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大家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建议说:“大家不要被牛鬼蛇神的丑恶嘴脸吓倒,我们有为大的毛主席做后盾,还怕这鬼东西不成。为了以防万一,上了牛鬼蛇神的当,我建议:这次我们就抓一只回去炼了,如果牛鬼蛇神不敢与我们作对,我们再把这些东西全拉走,统统扔他娘的炼铁炉里。”

  大家听后,举得这不失为一个折中而稳妥的办法。于是就下手搬了一个铁质的鬼偶,带了回去。

  回去以后,他们当即就把那个鬼偶给扔进熔炉,加大火力,看看能不能炼出钢铁。结果,那个鬼偶很快就被融化成了铁水,期间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这总算让在场的人放下心来。他们当即决定,明天就带几辆大车,把那户人家的鬼偶,全部拉来,炼成钢铁。这样的话,他们村的钢铁产量就能超过其他几个村子,走在全国的前列。甚至,他们都想到了毛主席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多么的高兴,说不定还会让他们去北京天安门,亲自接见表彰他们。

  第二天,他们按计划把所有的铁质的鬼偶都拉了回来。不出两天,全部炼成了钢铁。出人意料的是,这种鬼偶炼出的钢铁的质量,要比之前出的好很多。

  上级领导听说这件事后,专门在总结大会上表扬了那几个人,并且希望他们再接再厉,继续为钢铁事业做出贡献。

  在领导的鼓励下,这几个人一下子来了劲儿。接着,他们干脆就套着马车去了那户人家,问他是不是把那种鬼偶全部交出来了。那户人为难道,所有的鬼偶都交出来了,真的一个也没留下。

  这时候,那个年轻人又建议道:“不如这样,你带我们去你发现这些鬼偶的地方,我们自己去挖。”

  那户人家无奈,最后还是说出我曾经带领村里人去找鬼偶的一些旧事,我把给供了出来。 随后,那些人就找到了我,要我带领他们进山寻找这种铁制的鬼偶。

  面对那些为了寻找钢铁,近乎疯狂的人,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那个年代,因为这样的事儿被打死,也无处伸冤的。于是就答应带他们进邙山鬼铃。

  那次,我总共带了七个人进邙山寻找那种鬼偶。不幸的是,那七个人进去之后,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出来。我之所以能出来,也是三天后被进山搜寻的民兵给救下的。

  听人说,我被救出来的时候,面目非常的恐怖。我的整张脸上的肉,几乎完全掉光了,白森森的牙齿和颧骨突露着,看一眼就令人不寒而栗。

  据当初发现的我的那个民兵回忆,当时他以为我死了,可是就在他和另一个民兵想把我的尸体抬起来的时候,我却一把抓住他的手,随即又“嘿嘿”地笑了起来。当时,那个民兵就被吓得瘫倒在地,另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也被吓的当场尿了裤子。

  后来,他们发现我的确还活着,于是就用一块毛巾盖住我的脸,将我抬出了邙山鬼岭。出了邙山,他们迅速找来一个大夫给我治伤。

  当初也有很多人商量着再一次进入邙山鬼岭,寻找其他人的下落。可是,当看到我受伤后的恐怖景象以后,他们救人的心思,完全被恐惧代替了。

  他们觉得,其余的人肯定也是凶多吉少,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进入,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有可能重蹈覆辙。于是他们决定,还是等我伤好以后,讲清楚我们一行七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再做进一步打算。

  大约三个月后,我的伤口逐渐愈合,元气也恢复了大半。不过,总体情况还不是很好,白天的时候,我总是神情恍惚,食欲不振;到了晚上,则精神紧张,惧怕黑暗,无法入睡。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经历过异常恐怖的事情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而留下的后遗症。

  其余六人的家属得知这一情况后,急速赶了过来。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想跟任何人提起我们可怕遭遇,但是见到他们失去亲人后的痛苦表情,我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向他们讲述了那次事件发生的大致经过。

  当初,我带着几个工作人员从邙山鬼岭西侧的一条小路上了山。大约走了十几里山路,我们在山岭中发现了一处谷地,谷地底部非常的平整,上面还种了不少玉米、高粱。那片谷地正是当年我带领村民捡到鬼偶的地方。

  可是,如今那些古怪的鬼偶都不见了。于是,我就带着那些人沿着山谷边走边寻找。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在谷地的南侧发现了一片古怪的建筑。

  那是一座很大的宅院,宅院里房舍成排,高塔林立,看着甚是气派!

