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军惊诧地发现,那绳头已经钻进了棺材上面的大洞里,被里面的什么东西,给死死地卡住了!

  秦忠疑惑地问何军:“你不是把绳子交给下面的人了吗?怎么会跑到棺材里去?”

  何军也万分惊疑道:“我确实是把绳子递给他们了,而且我还看到他们把绳子一端的铁钩挂在了自己的腰上。这他娘的……到底是咋的了?真是活见鬼!”

  秦忠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命令道:“把这棺材给我撬开!”

  几个战士忙活了一阵子,终于打开了棺材盖子。

  在场的人往里一瞧,全都吓得后退几步!

  结果,棺材里躺着的不是与何军一同潜下去的战士,而是一具女尸!

  那女尸有一米五左右,衣服已经腐烂成一坨坨的黑泥,皮肤暗黄萎缩,紧紧贴在骨头上。

  不过,吓住众人的不是这女尸,而是这女尸的身上缠绕着的,一条一掐多粗的红蛇。那蛇的颜色红艳如火,妖气逼人,一动不动地盘绕在尸体上,也看不出个死活!

  秦忠看了一阵子,然后对何军说:“这棺材有问题!”

  “啥子问题?”

  “这叫蛇索缠尸棺!”

  “这有什么说法吗?”其他人奇怪道。

  S酷匠$。网#永g久免_费r,看q小VY说{8

  “这种棺材其实不是用来装人的,而是用来养妖的!这蛇就是墓主人养的妖。养妖的目的,就是为了护墓。日本人之所以没有轻易动这些棺材,肯定也是因为这一点。”

  “弄了一具鬼棺材?搭上两个人,白忙活了?”何军气恼道。

  “不,尸体下面一定有东西。”秦忠道。

  何军上前一步,把那女尸连带那条蛇掀出来。与此同时,棺材的底部,掉落出一对金色的物件!仔细一瞧,那是一对金蛇形的金手镯!

  这样的首饰,还真少见!

  何军刚要捡,秦忠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可想好了,这种棺材里的玩意儿很邪性!”

  “我怕他个鸟啊?我们是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还怕这个不成?我说,连长,关键时候,你可别掉链子,你要不敢动,我来拿!”

  说着,何军就把那东西捡起来,揣进了怀里。

  不管怎么说,这一趟,算是没白忙活。

  他们把那两件东西弄出来以后,把其中一个给了东家,让他看着卖些钱,把儿子的喜事儿办的利利索索的、热热闹闹的。

  剩下的一个,他们准备找个大买家,卖些钱,换些生活用品、药品,带到山里去。

  当时他们以为,那事儿办的漂漂亮亮,不会出任何岔子。可是不可思议的事儿还是出了。*那件事儿就发生在东家儿子结婚当夜。

  当晚,他们喝的大醉,喜宴散去后他们就回去休息。刚躺了一会儿,何军那家伙就把秦忠喊醒,说咱们得去闹洞房,这是风俗,不闹还不好呢。

  当时,秦忠是坚决不去,可是何军非得拉着他去,于是他们就偷偷地跑进了人家的院子,慢慢接近新房。闹新房得先听听小两口说啥,然后再进门闹腾一阵子。

  可是,当他们把耳朵贴到门上的时候,屋里突然传来一声令人心惊胆寒的惨叫!

  当时,何军吓得脖子都硬了,秦忠感觉事情不妙,一把推开门,就闯了进去!

  进去后,只见新媳妇正已经躺在了床上,面目惨白,昏死过去。

  新郎官站在前呆呆地看着,惶然不知所措。

  秦忠问:“怎么回事?”

  新郎官从惊惧中缓过神儿来说:“我媳妇在解红绸腰带的时候,不知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她先是睁大眼睛,然后就是一声惨叫,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接着,他们赶紧找人,把新媳妇抢救过来。然后仔细查看房中各处,可是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这只能等新娘子清醒过来,问她了。

  新媳妇是活过来了,可是一夜之间就疯了!

  那女人醒来就说,解红腰带的时候,发现缠在自己腰上的不是红绸布,而是一条吐着红芯子的大蛇!她老是说,有条大红蛇缠着她,张着嘴,瞪着绿莹莹的眼睛,想要咬她一口。*大家都去劝,说是她看花眼了,哪里有什么蛇,可是那女人已经魂不附体,疯癫不可救了。

  自发生那件事儿后,他们觉得有可能是他们送的那东西惹了祸,所以心理都非常愧疚。

  于是就四处打听,看有没有高人,有没有破解之法。

  最后,他们就找到了一位黄先生,向其询问这事儿的缘由。

  那位先生颇有些道行,一听这事儿,他就直截了当给他们说:“你们一定是招惹了墓妖了。那条蛇就是墓妖,它会等待机会,报复那些盗走或者存留随葬品的人。”

