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幽黑昏暗的石室,墙壁上挂满了白色的头骨,头骨还发出幽怨般的哀嚎,在石室的中.央,有着一个被几百根锁链锁住的人,这人明显受尽了折磨,脸上的伤口已经腐烂,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身上的锁链在他血的滋润下有着暗红色玉石般的光泽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身材彪悍的大汉拿着鞭子,抽打着他的身体,但是他却闭着眼睛,没有一丝的痛苦,脸上十分的平静,仿佛鞭子抽打人不是他这时,石室的铁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人,看着被大汉抽打的着的这个人,脸上有说不出的味道“二弟,大哥给你服务怎么样啊。”在他的面前传来一阵笑声说话的人正是巫姜,魔神的大儿子,被打的人则是魔神的二儿子,巫星繁听到巫姜的声音,巫星繁睁开了眼睛,昏暗的石室中,瞬间被红色的光芒所覆盖,一会儿才消散去巫姜也不禁擦了一身冷汗,要不是锁住巫星繁的是最为坚硬的星云链,自己恐怕已经死在自己弟弟的手里面的吧巫星繁是魔王的十八个儿子最为厉害的,是最有能力成为将来的大魔神的人,巫姜则是第二人选,但是巫星繁比巫姜强太多了,可以说巫星繁是几个世纪难以出现的天才,四十岁的时候就被长老和上一任大魔神认为是最接近大魔神的人,可是最年轻的大魔神也才四百岁啊巫姜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于是在巫星繁在执行任务的路上暗算了他,把他抓进了石室,再用星云链把巫星繁的魔力给抑制住,让他成为一个废人,但是巫星繁的实力也不可小视,虽然魔力被抑制住了,但是肉身力量也强的可怕,不管巫姜用什么手段,都只能在巫星繁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而伤不到巫星繁分毫“大哥,你最好把我杀了,不让等我哪天出去,让你见识什么叫生不如死!”

  巫星繁盯着巫姜,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满是狰狞,他露出了自己的獠牙,用舌头tian着自己嘴边的鲜血,他的身体在颤抖,连整个石室也在跟着他一起颤抖他恨透了巫姜,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大哥竟然为了权利加害自己,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死,只要自己出去,绝对会实现自己的诺言啪,巫姜用尽全身的魔力,一巴掌打在巫星繁的脸上,打得巫星繁的脸歪到一边去了,巫姜自己也知道,自己一天杀不掉星繁,自己就不会有好日子过这是一个仆人走走到巫姜的旁边,在巫姜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巫姜当时就放声大笑了起来“弟弟,你说是不是老天也在帮我啊,老天也想我坐上大魔神这个位置!”

  &更x》新最快Jf上酷}匠Ds网M、

  巫姜笑的如同疯魔,因为这一天终于来了,巫姜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能置巫星繁于死地的东西——穿云剑终于落到了他的手上穿云剑,乃天地奇物,从天外飞来,无坚不摧,先前被别人所得,此人却用穿云剑来制.造战争,啥人无数,使得这把剑变成了一把魔剑现在,不知道巫姜用的什么手段得来的这把穿云剑巫姜拿来穿云剑,站在巫星繁的面前,两人当然是第.一次亲眼看这穿云剑,巫星繁以为巫姜又拿什么破铜烂铁来折磨自己,冷笑看着巫姜,谁知道这次巫姜真的不是来忽悠他的穿云剑刚碰到巫星繁的肌肤,就如同切开一张纸一样,巫星繁的手一下就被穿云剑切了下来,鲜血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了出来,溅在巫姜的衣服上“这是什么东西?”

  巫星繁面如白纸,他不相信自己的肉身竟然这么容易的就被破开了,因为疼痛脸已经扭曲了“听说过穿云剑吗。”

  巫姜tian了一下溅在袖子上的血迹,穿云剑不愧是魔剑,滴血不沾,或者说剑上的血都被剑所吸收了穿云剑!巫星繁当然听说过这把魔剑,自己也曾经想拥有一把这样的剑,但是没想到此剑竟然在巫姜的手上,还成为杀害自己的工具“哈哈哈,哈哈哈。”

  巫星繁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一点kuang妄和自豪,声音传到了天际在另一个地上,一个巨大身影睁开眼睛,他的眼睛跟巫星繁一样颜色,他仰望天际,眼中有着无限的思念这人就是现任大魔神,巫星繁的父亲,巫情。巫星繁莫名消失了三年,三年来,巫情时刻都在想着这个最让自己放心的儿子巫星繁虽然是在自己儿子中最强的,但是这个孩子心性极好,不与世人相争,没有一个冤家,没事就在练功房里练功,有所不解的时候就去问自己和父亲,巫情怎么也不会想到是自家人掠走自己儿子“死在此剑下,我巫星繁也算是值了,只求大哥给我个痛快,别让你二弟死的时候还瞪着眼睛看你啊!”

  说完巫星繁闭上了眼睛,由于失血过多脸上很是苍白,散乱的头发也遮不住这英俊的面貌果然,巫姜遵照了巫星繁说的,手起剑落,巫星繁的头落在了地上,头和身体慢慢的燃烧了起来,这是每个魔人死.亡都要经历的过程,所以魔人活动范围很大,因为这里没有坟墓巫姜也没有看,带着手下离开了石室,只留下一具正在燃烧着的尸体,但是这个尸体活活燃烧了一个月,而巫姜也没有感到意外,毕竟这个二弟被称为最接近大魔神的人也不是没有道理,以巫星繁的修为,烧一个月巫完全是意料之中,有些强大的大魔神烧了一个月也才烧掉了一层皮肤而已,所以巫姜也没有派人去看一个月后,巫星繁的尸体已经烧成了灰烬,禁锢着巫星繁的石头上还有着一个心脏,这个心脏还在跳动着,这是巫星繁的魔心,突然,从心脏内部产生一道黑色光线,光线越来越强,渐渐地包裹住心脏,消失在了石室中。。。。。。

  就在巫星繁心脏消失的几秒后,在另一个大.陆,一个安详的小镇中,一个生命诞生了,就是罗通出生的时候,当时帝都上空血气冲天,天上的云采都变成了红色,传来了哀嚎声,如同恶鬼嚎声,这个天气持续了几天才散去,使得帝都上下惶恐不安,但是帝君让人去查,竟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久而久只,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