  天色已近暗下来,大家一合计,走了一天了,个个都累了个半死,就先到里面休息吧。

  U酷sQ匠网√唯"o一x正版sR,7其他都w是4盗L-版B

  当一行人临近那大院后后,发现门前立着两个东西,那不是石狮,亦不是麒麟,而是一米八左右的高大的鬼偶雕像。那雕像一黑一白,长舌捶胸,手持铁链,一看就是黑白无常的造型。

  抬头一看门楣的匾额,上面写着“七塔宗祠”四个鎏金大字。

  接下来,我们中就有人就开始敲门。可是敲了大半天之后,也没见有人出来开门。

  当时我们想,谁会在这荒山野岭的祠堂里住啊,于是,有人就开始翻墙入院,打开了门。

  进去之后,有人很快冲到了一间房门前,用铁锹把门上的锁头给砸了下来,然后推门而入。谁知,进到屋子里的人,却如同见了鬼一般疯跑了出来,然后就痴痴傻傻,想说什么又说不出。

  当时的负责人一把揪住那人的领子,随即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那人受了疼,这才缓过神来道:里面有鬼!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禁不住望向那个黑洞洞的门口,谁都不敢吭声,更没人走动半步。片刻,领头的那人咽了口唾沫,大声叫道:他娘的,牛鬼蛇神都藏这里来了。现在咱们就去,把它们给收拾了。走,进去看看!

  此时,这种激励口号也似乎失去了作用,其他人依然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

  领头的见众人畏缩不前,于是边骂着其他人,边拿着点燃的蜡烛,小心翼翼地向房门口走去。走到近前,他先是用蜡烛仔细照了照,接着身子也是猛地一缩,脸色立刻变得煞白。看得出,他也被吓了一跳。

  但,他还不能退回来,那样太没面子了。缓了一口气,他看了其他人一眼,又试探着往里瞧了瞧。等看清里面的东西,长舒了一口后,冲其他人叫骂道:你们这群鳖孙,屎尿都被吓出来了,真是怂到家了。看我怎么收拾那些牛鬼蛇神!说完,他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

  见状,其他人这才慢慢靠过去,伸着脑袋往里张望。借着烛光,我发现整个屋子里密密麻麻地摆放了一种东西,这种东西正是他们想找的鬼偶。

  粗略估计,屋子里鬼偶的数量,也足有上百个之多。不过,这里摆放的鬼偶都非常的大,和成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是体型要粗一些。方才的人一定是看到这种东西,认为是鬼怪,才给吓着的。

  见到这么多铁质的鬼偶,而且还这么大,所有的人一下子又从恐惧陷入到了疯狂的兴奋中。

  兴奋劲儿过后,有人就提出来一个问题:在这荒山野岭的地界,建这么好的房舍,不住人,反而用来存放这种诡异的东西,这到底有着什么目的?

  当时在场的人都没上过几天学,根本就没什么文化,所以对于这种问题根本无法回答。他们弄不清楚,索性也就不再关注这个,反正他们来此的目的不是科学考察,而是寻找铁器的。

  后来,我们又查看了其余的宅子,里面的情况几乎与之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鬼偶的数量有所差别。

  当晚,虽然很多人觉得这种宅子非常的古怪,不愿意睡在里面,但是,这荒山之所,实在是别无其他去处。于是,我们决定将就一晚上。

  夜里,我们吃了些随身带的干粮,就在祠堂的一间房里睡下了。在睡觉之前,我们刻意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并且紧闭了门窗。

  可是半夜的时候却出了一件诡异无比的事情。

  我起来上厕所,端着一支蜡烛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愣住了。突然间,我感觉整个屋子里有些不对劲儿,因为当时我发现门是在里面插好的,而睡在地上的人却少了两个!

  之前,我看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人都是在这间打扫干净的屋子里铺好草席,一起躺下的。他们不可能睡了一会儿又换到别处。如果他们真是想到别处去睡,那么门一定是被房间里的人插好的。

  于是我转身回到睡觉的地方,叫醒了一个人,问他有没有见到其余两个人出去。结果,那人说自己一直睡着,根本不知道。随后,我又叫醒了其余的人,结果他们无一例外地否认看到过那两个人出去,更没有去开门插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两个人到底去了哪里呢?

  余下的我们五个人,望着满屋子的鬼偶,心里就开始发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