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易说:“这叫纸尸还魂。我会把那东西从小招身上分开,然后把它吸引到这纸符小人上,那东西就会误认为依然在我们身上。你把纸人关进盒子里,就等于抓住了那个仵作的灵魄。”

  我说:“你放心去做,这里就交给我了。”

  胡小易点点头,刚要走向黑暗处又回头道:“你小子可得给我机灵着点儿,那灯灭了,我也就完蛋了。你都快结婚生娃了,我他娘的连个合适的女朋友还没找到呢?”

  我向那盏鬼灯前凑了凑道:“你放心,我向这盏灯发誓,如果你能救了小招,我保准给你找个七仙女太当女朋友。”

  胡小易爬上一尊鬼偶棺,仔细向上方的黑暗中瞧了瞧,然后将索链甩到头顶的木梁之上,接着他就顺着索链,轻松地上了房梁,没入了黑暗之中。

  我坐在那盏鬼灯之前,注视着灯火,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我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胡小易和那个东西,十有八九会有一场恶战!

  三五分钟后,房梁上依然是一片死寂,不过我察觉到鬼灯的火焰却开始慢慢地发生了变化。一开始的时候,湛清色的火焰中央,开始出现绿豆大小的一个红芯。不一会儿,这颗红芯儿就开始一伸一缩地跳动起来,看起来,就跟人的心脏一般!

  我知道,鬼灯的这种变化肯定与胡小易所采取的行动有关。就灯芯的这种相对稳定情形来看,胡小易与那个东西交流的还算是比较顺利的。

  又过了几分钟,令人惊诧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鬼灯的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来越宽。最后,那火焰燃到了差不多有一片杨树叶子那么大!

  而灯芯的变化更加令人瞠目,它竟然慢慢变成了一个以小人的模样。虽然那小人只有花生米那么大,但是它的脑袋,四肢都非常的清晰。这个红色的小人,在火焰中,上下左右游荡着,就如同一条游在玻璃缸里的鱼一般,这简直太他娘的神奇加诡异了!

  我正看得出神,竟然把护灯这事儿给抛脑门子后头了。忽然觉得额头上一阵冷风吹过,接着那灯火忽闪了一下,眼看着就要灭。我赶忙用手去捂住,心里默念着千万不能灭啊,你灭了,胡小易做鬼也不会放过我!

  万幸的是,那灯火总算是被我给保住了,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可是,经那阵风一折腾,灯芯的那个小人,好像不是那么活跃了,就跟得了感冒一样,懒洋洋地漂浮在中央。并且,那小人的颜色,也有深红变成了淡红色。

  这是不是预示着胡小易败阵了啊?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这一切。

  就在我捂着灯,望向风吹来的方向的时候,我看到的是那堵雾墙。现在,那雾墙已经不再那么暗了,但是雾气在里面升腾穿游的速度,似乎是更快了。而方才的那阵风,正是从里面吹过来的。

  就在我出神地盯着那雾墙的时候,冷不丁,一个黑色的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然后就在黑雾周围绕飞着。

  我本以为那又是什么古灵精怪的东西,想不到那竟然的一只黑色的蛾子。

  还没等我把这口气松完,那蛾子再毫无征兆的情况,就如同一颗子弹一般,直接就射向这盏灯!

  @M酷匠:网rx唯W一¤正R版~,其O}他》都Lr是盗{版G;

  我暗道不好,本能得一转身,挡在了那盏灯前面。

  那蛾子正撞在我的背后,我直感觉一阵透心的阴凉袭来。

  靠,飞蛾扑火,我早该想到了。幸亏是一只,要是来一群,我还真对付不过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瞬时,眼前的雾墙里,又有黑蛾钻了出来。这一次,不是一只,而是一只接着一只地在往外钻!

  不一会儿,那雾墙的附近,已经集中了一大群黑的蛾子,它们就如同一小团黑色的乌云,伴着嗡嗡的响动,慢慢地向我这边的飘来。

  看来它们真是要倾巢出动,集团作战了。如果这么多蛾子扑过来,我自己都难保,更别说保住那盏灯了!

  眼看着黑蛾群的不断靠近,我迅速脱下上衣,准备随时阻挡那些黑蛾的袭击。但是当它们漂浮到我的头顶的时候,竟然就一动不动地停在了上面,并且那种嗡嗡声,也小了许多,最后直至消失了。

  即便如此,我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从这种死寂中,我有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预感。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等了许久,那团黑蛾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我刚扭动了一下已经酸痛的脖子,准备放松一下,不想那些蛾子嗡的一声,就如同黑色的雨点儿一般,向那盏灯砸了下来!

