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太激动了……她越挣扎,我掐的越紧,最后她就不动了……

  其实,我并不是有意要杀她的,我是失手……

  怕事情败露,我就找来一个编制,把尸体装好,塞进去几块石头,沉到了树林边的一个人工湖里。

  这件事儿后,我就被那个浑身被头发包裹的东西给缠上了。

  夜里开车,有时候我会从车里的后镜中看到它,它一动不动地站在后座位上,头发一直垂到座位底下……

  后来,我发现在与那女人厮打时,扯下了她的一绺头发……那头发一直藏着后座位的夹缝里。

  接下来的每天晚上,我都备受着无尽恐惧的煎熬。

  我实在受不住了,所以就找到了你。”

  听到这里,吴春山道:“你杀了那女人,那女人身上的食发鬼对你产生了怨恨,所以,它就一直跟着你。我可以帮你赶走那个食发鬼,但是前提是你去警察那里自首!”

  翟道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能打开灯吗?我想在灯光里,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最后,我想给大家讲述一下,在我的淘鬼生涯中,亲身经历的两件事儿。

  第一件事:2001年,11月份,肖军找到了我。

  一见面,他就说,又遇上了一件非常棘手的案子,上面催得紧,专案组虽然加班加点,没日没夜地工作,但是案件依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到了约定的茶楼,喝了一口茶后,肖军就迫不及待地把几张照片递给了我。

  拿过照片来一看,那竟然是一具无头尸体!

  尸体趴在一个狭窄房间的地面上,鲜血从腔子里流出来,汇集成一大片。

  从尸体的穿着来看,那应该是一具女尸。

  其余的几张照片,都是这个房间里一些场景。

  我把照片放下,问肖军:“怎么了?找不到尸源,无法确认尸体的身份,严重阻碍案情进展?”

  肖军无奈一笑:“没错,这种情况很多。”

  我又仔细看了看其余几张照片,然后道:“被杀的这个女人,应该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吧?这是在……小旅馆里?她是个住宿的?”

  “你真有眼力!案发地,就在海城郊区的一家小旅馆里,而且是个黑旅馆。这个旅馆位于几条公路的交叉口处,人员流动大,管理非常的混乱。

  那是十一月五日的傍晚,天很冷。有个女人,带着帽子、墨镜,围着围巾来到了这个旅社,说是要租半个月。

  当时,老板就要看她的身份证。

  可是那人说,她的身份证忘了带,所以才来这种地方住的,几天后,她的朋友会把身份证,给她送过来。如果那老板愿意让她凑合今几天,她愿意付双倍的价钱。

  老板听后,心道,反正这几个月的生意也不好做,就答应了下来。

  在一开始的那几天里,旅店的老板也没发现这个女人有什么异常,出入的时间都很正常。只是,这个女人似乎总是把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的。这个老板,也只是在进门给她修水龙头的时候,不经意见过她的容貌一眼。

  旅店老板拿了钱,也不想多管闲事儿,结果不到一星期,就出事儿了。

  根据现场调查,死者为女性,年龄二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另外,据这个老板描述,死者圆脸……长的还挺漂亮的,面部肖像已经画好了。”

  说着,肖军把一张复印的死者的肖像递了过来。

  我看着肖像,肖军又道:“另外,还有一点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凶手带走了那女人的一些东西,包括,钱包、化妆品、死者的几件衣服,以及当初死者带来的皮箱。

  因为旅店老板说见到过这几件东西,案发现场没有发现,所以我们推测是被凶手带走了。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带走钱包,也许是钱包里有银行卡、车票、票据等能够证明其身份的东西,这个和带走那女人的头颅的目的是一样的。带走的皮箱是用来装头颅的,可是,凶手为什么要带走她的化妆品和几件衣服呢?”

  “凶手是个细心人,因为被害者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既然这样,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什么?抢劫?强奸?”

  肖军摇摇头:“没有被强奸的迹象,如果是抢劫,完全可以在外面动手,因为,万一失手,这女人就会叫喊,一旦叫喊,就会惊动旅馆里的人。另外,即便是真的有这方面的动机,也没有必要把死者的头颅带走!”

  “旅馆周围没有监控吗?”

