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帐篷,小招又让我和胡小易返回去,先把那具尸体搬离水岸,埋起来。一旦那尸鲧把尸体吃干净了,警方就无法确认他的身份了。

  》j酷Df匠k》网Y首L发

  干完这一切,已经到了后半夜,我们依然无法入睡。

  当得知我们已经确认那尸鲧就是罪魁祸首之后,胡小易的眉头还是紧皱起来。

  “怎么了?这尸鲧的咬伤,不好治吗?”我瞅着他问道。

  “这事儿还真不好办。尸鲧,是水妖的一种。喜欢吃腐尸,一旦被咬伤,伤者就会受到阴腐之气的侵扰,皮肤干燥起鳞,内脏会在半年内衰竭腐烂。要治这种伤,必须得用一种地妖来克制它。”胡小易道。

  “你说的这种地妖可是一种叫做灵甲公的东西?”小招接茬道。

  胡小易惊然道:“你也知道这灵甲公?”

  我问小招:“灵甲公是啥玩意儿?弄一只不就得了?”

  胡小易一笑:“灵甲公也叫地妖,或者‘守墓鬼儿’。这种动物喜阴,经常住在墓地的下方。在中药材中有一味药,叫做‘墓甲’。其实就是这种动物的皮甲制成的。

  这种药,对许多疑难杂症,特别是阴寒类病症,有奇效。更甚至,它能使一些已经衰竭的器官,起死回生。*如果说上次我们弄到那天灵菇的难度系数是五,那么弄到这种鬼药的难度系数就是九。

  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一克灵甲,可值千金。真能捉一只灵甲,那我们几发财了!现在的问题是,我有办法捉,但是没办法找到那玩意儿,”

  弄清了病根,我们的此次的任务就完成了。

  临走,袁淑妍这丫头非要跟着我们一起去玩。

  袁先生拿着一根大木棍站走到她跟前:“你这野丫头,再出去惹事儿,我就打断你的腿!”

  袁丫头道:“打断正好,我就座轮椅,你照顾我一辈子,更省劲儿!”

  胡小易走过来道:“你都不听你爸的话,谁敢带去出去玩?先好好学习,有机会,我们会带你玩个够。”

  袁丫头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得拿了胡小易的一张名片,死了出去玩的心。

  随后,我们出了铜锣坝,到了昆明。

  听说这种鬼药很难弄,陈先生恳请我们一定继续帮他,他说自己开着一家大公司,不差钱,他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自己的孩子救过来。

  见此,我们自然非常的感动,但是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美中不足是一般的常态。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小招突然提醒我道:“张是,你该问问你二大爷张道泉。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兴许有这方面的消息。”

  我一听,也在理。行不行,先搂一耙子再说吧!

  于是,就给我就拿出手机,给我二大爷打了过去。

  “喂,谁啊?”我二大爷扯着破锣嗓子喊道。

  我说:“二大爷,我是张是,最近您身体还好吧?”

  “张是?你这小王八羔子啊?别跟我套近乎,有啥事事儿,赶紧说!”

  “那我可就说了……二大爷,您知道哪里有灵甲公这种东西吗?”

  “不知道!”我二大爷回答的干脆利落。

  我一听,这就有问题。一般来说,我二大爷不知道的事儿,他反而会追问下去,不会这么干净利落地就否定了。

  于是我就接着说:“二大爷,不知道就不知道,我就问问。改天我去看您,我这里还有两瓶好酒呢,两千一瓶儿的,我存了个把月了,好几次想喝,都没舍得!好了,再见了,二大爷。”

  我二大爷一听,忙道:“慢着!你要那灵甲公干什么?”

  我一听这就有戏了,于是接着道:“当然是救人啊,人命关天,要不我也不急啊。您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给一句痛快话!”

  “没有……我打听打听再跟你说。”

  我说:“二大爷,谢谢您,您快点。过了今天,我非得借酒消愁,把那两瓶好酒喝了不可!”

  “你这王八羔子,就知道威胁你二大爷。我告诉你个地儿,那里兴许有这玩意儿,我上了年纪,一直没去找。你要是能找到,就去找吧!”

  我靠!看来不威胁这老头子还真不行!

  “啥地儿啊?”

  “山东泰安大汶口有个叫小鬼关的地方。”

  “谢谢您,二大爷。”

  “办完事儿,赶紧把酒给我送过来!还有,赚了钱,要分我一半。”我二大爷嘱咐道。

  “你放心吧!”

  我挂了电话,把情况跟他们一说,众人也非常意外。

  不敢耽误半刻,我们立刻坐车到了泰安,然后又辗转到大汶口。

  大汶口历史久远,当地还存留着一处古代文化遗址。所以,这种地方出现灵甲公,也就不足为奇了。

  到了大汶口,我们先休息了几个小时,然后打听着就到了我二大爷所说的那个叫小鬼关的地方。

  小鬼关,是一处很小的,两座低矮的丘陵组成的关隘。过了这关隘,就是一片平地,沿着庄稼地间的小路,我们就一直往里走。

  走着我就问他们:“我们不能这么瞎走啊,打兔子还得找片草窝呢!”