  他们一听,感觉这事儿太邪性了,自己说不定也会被算计,于是求那人帮忙。

  黄先生说:“墓中之物,本是取之于民,埋在下面也是浪费,用之于民,也无过错。现在是抗日战争特殊时期,一切都可以特殊嘛。我就帮你们一把,把那墓妖收拾了。”

  那晚半夜,黄先生吩咐他们把剩下的一那个金手镯放在村后的一片空地上,焚十柱香。然后,他把一些黄纸,密密麻麻地摆在香炉周围。接着就让他们躲在一边静观其变。

  等了一个多时辰,也不见那条蛇过来。当时秦忠就怀疑那黄老先生是不是个江湖骗子。

  就在他们三人失落至极的时候,一个女人竟然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径直向着那香炉走去。秦忠怕那黄先生的布局误伤好人,就赶紧想制止。

  黄老先生,一把把他按住。厉声道:“别动!”

  就在这时,秦忠也感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因为那女人的穿着很奇怪,那根本就不像是现代人。

  只见那女人慢慢地接近香炉,最后,她猛地上前,一把将香炉拿了起来。香炉里的香立刻掉在地上,地上忽的腾起一团火焰,瞬间,就把那女人罩了起来!

  可是,他们并未见那女人喊叫挣扎。

  等火焰熄灭以后,他们上前一看,只见一条烧得皮开肉绽的红蛇蜷缩在地上!

  在行家看来,其实这种蛇索缠尸棺的葬法,就是尸妖合一,以尸养妖,以妖护墓的一种方式。

  在我淘鬼的经历中,曾经卖出过不少的墓将,下面,我就为大家讲述几件,自己的亲身经历的,与墓将有关的事情。

  说实话,关于供奉墓将的买卖,一开始的时候,我都是跟着小招学的。小招带领我做的几单生意,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因此,我就把这几个小故事记了下来,在此呈现给大家。

  那年九月份,我跟着小招去了贵州省剑河县的一个叫巫密的地方。在那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有关于墓将的一些东西。

  巫密,有个姓罗的人家。罗家是一个大家族,家中人口有二十几人,可谓人丁兴旺,儿孙满堂。

  罗家的主人叫罗水生,那年正好七十四岁,是整个家族中,最为德高望重的老人。

  我们在罗家的青瓦高屋中,见到了罗老先生。

  寒暄几句后,罗老就开门见山道:“我们罗家,是一个大家族,对于先祖,非常的敬重。家族墓地,修在一处风水很不错的地方,长年以来,家里都比较安生。但是,最近几个月,我感觉……感觉墓地好像出了点问题。”

  说到这里,他端起毛尖茶,示意我们喝一口。

  饮茶之后,我就问道:“罗老先生,既然家里没有出啥情况,墓地的风水也很好,您怎么就感觉出了问题呢?”

  罗老咳嗦了一声道:“近几个月来,下了几场大雨。在雨夜里,我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

  “梦?那您具体说一说。”小招道。

  罗老继续道:“我梦见自己躺在屋子里的床上,窗外,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不断。随后,我就听到门被敲响了,敲门的声音很小,好像怕惊扰我一般。

  于是,我就起身,走到门前,打开。

  我看到风雨中站着一个人,那人披着一身蓑衣,戴着一顶大草帽。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并未说一句话,然后就转过身,向着大门外走去。

  那个人的样貌很模糊,我看并未看清他的脸。但是,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意念,他好像是在告诉我,让我跟着他走。

  我不由自主地走进了风雨之中,紧紧地跟着他,走出家门,穿过村寨的巷子,踏上出寨的石路。

  我想追上那个人,问问他到底是谁,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可是,不论我怎么加快步子,他总是与我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后来,我就喊他。可是,那人依然是无动于衷地继续往前走。我记得穿过了一片树林,走过了一段河岸,最终,来到了一个狭窄的溶洞洞口。

  那人一闪身,进了洞,就不见了。

  我上前去,向里望了望。

  洞里一片昏暗,好像什么也没有。

  我迈进溶洞,扶着洞往里慢慢走着……

  走了一会儿,我发现那个人就正在前方不远地方看着我。

  可是,当我赶过去的时候,他一闪身,就进了一个岔洞。

  我站在岔洞的入口,往里瞧了瞧,瞬间,心里一阵惊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作品有个撸撸的按键每个号每天可以投一次,喜欢淘鬼笔记的希望都能每天帮我撸一下,右上角的追书就是收藏,大家喜欢请追书收藏,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书的最大动力!谢谢你们~《淘鬼笔记》群刚建,这是童邪们的鬼窝窝,欢迎来安家:群号:328390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