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往生阁酒馆里头,那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四大武派,五大剑派皆于三日之内汇聚在此。

  酒馆老板不会武功,却也在各名门中有那么点名气。

  有这么一句话: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有的,能吃的东西,老板只管收钱。但是这不知道的东西,你拿去问老板,指不定就问出这么点线索。

  酒馆的名字是取得简单大气:大酒馆。

  老板的名字也是人如其名:缺只耳。左耳因为早年仗着自己知道的点破碎事儿,得罪过一些人,最后被人割下一只左耳。警示:左耳不进,右耳不出。让他管好自己的嘴。于是之后若想再找老板问话的,先掂量自己的问题值几个钱,把银子备好再去问。

  缺只耳此时看着个大门派在酒馆里喝酒吃肉好快活,自己搬了小木凳坐在楼梯口捧着话本子,一边磕瓜子,一边看书。

  哪怕门派之间矛盾闹得满天飞,也事不关己,反正你们只要不把他地盘砸了,随你们怎么闹。

  这就是江湖规矩。

  大酒馆是方圆几里最大最好的住处,但是比之九个门派的人。那就显得不够住了。

  这么的,正好最后到的两个门派,因为最后一间客房而吵吵起来。

  门派之争,大到武林大会,小到一张床铺的位子。啧啧。缺只眼摇摇头,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一个房间是二人间,两个门派刚刚好各多出一名弟子。凑合一块住不就得了。

  “老缺!”衡山掌门终于忍不住了,冲楼梯旁的缺只耳叫唤:“往年的房间是刚刚好分,今年怎么缺一间!”

  蜀山也是个讲理的,询问的目光投过去。

  缺只耳放下书,看着楼上空着的两间房。小二在一旁端茶送水,劝着。

  衡山掌门周舷之也看见楼上楼梯口那有两间空房,“老缺啊,你这不是玩我们俩,明明有两间空房。”

  小二在一边抹汗,这两个主可都不是好惹的好脾气,一个个直脾气,头一刻想杀人,下一刻决不手软那种。

  缺只耳,抖抖衣摆上的瓜子壳,靠着楼梯栅栏,叫小二取来账本和算盘。

  “盘子一两一个,红木桌子三十两一张,酒馆顶梁柱上的裂纹得修补。一共三百二十八两七钱。想知道答案,先把东西赔了再说。也不问你们要问问题的钱了。算是给你们和气。”缺只耳挑挑小细叶眉,“大酒馆的规矩,这江湖人都知道。,可别让人看了笑话。”

  周舷之招呼弟子,拽过一包钱袋甩给小二。

  蜀山大弟子泉歆也从怀里摸了二百两要递过去。周舷之喳喳呼呼伸手拦住:“诶,哥哥出钱就是,兄弟还有一帮人要顾着。”

  泉歆只用打量的眼光,刚刚为了一间房争执,这会儿充啥好人。

  老板把一张信函摆出来,指着上面的标志,那是黑色和红色绘画出的两朵漫珠沙华。妖冶,美艳。

  众人大惊失色。往生阁!

  所有门派里,连百花楼也只是用的花灯做标识。

  众多门派里,唯一一个用花作门派标志的往生阁,竟然是真正存在的吗?

  “不是糊弄人的吧。”衡山掌门周舷之拿起信函左瞧右瞧,信函只是很普通的折子,合上看封面,三个银纹大字:往生阁。

  缺只耳耸耸肩:“往生阁这次要来办事,听说只派了一个人。所以剩下的两间空房,有一间是人家预定的,房价都付了。”

  “莫不是编个幌子。往生阁这只听过名字,可没有见过往生阁出现过。老板什么时候和往生阁有交情?”大酒馆的信函都是信鸟接送,这些信鸟都是酒馆自家养的。除此之外的信函酒馆一概不理。

  所以大酒馆每到关键时期,只有大门派有资格住。

  往生阁,闻有所闻,却见所未见的门派。自然不是大门派可比拟的。

  传闻:人间阎罗,当归往生。

  都知道十八层地狱阎罗殿。

  往生阁听着有些仙雾缭绕的意境。却是实打实的人间阎罗殿。听闻,往生阁可以做到生死人肉白骨,以命续命。当走投无路时,到往生阁,付之相应代价,哪怕起死回生,往生阁都能做到。

  当然,这也只是口口相传,难免有些夸大。

  缺只耳挠挠背,捶捶肩膀,活络筋骨,招呼来小二伺候着,自个打算溜。泉歆伸手把人拽回来:“老板,往生阁就算真如传说中那样存在,但他们人还未到,不知可否这两天借住空房,人来了,还给他便是。”

