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原来是王霸天,王大少啊,别来无恙啊!”

  凌云拱手而出,笑眯眯的看着王霸天道:“还不知道王大少来凌家所为何事?”

  王霸天名如其人,一脸的横肉,显得粗狂不堪,有着一身爆发式的肌肉,在京城中的纨绔圈子中也是属于那种难以招惹的一类。

  不过王霸天这个人却一直遭受到凌云和许翔的嘲讽,没办法,王霸天,王八天,天王八,这名字实在是太有歧义了。

  别人不敢嘲笑他,但是凌云和许翔却无所谓,就算王霸天满腹的怨气,那他也不敢对凌云和许翔发怒。

  凌家和许家这两大家族,可不是小小的王家可以招惹。

  只不过凌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杨凡这一次会让王霸天过来,杨凡难道不知道王霸天这家伙栽在自己和许翔的手中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了吗。

  王霸天看见凌云完好无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神情一愣,有些不可思议。杨凡可是告诉过自己,凌云此时最好的结果都应该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可是现在...

  如果知道凌云没有一点点事,就算给王霸天三个胆子,那他也不敢来到凌家。

  王霸天讪笑道:“这不是听说凌少身体有恙吗,这才亲自过来慰问慰问。”

  “这样啊。”凌云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后一本正经的看着王霸天道:“那你既然是过来慰问我的,可是为什么我看你手上空空如也呢?堂堂王家总不至于,空手过来看望病人吧。”

  “额...”王霸天被凌云说的是哑口无言,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见过不要脸的,可是没见过如此光明正大伸手要礼品的。

  说来也是王霸天的疏忽,因为急着去看凌云病怏怏的丑态,顺便可以尽情的嘲讽一般,这才没有准备上门的礼品。

  然而也是这一次的疏忽,让自己彻底的被凌云抓住了把柄!

  许翔也是在一旁帮腔道:“难不成你没有准备?这可不好吧,慰问哪有空着手上门呢?”

  王霸天解释道:“这不是急着担心凌少的身体状况吗?这样...下次,下次我一定双倍补偿。”

  “看你这话说的!”许翔装作一副生气的模样看着王霸天,怒道:“那为什么我就准备了东西呢?按照你这样说的,我就不关心我的兄弟了吗?”

  “这...”

  王霸天急的是上蹿下跳,一个莽撞的大汉愣是被凌云和许翔耍的是团团转。

  、看qK正√版章L节^上酷匠《(网pd

  “这样凌少,这把剑是我家父给我的生辰礼物,我寄放在这里,你看如何?”王霸天想来想去,知道今天自己不出一次血,是不可能安然从凌家出去,无奈之下,只能够破财消灾。

  凌云接过王霸天递给自己的佩剑,满脸的嫌弃:“就这垃圾玩意你也好意思拿出来给我?丢人吗?”

  “凌少,你可不要小看啊!这可是玄铁制作而成啊,成本极高!”

  “我管什么玄铁,还是什么的,在我眼中武器都长着一个样,难不成你的武器比别人多出一个角还是怎么?”

  许翔也是用着看好戏的语气说道:“就是,你要知道我可是送给凌少一枚绝世丹药。”

  “绝世丹药?”王霸天顿时来了兴趣,因为杨凡交给他的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看看许翔到底将丹药送给谁了,本来王霸天还想着去许家走上一遭,可是没想到许翔竟然自己说出来。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许翔你可是省了我不少功夫啊。

  “那个...凌少、许少要不把绝世丹药拿出来也给我见识见识吧,长这么大还不知道绝世丹药长什么样呢。”

  凌云狂妄的笑出了声,似乎非常喜欢王霸天的恭维之声,大手一挥道:“来,许翔你给他见识见识,什么是绝世丹药!让他也知道知道,送礼应该送些什么东西好。”

  许翔明白凌云心中到底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装傻的将摆在一旁的玉盒拿了出来,放在了王霸天的面前,讥讽道:“好好看看,说不定你这一辈子也就这一次机会近距离接触到。”

  “好好好!”王霸天卑微的将玉盒拿在了手中,随意的问道:“还不知道许少,这丹药是从哪里得到的?”

  “当然是从杨..咳,我差点忘记了,给我丹药的人不准让我说出他的名字来...”许翔装作一副担心的模样,拍着自己的胸腹。

  不过王霸天听到了许翔说出了一个杨字,再结合杨凡交代给自己的事情,王霸天心中大喜!

  看来这丹药绝对就是杨凡杨少卖给许翔的。

  “果然是好宝贝。”王霸天感叹一声,将丹药重新放回到了玉盒当中,拱手谢道:“还真的要感谢凌少和许少,让我有近距离接触这宝贝的机会啊。”

  “哎!”凌云举起自己的右手,示意王霸天不要说话,凌云咳嗽了两声淡然的说道:“我给你看,当然是有我自己的目的!对吧,你现在知道送礼应该送什么样的宝贝了吧?”

  王霸天不知道凌云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只能无奈的点了点脑袋。

  凌云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王少把你这破剑拿回去吧,重新交出一样好东西赠送给我。”

  王霸天接过凌云随手扔给自己的佩剑,气的差点吐出了血,凌云无耻众所皆知,可是无耻到这种境界还真的是世间少有了吧。

  这哪里还有一丝世家的风范,完全就是地痞流氓的架势...

  王霸天此时欲哭无泪,低声道:“凌少,我王家不比许家家大业大,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拿出手的宝贝啊。”

  “说来也对啊。”凌云和许翔相视一眼,似乎在称赞王霸天说的非常有道理,不过凌云话锋一转道:“这样吧,把你腰前的玉佩给我,我就放你离开。”

  “不行,这绝对不行!”王霸天看见凌云竟然对自己的玉佩有所企图,急的急忙用手护着了腰前。

  凌云冷冷的看着王霸天道:“这可由不得你!来人!”

  说完,场中顿时多出了几名凌家的家将,将王霸天团团围住。

  王霸天只是一名实力稍微强一点的纨绔,哪里见过如此架势,立马慌了神,急忙跪在地上求饶:“好好好,凌少,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王霸天非常不情愿的将玉佩从自己的腰间摘了下来,送到了凌云的面前。

  凌云见玉佩到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背过身挥了挥手道:“乱棍打出凌家!”

  “凌少你这是何意?!”

  “既然想要做杨家的狗腿子,那就要做狗腿子的觉悟,给我打!许翔,你和我进来!”

  许翔和凌云看都没看王霸天一眼,径直回到了房间。

  房间外传来了王霸天惨绝人寰的叫骂声和哀嚎声。

  对付自己的对手,凌云从来就没有心慈手软过,就像凌云之前所说过的一样,既然选择做别人的狗腿子,那么就要挨打!

  打的就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