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也懂曲子?”白岩睁大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少爷。

  要说少爷懂坑蒙拐骗,吃喝嫖赌,那白岩绝对是坚信不疑,但是如果要说凌云会欣赏曲子,更能体会到曲子中的情感,这就值得有些商榷。

  凌云微微一笑,从白岩手中接过琴箫,凑到自己的嘴边,没想到上面竟然还有一缕白岩身上的幽香。

  看到凌云神情怪异,白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脸‘唰’的一下,变得羞红起来,低着脑袋,不敢看凌云的眼神。

  凌云无奈的摇了摇脑袋,摒除自己脑海中的一丝杂念。

  吹箫必须要全神贯注,用自己的情感去带动曲子,要用曲子来表现出自己的真情流露。

  这些看起来都是平淡无华,但是却都是音乐艺术的精华所在。

  凌云以前在中三天的时候,也比较喜欢舞弄一些琴棋书画,所以对待这些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

  箫声从琴箫中缓缓而出,凌云整个人的气势都随之发生了改变,白岩也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自己的脑袋,看着完全陶醉在音乐中的凌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边,深怕自己会惊讶的发出声音而打扰了凌云。

  凌云选用的曲子和白岩的完全不同,充满了激情与亢奋,充满了不甘与奋发向上。

  结合凌云最近的生活体验,能够吹出这首曲子的精华所在,那完全都不会让人意外。

  凌云也被自己的箫声给深深的感染,眼角不由自主的流淌出一行泪水,接着曲风骤然发生了改变,从一开始的激情亢奋变得柔情似水...

  ...

  白岩完全听傻了,如果不是自己亲耳所听,亲眼所见,那她是完全不会相信这首曲子是会出自自己少爷之手。

  就算是凌云的父亲到场都会瞠目结舌,谁能够想到凌云这小子还有这一项技能...

  “白岩你能够体会其中的情感吗?”

  凌云将琴箫从自己的嘴边拿走,偷偷用自己的衣袖擦拭了一下自己眼角的泪水,背着身,看着天上的月亮,缓缓开口。

  白岩看着少爷那虽然不是非常宽广的背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给人带来踏实的感觉。

  “少爷你吹得这首曲子情感实在是太复杂了...”

  “说来听听。”

  白岩的看了一眼凌云,沉思道:“少爷吹得这首曲子中充满了...嗯...就是那种不愿意接受现状,心中有着万分不堪...就好像身上肩负着血海深仇一般...”

  凌云转过身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没错...”

  “可是少爷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呢?你身为护国大将军之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根本不需要你费神啊。”白岩有些不解,为什么自己的少爷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凌云嘴角微微上扬,好奇的问道:“在你心里少爷就是这么碌碌无为吗?”

  “不是,不是...”白岩立马紧张的低下了脑袋,不再作声。

  “其实有些事情不只是表面能够看出来的...行了,不谈我了,说说你吧,你来我们凌家多久了?”

  白岩歪着脑袋,粗略的算了一下道:“大约有十载了吧...”

  “那你想家吗?”

  “想!”白岩重重的点了点脑袋,不过脸上很快就露出了沮丧之情:“可惜我现在是凌家的奴仆...没有老爷的吩咐我是不能够离开凌家半步的。”

  “你准备准备吧,明天带你回家看看。”

  白岩顿时紧张的看着凌云道:“少爷你是不要我了吗?是我说错话了吗?”

  凌云无奈的摇了摇脑袋,伸出手点了点白岩的小脑袋,道:“我和你一起去,我要告诉你父母,他们的宝贝女儿把凌家的少爷伺候的好得不得了...”

  “少爷你说的都是真的?”

  “一言九鼎,驷马难住!”

  “哈哈!真好!”白岩难以按捺自己内心的激动,竟然直接就跳到了凌云的身上,双手绕着凌云的脖子,举动相当的暧昧。

  而且地点还是在小树林里...白岩刚恢复的脸再次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凌云也是有些难为情,虽然这幅身子是已经饱经沧霜,轻车熟路,但是凌云骨子里还是一个小处男...

  在中三天的时候一个女人都没碰过的纯情货...

  白岩的这一举动,让作为小处男的凌云当然会产生一些不良的反应...

  比如某些私密的地方变得异常坚硬...

  凌云可不想在白岩的面前如此的丢人,直接将白岩放在了地上,背过身紧忙说道:“那个白岩,少爷我困了啊,就先去睡觉了,你...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凌云就一溜烟的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白岩看着落荒而逃的凌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这个还是自己精虫上脑的少爷吗?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纯情小处男啊...

  回到房间的凌云,背着们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实在是太刺激了,刺激到让凌云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

  这差点就要在白岩的面前出丑...不过幸好本少爷机智啊...

  话说回来,刚才是不是白岩主动示意呢...自己貌似并没有抓住这个好机会哇...

  越想越偏,凌云尴尬的摇了摇脑袋,暗道:“都是这个不健康的身子,让自己胡思乱想,我这么纯洁的人思想怎么可能会如此的龌龊!对,都是原来主人的错!”

  凌云最终没办法,将全部的错误都怪在了原来的凌云身上...

  凌云躺在地上,没过多久就沉浸在了睡梦之中...

  渐渐,凌云的嘴角竟然划过了一丝‘淫’荡的笑容,至于凌云在做着什么梦,这就不得而知了...

  ,J最i7新i章4L节KU上酷IP匠Y网}*

  翌日清晨,当太阳的第一缕阳光射入窗户的时候,凌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来到凌府的练武场开始围着场地锻炼起来,现在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弱小了,就算是自己有着绝世的法决,没有一个好的身体,那也是在做无用功...

  可是这一幕被躲在一旁暗中关注的凌战天看到了,凌战天满脸都大写着懵逼二字...

  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竟然会起这么早?

  而且这么早起来不是去逛青楼,而是锻炼身体?

  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升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