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大会在距离大酒馆不远处的一个马场,地域广阔。

马场倒不是养马训马的马场。四周还修建楼台,偶尔有雅致的人,在这赏马,赛马。楼台是给那些人享用。

武林大会选址在此,除了地域广阔,还有就是这里马匹多,可供应急事件。有楼台可以供人休息,还有就是马场的主人更是闻名四海的区家当家的,区砚语。

咳咳,这是老缺的地盘儿。

马场上早已搭建好擂台比武。为了不使误伤人,擂台足足有两人高。要看到台上风景,那得退到远处,或是坐在楼台中才能。

楼上位置有限。只有位高者才能进。受伤的,也只能在楼下休息。

雀邪此时坐在正对擂台的楼阁中,桌子上摆着果子点心。还有一壶浊酒,当然,也就这么一桌上的酒。

“叔啊,咋那么多人不进来呢,外边站着多累。还有啊……”

“小雀,你现在只管吃!别说话。”区砚语说着把一块桂花糕塞他嘴里。

这小子咋这么多为什么。区砚语翻着各大门派的名单。第一个就是往生阁,厚实大方的帖子上,就写着一行:往生阁阁主十四弟子,神捕手,雀邪。

其他门派皆是满满一个本子。

这就是实力决定人数了吧。

擂台上,还在比。

衡山蜀山对立多年,自是第一个上台拼命的。

少年看得啧啧感叹:“为了吃顿饭,也是够拼的。”他转头:“叔,是不是输了的就没有饭吃啊。我武功可是师父所有弟子里最差的。输了怎么办。”

“咔嚓。”折子对折两半。少年被区砚语这反应吓得挪着凳子退到一边。

“顾南城说,往生阁的排名得保持一下。让你来刷名次的。不是让你来蹭吃的!输了依旧有吃得。”区砚语耐着性子解释。

雀邪恍然大悟,原来是比武大会啊。早说嘛,咱又不常下山哪知道这些。

……

雀邪转头看见台上衡山掌门把对面的蜀山小道士打得,一身白袍破败不堪,血染深衣。不禁一抖,这也太血腥了吧,会不会教坏小孩啊。

“身为往生阁的人,小雀啊,你还是装作昨天刚刚到酒馆的样子吧。”区砚语看着那孩子的反应,就像个乡下进城的土包子……少年愣了一下,“区叔,不是你让我要平凡普通易近人接地气吗。”

“咳,叔说的是着装。”感情这孩子从大早上到现在为止是故意装成那样的?!

雀邪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立马正经起来,认认真真观战,忽然又想起什么。

台下已经打完,衡山掌门胜。小二将胜计记录在册子上。

区砚语起身走到木栏边,对在场宣布:“第一场,衡山掌门周舷之。”

“下一场谁来挑战擂主。”

第一场就是掌门级别人物,在场还有多少人能与之匹敌。

其它门派元老级角色都准备养精蓄锐最后大家都疲惫的时候,为之一击。

“无人挑战,那请周掌门移驾阁中观战。”区砚语取出折子念道:“万花楼。”

台下一听这名字,又是嘘哗一阵,万花楼是什么地方。摄人魂魄,锁人心骨。在众多门派里,属于三大幻派,迷惑人的心神,排名第三。

先是传闻往生阁要来参加。现在又出现个万花楼。

也不知弥音坊会不会来人。

这要都来了,三大幻派可齐全了。这届武林大会可精彩至极。

万花楼楼主姑苏绾其实就在楼阁三楼玄间观战,旁边是地间,坐镇的是弥音阁。天间坐观擂台比武的,是区砚语和雀邪。

往生阁,弥音坊,万花楼,的确在这一次齐聚了。

往年神龙不见摆尾,因此称作三大幻派。而今齐聚,大约也是为了刷新排名保持战绩。

雀邪看着台下如此大的反应,好奇心作怪问旁边的小二:“小哥,他们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万花楼是不是很厉害?”