  “借住啊,你要是惹得起,我倒是无所谓。”

  “多谢。”泉歆看着周舷之:“这下不用争了。”

  众人一哄而散,没有戏瞧了,回桌吃酒。

  缺只耳走到前柜,甩了算盘算账,就听一道干净清澈如泉水一般的声音。

  “请问,还有空房吗。”

  缺只耳往常碰到这样的情况,铁定果断回答没有。但是活这么大,头一回听见这么好听的声音,有些好奇,就抬头来看。

  来者缠一身缁衣,帽檐遮了大半头,鼻子以下戴着一个类似鸟喙状的镂空金属面具。漂亮的眼睛格外显眼,眼珠比寻常人要浅许多,右眼角纹了一个黑色弯勾,像镰刀一样细长,月亮一样弯。

  看着这个纹身,缺只耳刚刚想回答没有房间,此时也改口,放下手里的活,从柜台里取出两把钥匙:“喜欢哪间随便挑。”

  年轻人眉毛微挑,指尖勾起右边那串,低声问:“区砚语,是师父给订的房间吗?”

  缺只耳点头,区砚语,老板的本名。

  年轻人敲敲桌头,嘿嘿笑道:“多谢,一会儿来捅热水,我两天没洗澡,身上腻歪死了。”

  #F酷%i匠g网^正j版P首发

  “晚上送来房间。”缺只耳说完再抬头,人已经消失不见。啧啧摇头:这小子,速度够快。

  从桌子旁边抽出纸张写下:小雀已至大酒馆。往生勿优。

  小二巍巍缩缩凑过来问一句:“老板,刚刚那位少年是谁啊?房间不是往生阁预定了吗。”

  缺只耳斜眼看着他,“你觉得呢。往生阁的房间自有其人住着。”

  小二吓得腿哆嗦,抱着餐盘子去打杂了。

  往生阁,人间阎罗,见者勿生,不知则死。

  小二刚刚看到一个缁衣少年,墨袍帽檐遮了大半头,应该不算看见吧,他见到往生阁的人居然未死,真真是运气。

  缺只耳瞧着小二吓得腿哆嗦的样子,笑着无奈摇摇头,传闻也只是传闻,哪有动不动就取人性命的门派,好歹人家也是读过基本书的。不会那么野蛮。

  果然是往生阁的装扮太惹眼?晚上去找小雀让他出行穿得普通点。

  缺只耳如是想着,又觉得现在才要到中午,下午指不定那小子也会出门,还是现在去说说吧。

  刚刚小雀进门,客人都自顾自的吃喝,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什么。

  小雀看着房间里面的摆设,文房墨宝置于窗前,一张卧榻靠墙,进门的一面墙被一张屏风挡去,背后是洗浴的地方。屏风和卧榻相邻的地方前,摆着桌凳。简单的摆设,没有一丝华丽的装饰。顿时,小雀黑了张脸回过头问缺只耳:“区叔,我可以回去吗?”衣柜都没有!床也只有卧榻!还能更简单点吗。

  缺只耳挑眉笑着看他,摇头。

  “那我能换个房间吗?”

  缺只耳退出门,打开对面的空房,两张床,一张小桌子。洗浴的地方都没有。还真的就有更简单的。

  “谁叫你不早点下山,上等房都被人取走了。”

  小雀少年想撞墙。

  什么叫早点下山,他压根就不想下山。往常出行都是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一路他只管不惹祸好好执行任务就是,但是这一次,师父老人家让他单独一人出来。他,从来没有记过路,路上迷路好几次,才终于在今天找到洪都的大酒馆。

  “诶,顾南城让你下山执行任务,但是让你来大酒馆是为何,这几天是武林英雄大会。话说,你应该没有参加过武林英雄大会吧。”缺只耳拍拍少年的肩膀:“多住几天,叔让你见见世面,明天武林大会开场。”

  少年望着他,“区叔,师父让我先来这里,就是想着让我去参加。话说武林大会是干什么的?刚刚看见那么多人,都是曾经武林大会的吗,看人数应该有几百个门派。不会是江湖人士聚会什么的吧。”

  “其实只有九个大门派。”

  “诶,不应该是一个人代表一个门派吗?”

  “不,只有往生阁的人最少,只来了你一个,往生阁往年一般不怎么来的。”

  “哦,这样啊。”少年乐呵乐呵,“那我可得多吃点,不然可亏了。”

  缺只耳:……武林大会,不是宴会,是比武大会……这孩子怎么就只想着享受人生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笔默纸砚说: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和喜欢这篇文哟。小透明笔默致敬~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