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少你不要吓我啊,这丹药究竟有没有问题啊...”

  许翔惊慌失措的拉着凌云的衣袖,急的额头上全部都是紧张的汗水。

  凌云看着许翔这一副模样,叹了口气,坐了下来,道:“你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我。”

  “好好好!”

  许翔现在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小鸡啄米式的点着脑袋。

  许翔坐在了凌云的对面,自顾自的帮自己倒了杯茶,直接一饮而尽,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边这才朝着凌云诉说事情的经过。

  最q新章Y0节?_上酷匠/@网G{

  其实这丹药还真不是杨凡送给许翔的,说到底竟然是许翔问杨凡花钱买的。

  原来昨天许翔知道凌云病倒,一时非常的着急,想要为自己的兄弟做些事情,可是许翔身边有没有什么可以救命的药,只能够病急乱投医,听说杨凡那里有一颗包治百病的丹药,这才花了大价钱买到手。

  许翔的举动不像是在说谎,凌云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很怕自己这么多年的好友会欺骗自己,联合外人一起来对付自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凌云真的会很失望。

  许翔看见凌云竟然坐在对面,端着水杯一句话都不说,还以为凌云是不相信自己的话,着急的说道:“凌少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你要相信我啊。”

  “行了行了!”凌云挥了挥手道:“我当然相信你了,只是我觉得这整件事情中充满了疑点。”

  “啊”

  凌云铭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道:“为什么杨凡有丹药这件事情会在你需要的时候让你知道,这么好的丹药肯定是用钱买不到的,而且我们和杨凡没有任何的交情,说到底,我们家族甚至和杨家有过交集,那为什么杨凡还会把这丹药卖给你呢。”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阴谋?!”许翔也不是傻子,相反他非常聪明,只不过一般他不想表现出来,树大招风这一点许翔还是深知肚明的,而且他生来就不喜欢被人约束,如果让自己的父亲等人知道自己还有这种天赋的话,肯定会用培养下任家主的手段来要求许翔,到时候,许翔哪里可能活得有现在这般潇洒。

  “那这阴谋是针对谁的呢?”

  凌云没有说话,因为他自己也回答不出这问题的答案,杨凡和自己与许翔从来都没过节,就算是对自己下手,那也得需要个理由啊,而且有了他们的存在,不也能够正好的陪衬出杨凡的高大上吗。

  莫非是自己的父亲?

  凌云猛然一拍桌子,急忙转身大呼:“管家!”

  “少爷...又怎么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写的药方是什么意思...你就放过我吧。”管家一脸的懵逼,他想不懂自己家的少爷怎么突然缠上自己了,以前顶多是没钱的时候纠缠自己两下,可是现在这简直就是无时无刻不缠着自己。

  凌云白了一眼管家,道:“我父亲在朝中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

  “麻烦?”管家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没有啊,老爷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啊。”

  “你再好好想想,这对我来说有重大的意义。”

  “咦!老爷和杨家家主的过节这件事情算不算?”

  “恩?”凌云眼前一亮,似乎抓到了事情的关键点,迫不及待的问道:“管家你仔细讲讲。”

  “其实这件事我知道的并不多,我只知道上一次老爷回来就是大发雷霆,一直怒骂杨家家主不厚道,甚至想要一气之下杀到杨家去。”

  凌云诺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怪不得,这样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少爷你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昨天的伤有什么后遗症不成?要不要我让医生过来给你好好的瞧一瞧。”管家担心的看着凌云,关切的询问道。

  凌云提到昨天的事情就是满脸的黑线,可是自己偏偏又不能够说出来,自己是被下毒陷害的,没有证据这一切只能够埋在自己的肚子里。

  “管家我没事,我只不是关心我父亲吗,作为他的儿子关心他还是很正常的。”

  “少爷依我说啊,你还是多做点正事吧,不要每天...流连于烟花之地...”

  “行了管家,这一切我都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凌云无奈的打断了管家的唠叨,现在可是非常时刻,凌云还有很多疑团需要和许翔讨论。

  看见管家离开之后,许翔这才一脸郑重的看着凌云道:“凌少,你这是怀疑杨家想对我们两家动手?”

  “不!”凌云摇了摇脑袋:“我觉得是对我们凌家动手,而你们许家只是一个媒介而已!”

  “杨凡知道我身受重伤,而你作为我最好的兄弟,肯定会为我搜集治病的药,而杨凡就是在这个时刻,把这个毒丹药的消息泄露出去,让你找上门来,虽然明面上是卖给你,但是其实最终丹药还是流转到我的手中。

  而且我敢断定,如果这一切都是杨凡做的话,那么等一下一定会有人过来探探风头,看看我和你是不是在一起!”

  “那凌少,杨凡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凌云站了起来,深邃的目光看向远处,背过身淡然道:“因为我是凌家的唯一子嗣!杨家这是想让我们凌家绝后啊!”

  “卧槽,杨凡那小子这么心狠手辣,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算账!”

  “别冲动!”凌云一把拉住激动的许翔,盯着许翔缓缓开口:“不用你过去,我相信杨凡的小弟很快就会过来。”

  许翔看着凌云胜券在握的模样,突然惊呆了,他忽然有种感觉,眼前多年的好友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而如果杨凡在场的话,一定会对凌云的推测大加赞叹,因为除了个别细节出了差错意外,其余的竟然全部符合!

  “凌大少在家吗?哈哈!昨天那个妓女的感觉怎么样啊,我怎么听说现在凌大少竟然连个妓女都搞不定了呢!”

  果不其然,许翔和凌云坐下还没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大大咧咧的声音。

  许翔诧异的看了一眼凌云,对凌云是一阵佩服。

  而凌云则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来一副放荡不羁的笑容,推门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