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墨?你怎么在这?落晴到处找你呢。”说话的是乔落晴的好姐妹苏染。她扫了站在旁边的莞尔一眼,轻笑道:“这是谁呀?怎么没见过?”

  路墨没有一丝遮掩,直接揽过莞尔的肩膀,“我的女伴。”

  这个举动让走过来的乔落晴和回来的顾子尧、陆向晚以及面前的苏染都惊呆了。

  更S新%最'快上酷`匠网tv

  记忆之中,除了乔落欢,他不曾这样碰过任何女人。

  陆向晚刚要上前,目光瞟到了握紧拳头的乔落晴,眼中划过一丝玩味,停止了动作,站在那里,没有继续向前走。顾子尧看了他一眼,也站在了那里。

  “路墨,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乔落晴收拾好自己的表情,走过来,轻轻揽住了路墨的胳膊,甜甜地笑了。

  “落晴,你怎么会来?”路墨明知故问。

  “受邀请的是我父亲,但是他今晚有事,所以我代替他来了。”乔落晴说完,才像刚注意到旁边的莞尔一样,有些疑惑,“这位是?”

  莞尔见她这样,不知道是真的忘记了她还是故意装作忘记了她,而且身边的路墨她也不认识,所以她没有说话。

  路墨垂眸,终究还是不忍心让她在众人面前太尴尬,毕竟他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见路墨没有说话,乔落晴也不再追问,而是笑着对他说:“路墨,我们去那边和顾伯父打个招呼吧。”

  路墨看着她,点点头,放下揽着莞尔的手臂,跟乔落晴离开。然而没走几步,他回过头,对着莞尔轻笑,“我们约定好了,第一支舞留给我。”

  乔落晴的笑出现一丝裂纹,她眨了眨眼,把负面情绪压了回去。

  莞尔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来得及说,路墨已经远去。

  陆向晚这个时候才走过来,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莞尔,一会和他去跳舞。”

  顾子尧微微蹙眉,“向晚,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陆向晚挑眉,“有吗?哪里不好?”

  顾子尧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陆向晚自小就在国外长大,回国以后,和他的关系很好,但是唯独对落晴,陆向晚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很明确的不喜欢,没有人知道原因。

  莞尔也皱起了眉,“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那个女人,我见过,当时她和……”莞尔看了顾子尧一眼,放低了声音,“和顾子尧一起。”

  陆向晚立刻严肃起来,“那天乔落晴还欺负了你?”

  莞尔摇摇头,觉得那不能算是欺负。

  陆向晚也不再多问,反正他不喜欢乔落晴谁都知道,“原因很复杂,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总之和路墨去跳第一支舞,算是帮我一个大忙了。”

  顾子尧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莞尔只得同意。

  晚会正式开始以后,路墨果然过来找她,十分绅士地请她去跳舞。

  站在舞池中央,路墨这才开始仔细地看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莞尔的眼睛似曾相识,就像落欢的眼睛一样,眸子里好像装了整个宇宙。

  落欢……他告诉自己不能再想了,否则他的思念和悲伤便无法再制止。

  “不好意思,今晚实在是很唐突,我叫路墨,你叫什么名字?”

  “没关系,我叫许莞尔。”

  “刚刚看你和向晚、子尧站在一起,你们认识?”

  “嗯。”提起陆向晚,莞尔有些头疼,无奈道:“陆向晚是我的老板,今晚也是被他绑来的。”

  路墨浅浅地笑了,自从落欢离开以后,他很少这样发自内心地笑,这个叫许莞尔的女孩子,还真是有魔力啊,他想。

  舞池中二人的气氛十分和谐,但舞池外是另一番天地。

  陆向晚始终抱着玩味的态度,他这样做,就是为了气气乔落晴。乔落晴的心中只有气愤,她不明白,那个商店里偶然遇到的女人,到底哪里有吸引力,让路墨扔下自己跑去和她跳舞。父亲告诉她前来参加晚会的时候,她很开心,想借着这个机会和路墨好好谈一谈那天晚上的事情,可是,事情和她想象得完全不一样。

  顾子尧的心情就复杂多了,身为路墨的好兄弟,他很清楚路墨的想法,既然直接拒绝的方法行不通,那就用和别的女人接近的方式来告诉乔落晴他不喜欢她,希望她放弃。同时他从小和乔落晴一起长大,深深地明白乔落晴喜欢路墨喜欢了多少年,他也明白乔落晴内心的痛苦。所以,他最好什么也不做,让一切顺其自然。

  一舞完毕,莞尔和路墨从舞池下来,刚想走到陆向晚那边,她突然感觉头痛欲裂,不由得双手紧紧抱住了头,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陆向晚和顾子尧都变了脸色,赶紧冲了过去,然而路墨早所有人一步,抱起莞尔向外走去。

  陆向晚跟在后面跑了出去。

  顾子尧停下了脚步,看了看愣在原地的落晴,咬咬牙,也跑出了大厅。

  他了解乔落晴,不是路墨的话,谁陪着她都没有用。

  三辆车子火速冲向医院,到了医院以后,医生进行检查,路墨表情十分严肃,一言不发。

  “我推断,应该是某种灾祸后留下的后遗症。”医生走出来,对众人说。

  三人皆是一愣,路墨首先发话,“有没有什么危险?”

  “除了这种间歇性的头痛,应该没什么别的危险。不过我建议还是做个全面检查比较好。”

  路墨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

  陆向晚和顾子尧眼看着紧张的路墨,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顾子尧走上前来,“路墨,你怎么这么紧张?该不会对许莞尔那个小丫头一见钟情吧?”

  路墨淡淡回答:“说什么呢?”

  顾子尧耸耸肩,“这里我和向晚留下,你回去看看落晴吧。”

  可是路墨拒绝了他的提议,“我留下,你们两个回去吧。”

  陆向晚拉着顾子尧,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那这里就麻烦你了。”

  走出路墨的视线后,顾子尧才开口,“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

  陆向晚摆摆手,“是他主动要留下的,我们应该给他这次机会。”

  顾子尧安静下来,整理好衣服,“没可能的。”

  陆向晚诧异地看向他。

  “路墨不可能喜欢许莞尔的,在他心里,只有落欢。”

  陆向晚安静了三秒,向前走去,“谁知道呢?”

  他不了解当年的事情,他只知道他现在亲眼所见的。

  许莞尔同学对于路墨来说,很不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