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成看见了北伊初,急忙跑了过来,不过北伊初有点疑惑,怎么办事那么快。

  跑到北伊初面前,北安成气喘吁吁的喘着气,北伊初无语的看着北安成,形象呢,将军你的形象呢?

  北夏宁好像也愣了一下,走过来关心道:“爷爷,怎么了?”

  北伊初冷笑,这白莲花太能演了,刚刚还怒气冲冲的,脸上全是狠辣,现在居然变成温情款款,似乎刚才脸部扭曲的不是她。

  \更新最C?快4上酷:匠M@网“9

  北安成直接忽略北夏宁的问候,正了身子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初儿,太子要见你。”

  北夏宁尴尬的站在那里,该死的!怎么庶女和嫡女的差别那么大!要不是北伊初这个小贱人的母亲是个狐狸精,不然她怎么会是庶女,自己母亲怎么会是二房?

  太子?夏靖安?北伊初轻轻皱了眉头,问北安成:“不是说好了身体不恙吗?”

  北安成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动,气势阴森森的可怕,严厉的喝道:“初儿你不能任性了,你不去的话那北家就完了。”

  北伊初还没来得及细想,就感受到旁边一道炽热的目光,北伊初便那股炙热的目光看去,怎么白莲花又生气了!

  北伊初有些奇怪,这个北夏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前几次她还可以理解,但是这次……不会北夏宁喜欢夏靖安吧?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夏靖安确实是一个有德有才的男子,不赌不好色,而且武功了当。但是嫉妒心太强,如果他真的当了皇帝,以他的野心,应该想要一统川凰大陆!说白了也是和表里不一的人渣,想到这里北伊初不由得嗤笑,人渣和白莲,绝配啊!

  北伊初看着北夏宁的目光意味深长,看得北夏宁一阵鸡皮疙瘩,北夏宁觉得北伊初有些不同,也打量起她。

  北伊初收回目光,看向爷爷,说:“可以,不过我要等到下个月太子赏花再去,爷爷你得送我去,不然我要是跑了,北家不就玩了?”

  北安成脸色才好一点,连忙点头。

  北伊初接着说:“爷爷,我这个月想出去游玩游玩,放松心情,这才有兴致赏花,放心,我下个月会回来的。”

  北安成为难的摸了摸下巴,眼珠转了一圈,沉思了一下点头。

  “还有一个要求!”北伊初看见北安成点头,得逞道,“不可以有暗卫跟踪我,我要和夏子两人独自去游玩,不然见太子免谈!”

  北安成瞪大了眼睛,摇头道:“不行初儿,你有危险我怎么……”

  一直在旁边沉默的夏子说话了:“家主,奴婢会武功。”

  这下北安成也没有什么可以反对的理由了,招招手道:“罢了,随你便,散了吧。”

  北安成走了之后,北夏宁狠扫了北伊初一眼,凭什么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太子的青睐,自己有什么比不上她的,不就是一个装清高的吗?生气的北夏宁跺跺脚就走了,北伊初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奇怪:

  原主一出去就是受人唾骂,别说原主这个年龄段的人,就是20岁的那种人也会因为这种唾骂给气死的。

  不管怎么样,幸好原主不经常出门,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容貌,并且北夏宁不会打自己什么主意了。

   北伊初转身,唤了夏子,赶快回房。

  众人看没什么好戏,散开了。

  什么阴谋诡计,反正明天就可以去游玩了,正好今天是七夕节,好好去玩玩。

  回房之后北伊初叫下人帮自己准备了些明天的行李什么的,换上衣裳就出门了。

  大街上, 一位女子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脸上薄施粉黛,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梅,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迈著莲步,身边跟着一个乖巧可爱的丫鬟。

  北伊初打量了一身的装饰,暗叹古代的手艺,这衣服不但突显出自己的身材,而且连气质也释放得了当,旁边的几个男子都为自己驻足,心里暗暗得意,脸上也是光彩的笑容。

  原来这就是当美女的幸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