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塔科马机场。

  一个身形颀长、着了一件米色风衣的男人正拖着两个行李箱去办托运。

  他身后,一个同样穿着米色风衣的女孩子,眨着如水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即使拖着两个行李箱,他也没有丝毫的狼狈,在整个机场大厅里,他是最养眼的风景。

  过了一会儿,这道风景来到了她的眼前。

  “啧啧啧,莞尔,本大爷去给你办托运,你就在这里看风景是吧?”他轻轻挑眉,眸子像黑曜石一般,紧紧盯着她,似乎有一点点不开心。

  莞尔笑了笑,“生什么气?你是风景啊。”

  他听罢,挑起的眉毛落下,笑意攀上脸颊,一把揽过莞尔的肩膀,“小丫头今天会说话了,就赏你一个与本大爷同乘飞机的殊荣。”

  莞尔无奈,原本就是要同乘飞机的啊。

  安检口。

  两份证件交上。

  许莞尔。

  林珩。

  知道她喜欢窗边,林珩让她坐在了内侧,双眸看着她一直盯着云层,大大的眼睛里,有期待,有紧张,还有……无措。

  他轻声开口:“莞尔,你害怕吗?”

  害不害怕,找回那段过去,那段一片空白、不知会以什么面貌出现的过去。

  他其实不用问,因为他知道,她害怕的。

  莞尔双手紧握,指节有些泛白。

  害不害怕啊,她当然害怕。但,有些事情,总是要去面对,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所以她转过头,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仿佛,害怕的人是林珩一样。

  林珩叹气,大手抚上莞尔的脑袋,轻轻拍了拍,“没关系,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莞尔这次是真心地笑了,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林珩会始终陪着她的。如果没有他,那自己……又会在哪里呢?

  飞机一直在天上飞着,穿越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仿佛,生命被按了快进键一样。

  如果可以,你希望生命慢一点还是快一点?

  莞尔的答案和大多数人一样,慢一点。因为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就像她不知道她的过去一样。

  她原本对过去没有那么好奇,只是,那个叫曾经的东西在她心里,始终占据着一席之地,总是会像抽筋一样,在某个瞬间,扯动她的所有神经,她知道,如果不能找回过去,她始终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地和林珩在一起,永远只能辜负他的守候和爱,所以,她决定,她要勇敢。

  气压骤然上升,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P市国际机场。

  林珩依旧拖着两个行李箱,莞尔走在他旁边。出了大厅,一辆劳斯莱斯停在机场,一位中年男人看见二人走出,连忙上前,接过林珩手中的行李箱,“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这位是许小姐吧?”

  林珩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沈叔,五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一点儿也没变老。”说完,又把莞尔拉过来,莞尔明白他的意思,“沈叔,你好,我是许莞尔,叫我莞尔就好。”

  沈叔点点头,让两人赶紧上车,林父林母已经在家等了很久了。

  五年以后,莞尔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却早已,物是人非。

  劳斯莱斯一路向前,开进了一个很大的院落,院子两边有很多树木,还有一个大花园,中央是一座喷水池,后面是一座巨大的别墅。

  好精致的环境。

  推开门,迎上来的,是两张笑脸。

  “儿子,你们终于回来了。”林母紧紧抱着林珩,小声说:“臭小子,有了媳妇就忘了娘是不是?”

  林珩十分冤枉,“我哪有?我哪敢忘了您哪?”他用余光瞟了一眼正在和林父说话的莞尔,有些郁闷地说:“再说,她还不是我媳妇呢。”

  林母很惊讶,“你还没有把人家追到手?”

  林珩没有说话,很是郁闷。他却没想到,林母立刻放开了他,过去拉着莞尔的手,亲切地道:“莞尔,累不累呀?”