  *胡小易说:“灵甲公的巢穴并不难找,而且目标很大。我们只要关注着附近的坟地就可以了。”

  “这东西真住在坟地里?也太邪性了吧。”

  小招道:“胡小易,我可听说这玩意儿很不好对付,而且很危险,你有把握吗?要是让它溜了,我们可就再也找不到它了!”

  胡小易道:“放心,到时候,瞧我的本事!”

  不久,我们就在这块地上,找到了一片坟地。那片坟地很平整,而且面积很大,乍一看足有十几亩的样子。坟地上坟头鳞次栉比,松柏林立,一看就知道这片坟地有些年头了!

  胡小易说:“这坟地年头够久远,又是平地,也只有这样的地方能养得下那灵甲公了。”

  “接下来咋办?”望着这片荒芜的坟地,我问道。

  “吃东西,休息!”胡小易捡个平地儿坐下来。

  吃了点东西,我们就开始等着天暗下来。

  为什么非要在晚上捉那灵甲公呢?其实,这里是有说法的。

  灵甲公住在墓地下面,从不轻易露头。要找这东西,必须先依靠鬼灯,照出这玩意儿呼吸出的阴邪之气,才能确定它到底在什么地方。而鬼灯,只能在晚上才能发挥作用。所以,我们只能等了。

  天黑之后,我们点燃了三盏鬼灯,然后每人一盏,分头在这片坟地里照着。

  这一路上,鬼灯的火苗一直就摇摆不定。我明白,这是墓地中,阴邪之物太多造成的,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

  走出五六十米,我端的这盏鬼灯的灯光中,就出现了一团褐色的雾气。那雾气,就在一个坟头的周围,随风游荡着。不久又有一团褐色雾气从地下钻了出来,与之前较大的那一团融合在了一起。

  我走过去,朝着地面上照了照,随即我发现那坟头的角上,有个竖直向下的洞!

  洞很细,也就刚能放下一个鸡蛋。我也不清楚这是否就是灵甲公的洞,于是就喊他们过来。

  胡小易到来后,看到那团紫雾,就欣然道:“张是,你小子不赖啊,还真给你找到了!”

  随即,他查看了那个小洞:“这是那鬼东西的呼气口,别看这气孔小,下面的空间可大着呢!”

  确定了灵甲公藏身的位置,我们就开始用简易的铲子往下挖。刚挖下去两米多,下面就出现了一个约一米半的空间。

  端着鬼灯下去一照,这竟然是地下的一个墓葬坑。墓葬坑里除了一堆烂骨头,什么也没有。另外,还有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洞道穿过这里。

  胡小易指着那洞道说:“那就是灵甲公的通道,顺着这洞,我们就能找到它。”

  我们搭眼一看,那洞的直径一米不到,而且似乎是倾斜着延伸向远处的。

  “我们必须得钻这种洞子吗?”我惊讶道。

  胡小易摇摇头:“当然不能钻……”

  话音刚落,入口处的泥土忽然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而且,越落越快,面积越来越大!

  “要塌方!这回不钻也得钻了!快!”说着,胡小易如同黄鼠狼一样,“跐溜”一下,就钻了进去。我和小招不敢怠慢,紧跟着钻了进去。

  刚把腿缩进那小洞中,身后就传来一声闷响,整个墓坑“噗通”一声,就被上面的泥土给填埋了!

  向前爬行了四五米,终于来到了一个相对开阔的空间。我们停下来,依住洞壁,剧烈地喘息着。

  我缓过劲儿来就问胡小易:“你说这灵甲公的洞不能钻,为什么不能钻?”

  胡小易嘿嘿一笑:“我告诉,灵甲公这玩意儿不好惹,能在瞬间把人的身体给钻个大洞,比他娘的鬼都难对付。弄不好,命都得搭进去。

  现在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是强行进了人家的家门,我们是入侵者。若果这里面真的有灵甲公活着,你觉得它会热情款待你,然后把自己的皮甲扒下来,送给你当见面礼吗?”

  “那岂不是很危险,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我问。

  胡小易叹了口气:“有办法,把那玩意儿捉住啊。可是,工具都在上面,我没道具可用啊。”

  “这……这还要用道具?”我疑惑道。

  胡小易点头道:“到河里钓鱼,你还得栓个钩子呢。怎么,你还想空手套白狼啊?”

  小招道:“不防说一说,到底用到些什么物件,我们都可以想象办法?”

  胡小易无奈道:“这些东西啊,眼下咱们还真弄不到。想捉这种东西,用的不是网子,也不是夹子,那东西灵性十足,虽然它不能言不能语,但是它的智商比我们低不了哪里去。所以,捉这种东西,必须跟它斗智斗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淘鬼笔记》群刚建,这是童邪们的鬼窝窝,欢迎来安家:群号:328390678。作品有个撸撸的按键每个号每天可以投一次,喜欢淘鬼笔记的希望都能每天帮我撸一下,右上角的追书就是收藏,大家喜欢请追书收藏,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书的最大动力!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