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小易接着道:“呃……现在这个世道,是经济大开放的时代。再多的钱,存在自己的手中,那都是死钱,都是在不断地贬值。只有将钱投入到市场经济中,它才会升值。比如说,投资房产,炒股等等。”

  这个胡小易竟然在马家祖宗面前扯起市场经济来了。我奇怪地瞪着他,心想,你扯这些有个屁用?马家祖宗生活的年代只有蔬菜市场,没有现代化的经济的市场,你给他们讲那么多,他们能听懂吗?

  胡小易白了我一眼,继续道:“所以,为了能让您的财富升值,我可能会带走您的一些宝贝,我会用它们赚更多的钱,到时候,我会十倍,百倍地还回来,您就当是给我入股投资了。”

  胡小易扯来扯去,终于绕到他的本性上来了。

  我说:“你要想拿什么就拿什么,马家祖宗不会出来阻止你的。”

  胡小易没有说话,他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就走了过去。

  当他走到正中央的那幅画像下面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他是看上了画像下面的两尊鬼偶。

  那两尊鬼偶都蹲着,双手举托着一个香炉。看样子差不多有十几厘米高。不过,看那成色,应该是金质的!

  就在胡小易伸手触摸到其中一个香炉的时候,就听头顶上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吓得我和胡小易不由得一哆嗦。都立在原地,缩着头,往上瞧。

  上面的昏暗中,隐隐露出的只有坐山的拱梁,别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扯了胡小易一下:“喂,是不是方才你的那些无良言行,惹恼了马家祖宗,它们显灵发怒了?”

  胡小易缓过神,注视着上方,阴沉道:“马家祖宗没显灵,倒是上面的东西有些安奈不住了!”

  说完,他一个箭步就冲上楼梯,噔噔蹬……就上了楼!

  酷匠&网唯一正{2版,其…l他@、都f是;盗v&版/

  我见势,立刻跟了上去。不知道马家这座祠堂有多少年月了,那楼梯踩上去,“吱吱呀呀”,摇晃欲坠。我在胡小易激起的一片灰尘中,冲到了二层,当时就忍不住干咳起来。

  胡小易站在在二楼大厅的的门口,警觉地注视着里面的一切。

  我抬头,看见这一层的房间,要比下一层大的多。而且,在厅堂的周围,放置着一圈的铁制的鬼偶。在每一个鬼偶的面前,都有一张木案,案子上摆放着黑漆白字的排位。看这样子,这些鬼偶之中装着的一定是马家族人的尸首了。

  在厅堂的左右,各有一条长长的廊道。廊道之上,白色的灯笼闪烁着惨惨的光。在廊道的北侧,是一间间的房舍,看那门窗的设计,估计所有的房间都是一样大的。胡小易仔细观察着地面,一言不发。

  我知道,他这是在寻找脚印。可是,这座寝殿之中的灰尘并不多,地上是很难留下脚印的。不过,胡小易的眼力就是好,他很快就在地上发现了被踩过的,微小的痕迹!接着,他抬头注视着东侧的廊道。

  东侧的廊道,在那些白色灯笼的照耀下,显得肃穆而幽寂。

  胡小易起身,悄悄地向着西侧的廊道走去。

  走近之后,我发现,廊道之中的房门都是紧闭着的,而且每一扇门上都挂着一把古式的铜锁。透过门窗那些镂空,往里瞧,只见昏暗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沿着廊道,我们一间房一间房地查看着,当走到廊道的尽头的时候,胡小易停了下来。

  我们记得清清楚楚,所有的房间都是锁死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进去!

  胡小易的脸色变得有些严峻起来。他伸手摸了摸一扇门上面的锁头说:“从大厅走到这里,你发现什么没有?”

  我说:“什么也没发现啊,就是门都上着锁,这证明没有人进去过。”

  胡小易摇摇头:“在我看来,它似乎进过这里的每一个房间!”

  我说:“啥?这锁头可不会骗人吧?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隔墙而入?”

  “人肯定没有这本事,如果不是人,那就不好说了!”

  胡小易的话让我的脖子一紧:“你到底啥意思?你是说……是说有个不是人的东西,进入过这些房间?”

  胡小易点点头:“而且,它还藏在里面!”

  我瞅着廊道里的这些门窗问道:“你说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胡小易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反正感觉非常的邪。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胡小易说着,然后走到每一个房间的门口,站住,静静地注视着里面。

  这时候,我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了,就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破门而出!

  在靠近廊道中间的一间房门前,胡小易停了良久。最后,他低声道:“它就在这间房里!”

