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元嘉草草

  傍晚,城镇里已经点起了灯,一个孩子坐在炕前,屋里的灯光很暗,有几只蚊子围在灯的旁边。

  “爹不会又不回来吃饭了吧”屋里面有个孩子和一位妇女,妇女名叫李玉娟旁边的妇女楞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转过身来看着孩子,笑容中带着一丝倦意“你爹有事,今晚就不回来吃饭了。”

  “爹怎么老这样,这个月他就回过几次,娘,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别瞎说,你爹怎么会不要我们了呢,好了,吃完饼就去睡觉吧,养好精神,明天你还要帮娘去山上砍柴呢。”妇女有些责怪道小孩应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吃玩手中的饼,躺在了炕上,不久便睡着了。。。。。。

  半夜,街上传来了犬吠声,李玉娟忽的睁开了眼睛,走出了门,一个男人向她走来“你回来了,快进去吧,轻点,别把孩子吵醒了。”

  男子满是酒味,一把把手里的酒坛摔在了地上“老资知道怎么做,不用你来教老资!”

  而她没有说话,挽着男子就进去了男人喝的烂醉,趴在炕上就睡过去了一身的酒味熏醒了正在熟睡的孩子孩子坐了起来看着喝的像摊烂泥的男子,那个人正是他的父亲,罗军,他看着他的母亲,没有说话父亲几乎每次回来都这样,少有的几次清醒,只是因为他没有钱mai酒了但那也是自己的父亲啊,他爬到炕的边缘,又往后退了几下,他想离这个父亲远点,他躺了下来,对站在门口的母亲说“娘,你今晚就睡我旁边吧。”

  她看见了儿子给自己留的那块地方,眼睛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她捂着自己的嘴巴,抬头看了一下房顶,不让眼里的东西出来,她点了点头,躺在儿子的旁边,摸着儿子的头发“睡吧,娘也要睡了”儿子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她翻了个身,一行液体顺着她的眼睛流了下来“啊,是甜的啊”她笑着说。。。。。。

  清晨,叶子上面还有着露珠,已经可以听到鸟儿的叫声了。太阳也刚刚升起,孩子背上了竹筐,拿起斧头,满是幼稚的脸上仿佛有着一丝光芒“小罗,等下。”身后响起李玉娟的声音。”

  小孩会过身去,看见母亲正走了上来,母亲的脸是精致的,完美的身材虽然是穿着粗布衣也阻挡不住母亲的美貌,反而增添了那么一点味道“你今天就辛苦点,多带些柴火回来,娘今天有事,晚上才回来,这些粮食你就带着吃吧。”母亲拿来一袋干粮答应了一声,孩子便上山了,山路难走,但他已经走熟了,八岁的时候李玉娟就带他到山上来,那是他还小,但还是要帮妈妈砍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⑨岁的他经过一年的学习,已经是母亲的贤内助了“哟,罗通,来这么早啊,家里的柴火是不是不够了。”跟他打招呼的是他家对门的刘大爷刘大爷也是有⑥十多岁了,糟老头一个,脸上满是黑斑,自己也没想着去治,但是脸上的黑斑不会影响那他慈祥的样子刘大爷有着许多的故事,有三个孩子,都是男孩,老伴在生老三的时候难产而死,刘大爷含辛茹苦的把三个孩子拉扯大,有一天军队经过,一路征兵,三个孩子被带走了两个,刘大爷当时就晕了过去,后来的日子刘大爷和三儿子相依为命,谁知,有一天,刘大爷三儿子上山砍柴,晚上没有回来,刘大爷带着全村的人上山去找,找了一晚上都找不到,村里的人差不多都回去了,只有几个热心的村民还在和刘大爷一起找了,终于,在山的另一边发现了他儿子的头,其他全部不见了,刘大爷当时大病了一场,这种打击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打在了刘大爷的身上,是罗通和母亲一直照顾着刘大爷,刘大爷也好几次想去见见自己的老伴,但是在罗通和母亲的劝说下,他开始意识到自己还有两个儿子在,自己要等他们回来,就这样,刘大爷对罗通一家特别好,彼此都当成了一家人“刘大爷,你也是?”罗通笑着对刘大爷说“在屋子里坐着也是没意思,不如多出来走走,说不定还能打些野味来打打口祭呢。”

