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只听“哗啦”一声,那冥犬王的脖子就被胡小易的锁链给套住了。接着,他身体一跃就上了树,然后用力一拉,那鬼物的半个身子就给吊了起来!

  见状,我赶忙过去帮忙。

  可是,胡小易在树上,锁链在他手中,我根本就插不上手。

  胡小易还未在树上立稳,只见下面的那鬼东西身子一挺,用力一挣,朝着树上撞了几下。树木剧烈晃动起来,胡小易翻了个跟头,落了地。

  万幸的是,胡小易是从树枝的另一面落下的,这样的话,那个东西就被牢牢地吊起了半个身位。不过,它并未死心,而是狂躁地挣扎着,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低吼!

  胡小易把锁链在树上绕了一圈,然后死死地系在了树上。

  几乎是在一瞬间,周围的那些冥犬迅速向我们聚拢来。开始的时候,那些较小的冥犬并没有冲上来撕咬,它们只是同时抬起脑袋,张开了嘴!

  我一看这阵势就明白,它们这是要吐气!

  如果这里的每一条冥犬都吐一口污气,那么我们的感受,就跟被关进毒气室没什么两样。但是,现在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即便是它们不攻击我们,我们也很难逃脱那些污气。我不明白这些鬼东西,干嘛要吐气置人于死地,直接上来撕咬不是更直接吗?

  “别愣着,赶紧上树!”胡小易喊道。

  随即,我立刻跟着胡小易爬上了身边的那棵树。

  惊魂未定之余,再往下看。只见那些小冥犬几乎是在一瞬间涌到我们树下的,然后趴倒在地,紧接着,后来的冥犬在扑到前者的身上,如此重复叠加下去……就这样,这些鬼东西就像积木一般,在树下迅速堆积起来!

  我心道:不好!这群鬼东西还真够聪明的!它们要学着人一样,搞人梯战术吗?那样的话,不出几分钟,冥犬的躯体就会堆积到我们的脚下。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它们的堆积的目的并不是要对付我们,而是要救那条冥犬王。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那些冥犬已经堆积起两米多。就这样,硬生生地把那条冥犬王给托了起来。紧接着,冥犬开始撕扯犬王脖子上的锁链。

  锁链在树枝上剧烈地抽搐着,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动。胡小易见状,急忙俯身去拉那条锁链,只可惜,他慢了一步。就在抓住锁链的同时,下面的冥犬王也一下子挣脱了!

  挣脱了锁链的冥犬王在众冥犬的簇拥下,直直地注视着我们。随后,我听到那冥犬发出一声类似于狼的哭号,紧接着,所有的冥犬都开始昂着头,剧烈地吐息起来!

  这时候,胡小易拿出腰里别着的特制青光手电,往下一照。

  借着手电光,我也第一次看清了那些冥犬的满目。它们与一般的犬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毛色乌黑,身体枯瘦,目光迟滞,犬牙参差,面目狰狞无比。而那条冥犬王,除去身形巨大之外,跟其余的犬相比,倒是相差无几。

  此外,它们吐息出来的的确不是一般的气体,而是一股股黑色的雾气。虽然单个冥犬吞吐的量非常小,可是它们现在是集团军作战呐。在吞吐了几次这后,整个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团团的黑雾。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雾气在慢慢变多,变浓。雾气漂浮的高度在不断地升高!照此下去,不出五分钟,我们就得吸进这种冥犬的气息,然后倒下去成了他们的口中食。

  我对胡小易道:“胡大师,有什么真本事,就别藏着掖着了,再不表现,到了阎王爷那里,可就没机会了!”

  “我这人不到最危急关头,不会轻易显露身手的。方才与那冥犬王一战,想必你也看到了我的一些手段!”胡小易临死也不忘卖弄一番。

  “既然这是一些类似于鬼妖的东西,那么你就不能用手中的铁链解决问题,而是应该用那个什么道法啥的来解决它们!”

  胡小易扑哧一笑:“小子,你还真相信有什么捉鬼降妖的道法,那你就死定了!”

  争论间,我发现那些黑气聚集上升的速度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它们似乎是在加速升腾!而且,冥犬的吐息之声越来越剧烈,幅度越来越大!这会子,竟然已经漫到我们的脚下不到半米距离。

  “这些黑色的气体是什么?吸进去会死亡,还是只会导致昏迷?”我迫切想知道那些雾气的厉害。我想,如果落在那些冥犬的手中,还是先死去的好。到时候也免得再受身心的折磨。

  胡小易见我慌乱的样子,禁不住笑道:“万一吸进去,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不过,我看这些冥犬根本就不像是冲着我们身上的肉来的。”

  “不是来找肉吃的,难道是来打劫钱财的?”

  此时,胡小易手中的电光突然投向了远处。

  原来那个地方有一群冥犬正拖拽着什么东西往这边赶。此时,树下的名犬又自觉地闪在一边,形成一个直径两三米的空地。

  随后,那群冥犬把拖拽的东西放在了这个空圈之中。

  胡小易的手电光照下去,透过浓浓的黑雾,虽然我看不清下面那个东西的面目,但是大体形貌还是看的出的,那分明是一个人!