  听了这句话,我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

  那扇房门也是被锁着的,与其他的并无异样之处。胡小易从拿出缠绕在腰间的锁链,套在那把锁上,用力一拉,那把锁头就滚落了下来。紧接着,门就“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

  胡小易抬手轻轻地把两扇门推开,然后就站在门口朝里观望着。

  这个房间大约有五六十多个平方,虽然里面光线非常的昏暗,但还能看清里面摆放的一些鬼偶。那些鬼偶有两种姿态,前面的一排,大约有七八个,都是头朝门,躺在狭窄的木床上的;后面有四排,每排十个左右,是站立着的。这些鬼东西看上去都显得非常的臃肿,就好像是一群邪恶的胖娃一般。

  另外,在鬼偶的胸前,都立着一个木制的小排位,上面写着人名。一见到这些,我们就知道这些鬼偶实际上都是装殓死人的棺材。

  胡小易说那个东西就在这个房间里,我许久都不敢踏入半步。

  胡小易慢慢地走进去,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些鬼偶的之上。

  “你怎么判定那个东西就在里面?”我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还是不敢相信他之前的那些话。

  胡小易指了指西侧的一个角落道:“你看那里。”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这才看清,原来在那片昏暗之中,还摆放着一张空床。

  “那不就是一张空床吗?”

  “上面的鬼偶哪里去了?”胡小易有些讽刺地问道。

  “呃……也许原本就是空的吧?哪家不留张空床,给客人备用啊?”

  胡小易道:“既然是空床,为什么还要立一个排位?”

  胡小易的这句话把我给问住了,他的意思是,原本那张床上是有那种鬼偶棺的,只是现在不见了!

  胡小易贴着墙壁,慢慢地向着那张空床走去,在距离那床两米左右的时候,他拿出手电,朝床上照了照。

  此时,胡小易的手电光已经非常的微弱,但是床上那种被重物压过的痕迹,还是很清晰地显现了出来。随后,他的手电光落在了床下。

  我看到,一个鬼偶棺,正在摆在地上。方才,只是因为光线和视角的问题,我们没见到它罢了。

  “现在知道方才那个巨大的响动是谁发出了吧?”胡小易问我。

  我有些结舌地回道:“知……知道了。这……这东西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落在地上?”

  胡小易深吸了一口气:“鬼偶棺当然不会自己滚落在地上,除非受到外力,或者内力的作用。不过,不论是外力,还是内力,这都解释不通。外力的话,门是锁着的,里面没有人,不可能是人为的;如果说是内力的话,那么这里面一定有东西!可是活物是不可能生存在这鬼偶之中的!”

  “你是说进入这间房里的那个东西干的?”我就忽然惊悟道。

  “目前,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可是,这种解释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鬼灯,都在小招的身上,这种条件下,我们根本无法证明那个东西真的存在。”我反驳道。

  胡小易轻蔑地笑了笑:“没有鬼灯,我一样能证明给你看,不过,如果我的证明方法捅了篓子,你可别怪我。”

  “你能证明那个东西的存在?怎么证明?你要把它请出来吗?”我有些担心起来,胡小易虽然见多识广,有些本事,但是这家伙做事是很少顾及后果的。方才在寝殿的底层,他看见那种金质的鬼偶就想揣起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胡小易从兜里拿出七根白色的小蜡烛,然后用火机点燃,先将四只放在这间房的空地儿的四个角落,剩下的三支在空地的中央摆成了一个正三角形。然后他盘坐在三支蜡烛的中央,闭目念道:“这位朋友,张是想见你一面,不知可否赏脸?”

  我一听,立刻急道:“唉,不是我想见,是咱们俩。你别把所有的事儿都扣我一人身上!”

  胡小易没有回答我,只是闭目,屏息着。

  这时候,我真有些紧张起来,俗话说的好,“请神容易,送神难。”于是又对胡小易说,“要不您就别请了,改日再说吧。”

  胡小易依然无动于衷。

  我心道,你就作死吧你,我先溜出这房间,躲起来再说!捅了篓子,你就自己堵吧!

  可是,刚后退到门口,身后的房门却意外地响动了一下。我忙回头看,原先只见大开的门,现在却成了半关闭状态。与此同时,屋子里的那六根蜡烛的火苗不再那么平静地燃烧,而是一闪一闪地左右晃动起来!

  我心道,看来胡小易动真格的了!

  “你确信能应付得了那个东西吗?如果你想跟我显摆一下,这就足够了,我承认你厉害!行了吧?”

  胡小易翻眼瞅了我一下:“现在已经晚了,请帖都要发出了。”

  说着,他从怀掏出一张黄纸符,在空中晃了晃,然后在蜡烛上点燃,抛向空中。燃烧着的黄符,在空中打着转儿,火星四处纷飞!

  纸符还没有燃烧完的时候,门窗外似乎刮进来了一阵旋风,门直接就给关死了!

  我继续退到门边,想拉开门,以便危机之时逃命。可是,手还没有碰到门的时候,床上的那些鬼偶棺却接连“咕噜噜”滚动起来。压得那些木床“吱吱”作响。

  当时,我就傻愣在了原地。

  胡小易站起身一把把我拉到了那些蜡烛的中央:“想活命,就站在这里面别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封面下有个噜噜,觉得好就点一个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