  “最近的监控摄像头,距离那里有二百多米,而且天黑以后,根本就看不清画面内容。”

  我不是警察,分析推理,不是我的强项。我揉了揉太阳穴道:“说了这么多……你们是怎么看的?我是说,案件的性质。”

  “精心策划的谋杀!我们估计这个女人是和某人约好到那个旅馆的,他们之间可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凶手来的时候,就计划好了一切,包括随身携带斩首的工具。一切都显示,凶手是个反侦察能力非常强的人。也许,就是凶手选择了这个见面地点。

  但关于凶手的一切大都是些毫无证据的推测……眼下,只有先查明死者的身份,然后从死者的人际关系网入手,才是组快捷的。

  凶手带走死者的头颅,也许就是为了通过掩盖死者的身份,达到掩盖死者人际关系的目的……我在这里卡壳了……所以请你来帮忙。”

  我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然后道:“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在案发现场,我们找到了死者的一绺头发。这绺头发是沾着血迹的,从横截面上看,是被凶手用剪刀剪下来,扔掉的。通过DNA比对,头发,确实是属于死者的。”

  肖军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想让我通过养食发小鬼,找到那个女人的头颅!

  “你怎么懂得这些?”我反问了他一句。

  酷H匠网唯一正版}-,x其J他h、都%9是;0盗版O

  “之前,我们有过利用这种方法,破案的先例。”

  随后,我就带上家伙,跟随肖军去了案发现场。

  案发旅馆,正在接受非法经营的处罚。案发现场,一直保留着比较原始的状态。

  我大体看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况。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把椅子,一个类似于写字台的桌子,这些家具一看就是从旧货市场上淘来的二手货。

  血迹已凝结成了深黑色,在水泥地面上是铺展成一个硕大的扇形,看着就令人触目惊心。

  肖军把一个装着头发的塑料袋子拿出来,递给我。

  我发现那绺头发是自然色的,大概有二十厘米长,看样子,是经过拉直的。头发的中后端,颜色有些不一样,估计是沾染过鲜血的。

  “这些够不够?”肖军问我。

  “足够了……但是能不能养成,还得另说。”

  肖军道:“既然够用了,那么还有养不成的情况?”

  我说:“如果这个人本身就有一个食发小鬼跟着,那么,这些头发上,肯定是沾染了那小鬼的鬼气。被沾染了鬼气的头发,其他的小鬼,是不会再去碰的。”

  随即,我点燃了两支蜡烛和一支香,把切成小段的几根头发放在一张小碟子里,然后把装着小鬼的盒子打开,默念咒语,让里面的小宝出来。

  我点燃鬼灯,照了照那些头发,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吹灭了鬼灯,走出这个房间,带上了门。

  大约三四分钟后,我们推开门,重新走进去。

  此时,香和蜡烛都好好地燃烧着。

  肖军见那盘子里头发依然未动,有些失落道:“看来,被你说中了!”

  我没有言语,只是把香拿起来,放进小盒子,念声咒语,让那小鬼回到里面去。

  接着,吹灭蜡烛,点燃了鬼灯。

  当我把鬼灯的灯光照向那个碟子的时候,发现小盘子空空的!

  肖军惊讶道:“怎么又……又没了?”

  我说:“鬼吃过的东西,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只有阴阳眼,或者在鬼灯的照射之下,才能显现出来。你看,在鬼灯下,盘子是空的,这说明头发被我的这小鬼吃过了,原先死者的身上并没有食发小鬼。”

  肖军又欣喜道:“张是,这次你要是真能帮了我,我给你记一等功。”

  我说:“我不要什么荣誉,你把我这小鬼的成本价给我就行了。”

  “大约什么时候能有信儿?”

  我说:“先要养这东西几天,让它熟悉一下这头发的口味,差不多了,再把它放出去。如果死者的头颅被埋在了附近,那么两天之内,必有信息。如果那人把头颅烧了,那我们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所以,这几天晚上,你就在这里养这东西吧。等养好了,我再做下一步打算。”

  肖军点点头:“呃……你说的是,不过有件事儿,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什么事儿?”

  “你能不能在这里盯着,我一个警察,说不定那会儿就有任务,我怕自己在这里靠不住啊。”

  我靠!晚上,让我一人在这案发现场睡觉,虽然不怕,但是心里总觉得不自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