  这会儿我没有去阻挡那些蛾子,而是迅速将那盏鬼灯移道了另一个位置。那些蛾子“砰”砰到地砸在地上,扑了个空。

  我迅速拿起衣服,向他们抽打过去。刚刚抽打了几下,我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变成了黑色,接着,布料就如同风化腐烂了一般,瞬间成了布块,布条!我大吃一惊,心道,幸亏这次没拿身子去挡。

  那些黑蛾见扑了个空,迅速在空中集结起来,这一次,它们集结的地方,不是在那盏灯的上方,而是我的头顶。

  我心想,看方才那效果,如果被这群蛾扑上,那跟被泼一瓶儿硫酸没两样啊。到时候,只能捂住脸,放弃其他部位了。

  就在我捂住脸,做好被袭击的准备的时候,那群蛾并没有扑过来,而是发出了一种刺耳的震动声。这种声音虽然很小,但是非常的令人难受。我感觉似乎有无数条细微的虫子,不断地钻进我的耳朵,而然深入脑髓,瞬间我感到耳膜欲碎,头疼欲裂!

  这时候,我根本就顾不得脸了,而是两手紧紧地捂住耳朵,然后倒在地上,那种痛苦之下,我真想一头撞向那些鬼偶棺,把自己撞晕过去!

  幸好,这种声音持续的时间不是很长。当它彻底停下来的时候,我看到那盏鬼灯依然亮着,只是它的火焰小了很多,里面的那个小人形的灯芯,也逐渐变成了豆大的一点儿。

  再看头顶上的那群黑蛾,似乎乱作了一团,在它们中间,有个东西在飞舞着。

  仔细一瞧,那竟然是胡小易折好的那符纸小人。

  此时,那些蛾子,正疯了一般,拼命地撞向那个纸人。但是,撞上去之后,又消失的无形无踪。随着撞击数量的增多,纸人逐渐变成了黑色!

  当那群黑蛾彻底被纸人吸附以后,纸人就悠悠地飘落在了那盏青灯前。

  见状,我立刻上前,捡起那个纸人。收刚一抓住它,我就感觉自己抓着的并不什么纸人,而是一个活物!它竟然剧烈扭动着,想挣脱我的手!

  我拿出一个封鬼盒,把它放进去,然后盖行了盖子。紧接着,抽出一根红线,把盒子紧紧地缠绕了七圈。

  与此同时,我听到房梁上一阵响动。再看,胡小易抱着昏迷的小招,正沿着铁链,从上面攀爬下来。

  我跑过去,把昏迷的小招接过来,平放在地上,此时,小招已经基本上了恢复了原貌,只是气息非常的微弱。

  胡小易一屁股坐在地上,艰难喘息着,不断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汗。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惨白。

  “你没事吧?”我问胡小易。

  “我……我没事。逮住那鬼东西没有?”

  “在盒子里老实待着呢!”

  “我们赶紧走!”我胡小易急切道。

  此时,门口的雾墙基本上已经消失了。

  我背着小招,跟着胡小易就冲出了寝殿。

  下楼之后,胡小易点燃鬼灯,准备走出这诡异的七塔宗祠。

  刚走出几米,就听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动,回头一看,寝殿的大厅里,传出了火光!

  胡小易咧嘴笑道:“这种邪地儿,还是烧了的好,免得以后再害人!”

  出了邙山,我们先把小招安顿好,然后就去见孙先生。

  孙先生见到们带回来的那根青铜烟袋的时候,禁不住潸然泪下。

  “这……这的确是我爷爷的!”孙先生哽咽道。

  我说:“为了你的将来,你爷爷的确去了七塔宗祠,但是他在里面出了事……”

  孙先生摸索着那根烟袋,忽然道:“这烟杆里有东西。”

  随即,他就从里面抽出一卷儿长长的,淡黄色的皮纸。展开之后,皮纸上有些黑色的字迹。

  当我们看完那些字之后,才明白,孙先生一家人,为什么会被梦煞缠上。

  那纸上写道:“孙儿,爷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儿,我不希望你有什么不测。所以,我必须到来邙山的七塔宗祠找一样东西,只有那个东西,才能救你的命。

  说来,这些祸都是我们的祖上惹下的,我们这个家族,已经被纠缠了好几代了,每一代都有人因此而死。

  在大清朝初期,我们祖上有个叫孙图的人先人。孙图,身体强壮,是个练武之人,但脾气非常暴躁。

  有一天晚上,孙图去酒店里买酒,与酒店老板发生了争执,结果,失手打死了那酒店老板。

  在古代,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孙图还有一家老小。当时,孙图的父母已经年迈,两个孩子都还小,他要是没了,这一家子就没活路了。

  就在这时,有个过路人走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酒店的门。

  他看着孙图,孙图看着他,许久那人说:“人是你杀的?”

  孙图道:“是我杀的。”

  “为什么不跑?”

  “我想跑,我爹娘老婆孩子怎么办?”

  “可是,你不跑,也没活路!”

  孙图听后不语。

  那人道:“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我替你去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作品有个撸撸的按键每个号每天可以投一次,喜欢淘鬼笔记的希望都能每天帮我撸一下,右上角的追书就是收藏,大家喜欢请追书收藏,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书的最大动力!谢谢你们~《淘鬼笔记》群刚建,这是童邪们的鬼窝窝,欢迎来安家:群号:328390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