  酷¤“匠、网qd正版K^首!f发

  当那个人被拖进黑雾之后,那些雾气就如同一个泄了气的黑球,开始慢慢地向着那个人的身体上收缩。不出几分钟,树下的雾气竟然淡薄了许多,最后只剩下缥缈的一层,附着在那个人的身上。

  这时候,我却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我就担心下面的那个人是自己熟悉的。

  胡小易的手电移到那个人的脸上,那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在光照下,那张脸正由蜡黄色,变得越来越暗淡。此外,我发现他竟然穿着一身寿衣!

  胡小易见了道:“这尸体肯定是冥犬从墓地里拖出来的,死了都被狗咬,看来生前没少造孽!”

  光线再一次打到那个人的脸上,我发现他的面目已将完全变成了昏黑色,而且他面部的皮肤似乎胀起了一圈。咋一看,就跟胖了几斤似的。

  “这……这尸体怎么还长胖了?”我惊疑道。

  胡小易看的也是心惊肉跳:“马上就会瘦下来……接下来的这种减肥效果,非常明显,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果不出胡小易所说,当那尸体的皮肤胀到不能再胀的时候,突然从身体内部透出一丝丝的黑气,然后开始在这具尸体的周围翻动、徘徊,仿佛舍不得离开似的。

  随着气体的外泄,那具尸体迅速地消瘦枯干下去。当那黑色的气体不再翻动的时候,那具尸体已然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随即,那只冥犬王迅速走到尸体旁边,闭着眼,猛然张开大嘴,一口一口地把那些黑色的雾气吸入了自己的体内。看样子,那东西还非常的享受!

  见此情景,我不禁想到了旧时大烟馆里,那些烟鬼的模样。

  看来,这些黑雾与一般的毒雾有些不同。它们不是要把人毒死,而是会把人体内的精气吸收进去,然后发散出来,供那些冥犬吸食,以此完成它们进食的最终目的。

  胡小易道:“这种死法也不错。至少不会被肢解、啃噬,把尸体弄得一团糟。

  我说:“我求你,现在就把我杀了!我宁可烂在这山林里,也不想当干尸木乃伊!”

  胡小易砸着嘴道:“不好……得赶紧想办法解决那只冥犬王,等它吸食饱了,力量就会增加数倍,到时候,我们就完了!”

  说着,胡小易把手伸进帆布包,摸索了一阵子,拿出个一扎多长的东西。随后,他打着了火机,往那东西上凑了一下。接着那东西立刻就燃起一道火花。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个粗粗的鞭炮!

  还没等我捂住耳朵,他就把鞭炮扔进了那团黑雾之中,几乎在瞬间,“砰”的一声炸响传开。电光火石之间,我看到那团黑雾,一下子被冲散开来!

  胡小易的这一举动,似乎是彻底激怒了下面的冥犬王。在树下,它边转着圈儿,边低吼着。其他的冥犬也都迅速聚拢来,重新开始堆积!

  胡小易又从里面拿出几个大号的鞭炮,点燃后纷纷扔下去。这鞭炮虽然杀伤力不足,但是响动和小范围的冲击力却是很给力的。更何况,爆竹自古以来就有驱邪的作用。

  只见下面的冥犬一时乱了阵脚,有的被炸翻在地,有的停止不前,有的急速向后退去!

  下面的冥犬乱作一团,而且那黑色的雾气也消散的差不多了,于是就喊道:“我们怎么办?趁机溜吧!我他娘的可不想被吸成干尸!”

  胡小易道:“再等等,下面的鬼雾还没散呢!”

  这时候,不知哪里传来一声鸡叫。

  那些冥犬似乎是愣了一下!

  见此,胡小易欣喜道:“他奶奶的,原来这也可以,我有办法了!”

  “啥办法?”

  胡小易没有回答我,而是蹲在树杈上,捏着脖子,学了一声鸡叫。

  我一听,差点没笑出来,心想这胡小易也就这点本事了。一开始就耍铁链子,接着就放炮,现在没辙了又学鸡叫,他这连三脚猫的功夫都算不上。我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在这个行当里混的。

  胡小易学了几声鸡叫后,出乎意料的是,下面这些冥犬停止了骚动,它们似乎都在原地观望起来,等待着什么。

  “呃……这还真管用啊!”

  “别出人声,学鸡叫!”胡小易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随即,我也扯着嗓子学起了鸡叫。

  我们这一叫不要紧,骗得远处的真鸡也叫了起来。

  那些冥犬似乎真的上了当,竟然慢慢地向四处的黑暗中退去。而那只冥犬王,也意犹未尽地观望着,慢慢地走开了。

  学鸡叫,竟然有这么大的成效,我学的更带劲儿了。大约三四分钟后,下面已经不见了冥犬的踪影。

  我和胡小易却不敢大意,继续叫了一阵子,才逐渐停下来。瞬时,只觉得口干舌燥,嗓子都嘶哑了。

  我不解道:“这冥犬咋也也怕鸡叫?我记得这鸡不是怕狗吗?今儿个,这狗怎么怕起鸡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淘鬼笔记》群刚建,这是童邪们的鬼窝窝,欢迎来安家:群号:328390678。作品有个撸撸的按键每个号每天可以投一次,喜欢淘鬼笔记的希望都能每天帮我撸一下,右上角的追书就是收藏,大家喜欢请追书收藏,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书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