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阳光透过窗将房间照的通亮。

  床上的人还在睡梦中。

  梦。

  往生阁由三座高楼构建,环着一个极大的广场,由山下绵延而上的阶梯参差不齐,曲折离奇,常人无法单独攀爬。极高的山,云雾缭绕,遮去山上的外观,仿若仙境。

  小雀垂头坐在阶梯上,嘴里叼着鸡腿,旁边放着烧鸡,腿上放着一本画着小人的武功谱子。

  顾南城拿着花型玉牌在他眼前不住的晃。

  小雀……

  “小雀啊,也老大不小了,想不想下山玩玩啊!”顾南城嘿嘿笑,笑的小雀心里发慌,抖抖鸡皮疙瘩:“师父你别笑。我不想下山。”

  “咳,那就下山做任务吧。为师前些日子算着武林大会也快到了,几年没有参加了,小雀这次去凑合凑合吧。我已经和老区告了信了。”

  小雀眼皮不住的抽搐,其实师父你根本就是事先安排好了的吧。难怪最近师兄师姐师弟师妹都不在。就只有几个守门打杂的。

  “你看,其他弟子都出去执行任务了。为师得在门中坐镇。”顾南城从怀里掏出一个还没有巴掌大的的小卷轴。“除了参加武林大会,还有这些任务你也顺便做了。做完了再回来。还有这是盘缠和衣物,还有干粮。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

  顾南城旁边的小厮取来一堆东西。哐铛倒出来一堆东西。足足有个小山堆。

  这,还没到山下估计都被压死了吧。

  小雀捞起一个波浪鼓,上面的红漆已经掉了许多,“怎么还有这玩意儿?”

  顾南城干咳几声正经道:“万一路上无聊,有个玩意打发时间。”

  然而,小雀已经十六岁了,不是小娃娃了。

  P$酷0a匠YI网首发

  师父坚定要把他送下山去。小雀有些伤感的看着师父,忧伤地说:“师父大人,徒儿知道你这是想历练徒儿。”

  顾南城点点头。

  小雀继续道:“但是在师父的十八个弟子中,我的武功可是最差的!你确定我能完成任务吗。万一自保都成问题。我每次任务都是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路还要他们照顾我。”

  “师父,我还是呆在山上吧。”小雀颓废的低头画圈圈。

  顾南城听完,嘴角迷一般的微笑。从地上捡起钱袋,信物还有一个包裹放在小雀怀里。少年有些迷茫不明所以。

  接着,只见山腰一个不明物呈抛物线状飞出去。

  山下人仰头,不知道那比鸟大了几十倍的是啥东西,飞那么高。

  山间荡开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吼:“师父!你太狡猾了!”

  山上小厮有些担心的凑到顾南城旁边问:“阁主,十四师兄从这么高飞出去,不会摔死吧。这山可不矮。”

  “放心,他武功确实是弟子里面最差的一波。不过在跳崖这方面,他经验最多,死不了。最多他自己反应不过来,摔个残废。”顾南城远眺:“不过这么高摔到底应该还是需要些时间,刚刚他还有时间说话,应该是稳住阵脚了。不会出叉子。咱们回去吃饭吧。”

  小厮还是有些担心:“可是,每次下山都是大师兄他们带路。十四师兄极少下山,每次都不是单独出行。他……不认路。”

  顾南城瞪大眼睛看着远处,大叫不好:“我好像没有备地图!”

  ……

  坐在床上,早已梳洗好的小雀烦闷的挠头,看着手里展开的卷轴,叼着小毛笔勾勾画画:“这都什么地方。师父也真是,地图都不给我备一个。”

  往生阁是做命与代价的生意。

  而往生阁弟子出行的任务,大多都是去给客户解决麻烦的。

  比如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句话,用在这个门派上一点不是虚的。

  当然,每当天下有大动变的时候,往生阁也会有活动。其它时间都呆在山上。

  不是往生阁没有怎么活动,而是他们不想让其它人知道。知道的人,有死有伤或失忆。

  缺只耳和往生阁阁主相识也纯属与意外。当初被仇杀追赶时,误闯往生阁。阁主帮了他,代价是终身不能练武。年轻时仗着知晓天下奇闻心高气傲,成年时被追杀,想练武自保却做了这样的交易活命,而那个追杀他的门派则是灭门之灾。一夜消失。

  至此,事情闹大才让这个神秘的门派传遍江湖。在此之前,往生阁不过一些绝望至极的人偶然知晓。

  偌大的名门望族忽然灭门,哪怕是江湖其他大门派也难以做到。

  所以人间阎罗,当归往生。每一个往生阁弟子都是冷漠的。杀人不眨眼。做事干净利落。

  缺只耳坐在大堂中,桌子上摆着碗筷,饭菜。

  正巧摆完,就见楼上一个月白衣衫的少年走下来凑到桌前,额前刘海遮了大半边脸。

  缺只耳纳闷了,打量着对方,打量半天,这人谁啊。

  少年伸手拿碗盛了碗米粥,转头看见对方打量自己,盯着自己看的好不自在。他有些不自在的问:“区叔,我穿得很奇怪吗?”昨天缺只耳让他穿着普通普通再普通。于是他翻遍包裹,才翻出这么一件月白色的长衫,似乎有些宽大,又找了根白色系带束了一下。袖子倒是刚刚好。极少穿这种类型的衣服,总觉得有些宽大。

