的大胆,但是如果实现的话,那么绝对...

  凌云眼神坚定的看着远方,一边驱使着马车一边说道:“白岩现在离你家并不远,可以回去,但是如果一旦和我离开,那么以后的生活可是随时都充满了危险。”

  “少爷你不要这样说,我白岩自打第一天进入凌家,就从来没有想过离开...”

  “我不是这个意思!”凌云打断了白岩的话,继续说道:“你要知道我这一次的举动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到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可以保护你。”

  “少爷我不要离开你!”白岩将凌云紧紧的抱住,一时哭的梨花带雨:“少爷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凌云看着白岩对自己的依赖,心里更加的难受。

  不过正好前方不远处就是白岩父母居住的村子,凌云拍了拍白岩的脑袋道:“这样吧,我们先去看看你的父母,到时候我们再做决定好不好。”

  白岩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抽噎两声道:“那好吧...”

  等到凌云和白岩来到村庄的时候刚好是傍晚,街道上的人还是非常多的。

  一看到光鲜亮丽的马车一个个顿时都停下了自己的步伐,很好奇是哪个达官贵人会到这种小地方来。

  马车停在了白家的门口,白岩在凌云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

  白岩因为离家的时间比较长,村子里的那些老人也早就已经不太认识,只能够微笑的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爹!娘!”

  白岩朝着门内撕心裂肺的叫喊了两声,这两个字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说过了,今天说出来的时候竟然略显生疏。

  “嘎吱”

  门被一个中年男子打开,中年男子瘦骨嶙峋,尖耳猴腮,反正一看就是那种奸邪之辈。

  凌云看到此人的时候眉头不由一皱,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白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父亲。

  “你是阿岩?”白父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白岩激动的点了点头道:“爹爹我就是你们的女儿阿岩啊!”

  本来是一副充满温情的场面可是谁知道接下来白父的举动,让在场所有人都心生寒意。

  “哈哈哈哈!果然天不负我啊,刘老大我的女儿回来了,你看她长得这么水灵能够抵多少钱?”白父欣喜诺狂的朝着门内大喊,可是他却没有在意到白岩身旁的凌云面色铁青。

  白岩也是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亲身父亲,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荒谬,自己回来的第一天不是关切的问候,竟然是想要在一次的将自己给抵挡出去!

  虽然白岩在当初被自己父亲给贩卖出去心生怨念,可是时间久而久之白岩就淡然了,觉得当初自己的家人肯定是有苦衷,可是今日的这一幕让白岩彻底的寒心...

  凌云拉住嘴角泛白的白岩,手上的温度似乎给了白岩无限的力量,白岩看着身旁的凌云,眼角突然出现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呦,白老头你可没说过你还有一个这样楚楚可怜的女儿啊,你要是早说,说不定我们都已经是亲家了!哈哈!”

  带有好不利从门内走出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看向白岩的眼神毫不掩饰的充满了欲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