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静得可怕。天边还残留着若隐若现的残云。雷声毫不保留的全部劈在这个城市上空。雨点稀疏的落下来。

席家大宅外,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子跪在别墅外面,这名女子便是席家的大小姐,席倾情。这时,雨点由原先的稀疏变得密密麻麻的落下来,豆大的雨珠倾泻在席倾情的头上,尽管如此,席倾情也依然跪立在雨中。

这时,终于有一个人撑着雨伞向席倾情走过去,这个人便是席家的管家,名字叫福森,他在席家做事20多年了,一直对席振东忠心耿耿,也是看着席倾情长大的,如今看着自家小姐吃了这么多苦,怎能不让人心疼,说着,便拿起一把伞,走入雨中,看着小姐那狼狈不堪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可偏偏席振东却不为所动,当初他劝席振东的时候,席振东劈头盖脸的硬是教训了自己说什么:她要跪就去跪,我现在也管不了她了,若她要跟那混小子走,我就,,我就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老爷的话依稀还停留在福伯的耳边,当初,席倾情跟那刘皓轩谈恋爱的时候,他也知道,可是,刘皓轩那小子,功名心太重,恐怕与小姐谈恋爱只是为了钱吧,他也劝过小姐,叫小姐不要与他交往,可小姐却说:“福伯啊,我与他是真心相爱的,不要挑拨我跟皓轩之间的感情,否则我就不理你了。”说完,还一脸傲娇的将头扯向另一边。

这回,换福伯急了,小姐是他看着长大的,于是便连忙说道:“诶诶诶,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可以不理我啊。”说完,还抹了一把假泪。

  如今,自家小姐在雨中跪着,叫他怎能忍心。于是,把伞拿给席倾情,便走向大宅。

席家大宅里,一名男子正在发怒,而站在他旁边的却是男子的妻子,这名女子便是席倾情的母亲,名字叫舒黎,人如其名,温婉大方,善良。正在劝席振东消火。

  “唉!罢了罢了,一切随她去吧,以后将不再管这孽女了,福伯,你将小姐叫进来吧!”说完,又是一阵哀叹,一脸无奈。福伯听后先是一愣,又很快反应过来,眉开眼笑的回答席振东“诶,好嘞,我这就去啊。”说完便火急火燎的走出席家大宅。

  “小姐,先生让你进去,一切事情进去再谈。”福伯人还未到,声却先到了,这大概就是所说的“先闻其声,后见其人”吧。只见福伯一脸焦急的模样。听到福伯说完这一席话,席倾情才缓缓抬起头来一脸憧憬的问道“福伯,你的意思是爸爸他答应我和皓轩的事情了嘛?”说完还俏皮的眨了一下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

  福伯听了席倾情的话,便一脸尴尬,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急忙的说道:“小姐,先生说,其他的事情可以进大宅里说。我也不知道,你看,这。”席倾情一眼便看出福伯脸上的为难,于是也就不再追问下去。

  福伯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一脸焦急的说道:“小姐,你快起来,先生说,叫我务必快点把你带进去。”“噢噢,我这就起来。”说完,还不忘做了一个俏皮的动作。可就在福伯倏忽间。“啊。”席倾情作势就要倒下去,就在这时,一双手及时抱住席倾情,这才避免了席倾情摔成狗吃屎。“小姐啊,你这是因为跪久了,所以双脚都麻木了。这不,你一下站起来,那肯定会摔倒了。”说完,还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哎呀,福伯,我知道啦!你比我妈妈都还啰嗦。”道清事实后还不忘挖苦福伯几句。“诶诶诶,小姐啊,我这都是为你好啊,不关心你才不会说呢。”福伯还是一脸气急败坏的模样。就连席倾情看了都忍不住笑 。“好啦,福伯,我错了,爸爸不是叫我们快点进去嘛?走吧!”“那走吧!”

  席家大宅内,富丽堂皇,比起外面的简约,里面更是奢华得很。这让人不禁想起一句话: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国际范。仿佛这句话就是为这个大宅量身打造似的!

  而席振东则是坐在真皮沙发上,面色如常,大宅内的佣人都知道这是席振东发怒的前兆。而一旁的妻子,却与席振东大不相同。一脸焦急。只见,大门被缓缓推开。接着便映照出席倾情那绝美的容颜。

  待看清来人后,席振东先是一愣,然后又是怒火中烧,“情儿,你当真要和刘皓轩那小子继续下去?”席振东咬牙切齿道。他是极度反对席倾情和刘皓轩在一起的。“爸爸,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和皓轩一起?”席倾情反驳道。“没有为什么,你现在马上跟他分手。”“不,凭什么,我和他是真心相爱,你们凭什么要我跟他分开!”“就凭我是你爸爸,情儿,听爸爸的话,跟他分了。”“不!爸爸,我是真的爱皓轩啊,你不能让我跟他分开。“好,如果你和他是真的相爱,要让我接受他,那就看他表现!”“爸爸,这么说,你是答应我和皓轩的事了嘛?”席倾情一脸惊喜的模样。

  “我答不答应,还要看他表现,表现不好,到时候,你必须跟他分手。”席振东一脸决绝的样子。看着令人好笑。“好,爸爸,一言为定,你不能反悔哦!”“哎!也罢,女大不中留。早晚是要嫁出去的。”说完,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

  早晨,晨光一如往常的照在大地上,丝毫没有保留,“嘤~”床上的人发出一声嘤宁,这才缓缓睁开她那似蝴蝶的睫毛。东望望,西望望,发现什么不对,这才想起昨晚是在家里睡的,然后,翻个身,穿上鞋,就要往洗手间走。刷完牙后,便对着镜子甜甜一笑。

  顺着楼梯走,迎来许多佣人打探的目光,于是,“你们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嘛?”说完,浅浅一笑。这才看痴了众人。

  今天席倾情的打扮很是随意。随便扎了一个马尾,一件白t 铅笔裤再搭上一双红色的帆布鞋 很是随意的装扮,在席倾情身上穿着却显露出不一样的感觉。

  V酷匠3√网唯一%正●●版,!其O他都kA是m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