  少年勾勾刘海,右眼下黑色月牙弯勾状的纹身显露出来。缺只耳这才认出来:“你这一换装,叔差点认不出你。面具怎么没戴。”

  “太显眼。而且吃东西不方便。”少年仰头一口喝完粥,又盛了一碗。

  “刘海太长,怎么不扎上去。”

  “扎不上,倒长不短的。我也没有办法。”少年耸肩。“有剪子吗,我想剪短些。”

  缺只耳:“那还不如等长长了束上去。”然后看着小雀少年又盛了一碗米粥。再盛一碗加俩油果子。然后看着露底的锅刮了几勺,刮不起来。少年敲敲锅底问:“叔,还有吗。不够吃啊这。

  ”缺只耳怒了:“就只有一锅米粥,还全让你喝了,我还没有吃呢。”这孩子,长的这么瘦个子,咋这么能吃,真不知道顾南城怎么把这孩子养大的。

  少年讪讪挪过盘子,挪到缺只耳跟前,嘿嘿道:“叔,您慢用。”

  缺只耳也不好发火,毕竟对方后面可是往生阁。

  往生阁的人冷漠无情,这个少年却只有刚刚到酒馆的时候显得陌生,此刻和一般毛头小伙子有什么区别。

  说他是往生阁的人,也不知道有几个人会相信。

  啧啧。

  “叔啊,你说我把头发这样弄会不会更加霸气侧漏。”

  缺只耳叼着油果子转头看,少年掏出一把小花镜,一把小梳子将发丝梳的蓬松了一些。不可否认,年轻人就是有朝气有活力。不过霸气侧漏?缺只耳指着少年的手套:“把手上的纹身亮出来,告诉所有人你是往生阁阁主顾南城的嫡传弟子,绝对霸气侧漏。”

  少年眼睛散发出熠熠闪光,随即又暗沉下来:“师父教导,闯江湖的要藏七露三,不能暴露太多。我这次一个人出来,也算是闯江湖吧。”

  “额……”说的好有道理,但是藏七露三说的是能力,不是身份。而且你本来就是带往生阁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好吗。

  还好众多门派还没有起床。若让众人知道这少年是往生阁派出来的,那丢脸之意,绝对妥妥的!

  “诶,这位小兄弟面生的很。怎么称呼的。”又是那个衡山掌门周舷之。昨天本来要住另一间空房,转眼却见里面有人,只得让弟子和蜀山那帮人一同住。当真是羞辱至极。眼前这位小兄弟,月白衣衫,高束发髻,笔挺的身子骨一看就是习武之人,看着长相倒是挺顺眼的,只是右眼下的纹身有些不讨喜,年纪轻轻学什么纹些乱七八糟的,一看就不像正派人士。看似单纯,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子寒气。但是他依旧佯装友好的问。

  小兄弟咬了几口油果子,看见来人,剑客打扮,长须掩面,手执龙纹玉泉剑,怎一个英武气概。大约是个门派掌门级别的大人物,又比自己年长许多。

  抱拳行了江湖礼节,“前辈好,晚辈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叫我小雀就好。都这么叫的。”

  缺只耳扶额,你当都是你身边的师姐师兄,师父们呐。这个时候应该报大名好吗!

  周舷之看着缺只耳,纳闷道:“我说老缺啊。这位小少侠是何方人士?”

  缺只耳抬头望天,轻轻松松说道:“我世侄,雀邪。”叫世侄也不为过吧。

  “叔,你明明叫区砚语,为什么他们都叫你老缺啊。”

  “……”

  雀邪,往生阁阁主第十四位弟子,天下之物,只有他不想捉的,没有他追不到的。以速度和轻功闻名于江湖。

  周舷之大惊,往生阁多年未出现,大家都要以为这不过是传闻,往生阁每一个角色也不过是说书人为博人一乐而编撰的。

  但是往生阁这么多年,再次浮现,派的竟然是神捕手,雀邪。

  少年有些不明所以,这位掌门大叔干嘛用一种惊恐至极的目光看着自己?明明长的很善良可爱,平易近人好吗。比起那些整天木着脸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他可是最接地气的!

  “老缺,不开玩笑吧。雀邪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出现的。”周舷之心下警惕的提防。生怕自己没注意就被暗算一般。

  缺只耳无奈道:“武林大会好像也不是随随便便开的。算着时间,上次往生阁刷的记录,若再有人挑战而无人应战。那记录就得取消了。雀邪是阁主派来参加武林大会的。”说罢,挥挥手让小二收拾桌子,让跑堂的准备各大门派的早点。便带着少年出门,要早早赶到武林大会的场地。这次武林大会,依旧是他主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笔默纸砚说:

新文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