  莞尔笑道:“不累。”她从心底里很喜欢林母林父,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排斥过她的存在,反而一开始就对她很好,让她十分感动。

  林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心里想:真是个好孩子,不能让林珩那么容易就把莞尔追到手,要不然,便宜那个臭小子了。

  林珩十分感动地看向自己的母亲,以为自己的母亲是在帮自己,却不知道林母的心中所想,不然,他大概会更郁闷了吧。

  晚饭后,林珩拉着莞尔出去散步。

  这座城市,难得的清新。连空中的星星,都清晰可见。在西雅图的时候,也总是不能看见星星,因为西雅图总是下雨,空气永远那么潮湿,不像此刻。

  每走一步,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好像,这些路,自己曾经无数次地走过。

  真是傻啊。

  她笑自己。

  当然走过了,在被她遗忘的过去。

  五年以后,二十二岁的莞尔回到p市。

  命运之轮在此刻,又悄然转动。

  莞尔在国外学了一段时间的装修设计,刚回到p市不久,莞尔就开始找工作。

  林珩知道了,吵着:“莞尔,本大爷养着你得了,干嘛还要去找工作?”

  莞尔一边浏览着p市的所有相关招聘信息,一边笑着拒绝了他。

  她哪里能够再欠下他那么多人情?虽然,她已经欠的很多了。

  莞尔在西雅图的好友Mela经常笑话她笨,她说既然林珩爱她,她又爱林珩,为什么不干脆心安理得地花着他的钱呢?非要那么卖力的自己工作,并且还给林珩打了欠条。

  莞尔说她不懂,正因为彼此相爱,所以才不想和钱挂上关系,她已经因为过去的事情暂时无法和林珩在一起,又怎么能拿他的钱挥霍呢?

  w◇酷{匠网正版!-首rj发l

  在她心中,钱和感情,从来都是两回事。

  她手指在屏幕上不断滑动,突然停住了。

  向晚工作室。

  仔细看了一下工作室的简介,莞尔拿着包出了门。

  走进工作室,她找到前台,“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前台小姐礼貌地微笑,“请里面左走。”

  莞尔点点头,道了谢,按照前台指的路线,成功地看见了一个男人,站在休息室的门口,问站在他身旁的女孩子,“恩禾,还有其他人吗?”

  那个叫恩禾的女孩子无奈耸肩,“老大,这人都让你赶跑了,哪里还有人啊?”

  那个男人似乎笑了笑,却让人觉得格外紧张。他似乎刚要发火,就听见后面传来一道声音,“请问,这里是应聘的地方吗?”

  他赶紧转过身,飞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子,清了清嗓子,让自己镇定下来,“简历我看一下。”

  莞尔小心翼翼地递过自己的简历,已经做好了他让自己立刻离开这里的准备,却没想到,他看过她的简历以后很开心,笑着伸出双手,“许莞尔是吧,非常好,你可以来上班了。”

  莞尔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站在那里,没有动。

  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发什么呆呢?还不收拾一下,你明天就可以来了。”

  莞尔这才回神,对他表示感谢。

  他绕到她的身后,对那个叫恩禾的女孩子说:“看见没?这才是我要的人,美国学历,有工作经验,刚才来的那些都是什么?不知道我的工作室主要是西式设计吗?居然跟我谈苏州园林?”

  恩禾点点头,“是是是,老大你说的是。”却偷偷翻了个白眼。

  那个男人当然没有看到,对她俯首称臣的态度表示很满意,这才对莞尔自我介绍,“你好,许莞尔小姐,我叫陆向晚,你和大家一样,喊我老大就行了。”

  莞尔点点头,“是,老大。”

  恩禾凑过来,“你好,我可以叫你莞尔吗?我叫蒋恩禾,叫我恩禾就好啦。”

  莞尔自然很开心,看了一眼陆向晚离去的背影,悄悄对恩禾说:“老大一直这么情绪不稳吗?”

  恩禾又翻了个白眼,然后对莞尔说,“你是不知道,老大整个就是一神经病,但是,老大其实人很好,虽然事多了点,不过员工待遇还是很不错的。”

  莞尔想,这个工作室真是充满了乐趣。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很枯燥了。

  回到家,莞尔和Mela进行视频通话,告诉她自己找到了工作。

  Mela很开心,表示祝贺。

  “你和林珩怎么样了?”

  莞尔愣了愣,Mela摇了摇头,“算了,还是老样子,看来不找回过去,你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了。”

  莞尔没有说话,她说的是事实,虽然这样对林珩很不公平,但是……如果过去很不堪,那样,对林珩不是更加不公平?

  “Mela,你的中文越来越好了。”

  Mela狡黠一笑,“我爱上了一个中国男人。等有了进展,我会告诉你的。”

  莞尔笑笑,心想终于有人让她倾心,“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