小二站在这里已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此时雀邪看着他问问题,小二腿抖的跟筛子一样。手里捧着的折子也抖的嚓嚓作响。

雀邪觉得这反应有些过激,他有没有干什么,小二这给吓得都快哭了。

“小哥,你这么大反应干啥啊,我又不打你。”雀邪说道,从桌上拿起果子塞到小二手里:“吃个果子压压惊。”

这下小二彻底哭了,内心想,你要是把自个往生阁的身份摆出去,气场更大。

“诶,叔,你看你家小二咋哭了。”

区砚语:“被你吓得。”

小二此刻内心崩溃。区砚语安抚的拍拍他:“小二,虽然往生阁确实可怕,但是你眼前这个是个脾气好的。莫怕。”

雀邪:“……”

小二望着自家老板,张张嘴:“啊?”老板的话仿佛一粒定心丸,小二倒也没那么恐惧。擦擦脸站着。

万花楼楼下一名女子舞袖掩面,媚笑三分已经惹得众人心醉。此女子,万花楼左护使万娇娇。

“还请各位前辈指教。”

万花楼虽位及三大幻派,但是确是这近十年创立的新派。一句话说得也不为失礼。

区砚语闻声问:“不知万护使要挑战谁?”

万娇娇抬头望,三楼正中的天间里,月白衣衫,玉面少年,眉眼清晰,右眼下的纹身倒是独特得很。让她立马想到一个人:神捕手。

“听闻这次的武林大会,往生阁也有人曾经。”万娇娇抬手一指,“请赐教。”

“噗……”

雀邪正捧着酒壶喝的欢,就被人叫上,喷了小二一脸。小二一脸无辜的望着自家老板。区砚语看着半天不动的雀邪:“你怎么不动。下去应战啊!”

少年挥挥袖子,两袖清风:“我以为这是宴会,所以穿得是日常玩乐时的衣服,没有家伙的。东西都在黑袍子里面……我怎么应战,赤手空拳?”

下面万娇娇耐心候着半天都没有人回应。区砚语有些想打死对方的冲动,无奈自己打不过对方。只能在那里扶额。

“万娇娇我倒是听过,女中豪杰,武功在门派里排行第三。”雀邪生无可恋状,挠挠头蹲在地上画圈圈:“我的武功在师父的是十八个弟子里排倒数第一。她把我打残了怎么办。”

区砚语,眼皮一抽一抽的。

小二已经转身打算回酒馆,顺应老板的吩咐,把少年的黑袍子取过来。

“叔,你确定现在让小二回去拿,来得及?”雀邪回头看小二,却已经不见人,再抬头,大酒馆方向,一抹黑点。

区砚语得瑟得瑟的翘起二郎腿,喝着盖碗茶:“在区爷的手下办事,那得有点技能才行。速度比不上你这神捕手。不过一会儿你从这里下去,大约袍子就送到了。”

雀邪会意。人家叫上名,也不能抚了姑娘的面子。硬着头皮也要比一比。

万娇娇看着人久久不下来应战,嘴唇勾起得意的笑容。她比不过往生阁的高手,但是听闻这次往生阁派的不过是武功最差的小弟子。那对付起来绰绰有余。万花楼若赢了这一场,第一幻派就得改名换姓。

她扭头看着楼上自家楼主姑苏绾。那人却没有半分反应。她,有些不满。

姑苏绾旁边的右护使低头问:“楼主,看着娇娇挑战往生阁,您似乎不大开心。”

“对啊,往生阁这次派的弟子,听说在派中算是最差的。”身后的小姑娘也迎合道。

削尖的指划着杯沿,杯中茶水,飘起一缕缕烟丝。再拂过姑苏绾的眉梢。

姑苏绾道:“往生阁的人,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不然也担不起第一幻派的名声。何况武功差,不代表能力差。”

  最新B@章4P节ji上`N酷d匠W“网r

小姑娘听着楼主涨他人志气,有些不开心了,嘟囔道:“武功差,能力能高到哪去。”

“小姑娘,咱们隔间不远的往生阁的席位坐的,虽不是掌门人,却是掌门人的嫡传。往生阁阁主的十八个嫡传弟子皆有他亲自教导,再差,放到江湖中那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何况这位,我打听过。如果情况属实,应是天下第一神捕手,雀邪。”姑苏绾有些无奈的叹息。右护使万葬花听着,似乎也是听过这个名号的,心下有些沉重了。神捕手,传闻没有雀邪捉不到的,追不了的,只有他不想追的。捕手,就像猎人捕猎。

往生阁的十四弟子,但是这名声不小,武功竟是里面最差的?

再看外面。只见左边越出一个月白衣衫的少年,“他,竟然不带武器?”万葬花有些惊讶,万娇娇的天女飞丝可不是赤手空拳能够化解的。

就听楼台后面跃入一个小二着装的人影,他将手里捧的黑色不明物体抛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