  “好,那大爷你先打着,我先砍柴去了。”罗通也不跟刘大爷唠嗑,毕竟完成母亲给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啊“这小子。”看着罗通离去的背影,刘大爷笑了罗通挥舞着斧头,汗水不断的冒出,打湿了斧头,别看罗通今年才十二岁,但长的真的壮的不行,可能是经常拆的缘故,身上的肌肉早已一块一块的了中午,开始阳光开始大了,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是太阳还是很晒,罗通在一个石头下休息,秋天掉的叶子正为他准备了一个不错的坐垫吃着干粮,休息了一下,又继续砍柴了,今天的任务多,所以不能偷懒,但是秋天的树是很好砍的到了下午,就有几棵树倒在了罗通的斧头下,但是罗通还没有把它们背下山的能力,他只能那绳子绑着拖下山,罗通看了看天色,好像还早,他就想去找找刘大爷,还可以让刘大爷帮帮忙,走着走着,他发现自己的脚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低头一看,原来是刘大爷的手,刘大爷满脸通红的示意罗通趴下来,罗通趴了下来,不解的看着刘大爷“看前面,有一头野猪就在前面,我们偷偷爬过去,小罗你拿斧头砍断它的腿,今晚我们就能开荤了。”

  罗通向前一看,真的有头野猪,野猪正在那里用自己前面的拱着树根罗通向刘大爷打了一个了解的手势,刘大爷会意,先爬了上去,罗通就跟在他的后面,罗通和刘大爷爬过身体把树叶刮的沙沙响,野猪的耳朵竖了起来,它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又继续它的进食,却不知道危险正在偷偷接近它沙沙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野猪却没有再抬起头来张望,它认为这只是风吹树叶的声音沙沙声停止了,接着是一个飞来的铁斧,那是罗通的斧头,经常去砍柴的他在去之前都会把斧头磨得很锋利手气不错,罗通的扔的斧头直接砍在了野猪的一条腿上,鲜血直流,而那野猪受到了惊吓,带着受伤的腿和还在腿上的斧头跑了,一边跑还发出杀猪般的叫声,不过的确是要杀猪了刘大爷和罗通一起追了上去,刘大爷虽然老了,倒是跑起来是丝毫的不慢过罗通,野猪在前面,他们在后面,野猪在危险时候的爆发让罗通和刘大爷感到惊讶,这也是对生的一种渴望吧但是越跑血流的就越多,野猪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但是它还是向前跑,最后它跑不动了,躺在了地上,罗通和刘大爷追了上来,一老一少跑的满头大汗“这野猪的受伤了还跑的那么快,真的累死我了”刘大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罗通走上去,想把野猪打死带走,就当他走上去的时候,响起了一个声音“刘大人的地盘你们两个贱民来这里干什么?”说话的是一个大汉,脸上有条疤,长相很是吓人,至于那刘大人,和刘大爷虽然是同姓,但是这个人非常的可恶,看不起比自己地位低的人,而对于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他就用尽一切方法来讨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现在他讨好了不少人,仗着自己有后台,就把这块地方划给了自己,罗通和刘大爷不走运,刚刚好就闯进了他的地盘“大人,我们只是来山上看点柴火,今天正好看见这头野猪,就想打点野味回去,没想到闯进了刘大人的地盘,小民在这里赔罪了。”刘大爷赶忙上前“大人要你赔罪?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像你这样的人不配,好了,今天我心情不错,你们速速离去,我不再追究。”这大汉看了刘大爷一眼“多谢大人,那我们先走了。”刘大爷说完就要去拖走那只野猪,只见大汉一脚把刘大爷踹倒在地,指着刘大爷大声的吼道“老资说话你听不懂么,叫你们走,还要干什么!”

  l酷K匠\√网首y发t

  罗通赶快去把刘大爷馋了起来“但是大人,这野猪是我们打的。。。。。。”刘大爷还想找机会带走野猪“是什么是,这是刘大人的地盘,野猪在刘大人地盘里面就是刘大人的,不是你们的,赶快走,不然我动手了!”大汉不耐烦了。

  “那这斧头。”刘大爷看了野猪身上的斧头“没听懂我的意思么,在刘大人的地盘里,这里的东西就是大人的东西,你是不是想尝尝拳头的滋味啊!”

  “你。”罗通刚想说话就被刘大爷捂住了嘴,摇头然他别说话但是大汉还是听到了那一个字,他看向了罗通“大人我改变主意了,既然这个小孩子不服,那你就从我的裤裆下面钻过去,不然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罗通这才意思到自己的鲁莽,身上开始冒冷汗,一边是一个人的尊严,一边是自己和刘大爷的命,罗通是个聪明的人,他站了起来,走到大汉的面前,蹲下,从他的裤裆下面爬过“对对对,这样就对了,你们这些贱民,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就不把我放在眼里。”罗通爬完后,馋起了刘大爷,离开了这个地方,脸色冷峻,没有说一句话“真是对不起孩子你了。”刘大爷满是担心“没事大爷,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母亲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回家吧。”罗通的笑着对刘大爷说,但是他皮笑肉不笑还是逃不过刘大爷的眼睛,刘大爷也没有说什么,帮罗通把木材拖回家了回到家后,母亲还没有回来,父亲应该又去喝酒了,罗通自己生火煮饭,刘大爷也在他旁边,经过今天这件事他怕罗通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太阳快落山了,饭也煮好了,罗通站在门口望着路边,等待母亲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