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苏洪德老人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

  老人住的房子并不差,宽敞的套间平房,里面各种电器一应俱全。

  进门后不久,院子里就传来了狗叫声,一直黑白相间的哈士奇狗跑了进来,对着苏伟就是一阵摇头摆尾,但显得并不是那么活跃。

  苏伟说,他父亲一走,这狗就让邻居家给照应着了,这不,我们一来,他就听见了。

  说着,苏伟拍拍狗的脑袋,介绍我道:“这是我们的客人,打个招呼。”

  那哈士奇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躲到了苏伟的身后。

  我立刻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狗一定是察觉到我身上带的鬼囊了,所以才不敢轻易靠近!没想到,这狗的直觉这么灵!

  这样说来,如果苏洪德老人家里进来什么邪物的话,那么这狗应该是先察觉的。那么,它为什么没能阻止呢?如果它叫几声,苏洪德老人醒来,也许就事儿了。

  于是,就向苏伟提出了这个问题。

  苏伟说,父亲的耳朵有点儿背,睡着之后,可能没听到。

  我在屋子里走动着,查看着里面的一情况,又问道:“平时,老爷子在家里都干什么?”

  苏伟道:“家里还有一亩多地,只有收种的时候才忙几天。另外,以前家里还养了几只羊,没事儿,他就去放羊。”

  “放羊?我怎么没看到羊呢?”透过窗户,我望向院子。院子里干净的很,就连一颗羊羔屎蛋子也没见着。

  “是这样,羊圈在另一个小院里,那院子就在我们所在的这坐房子后面。”说着,苏伟走进里屋,推开一扇小后门,就到了另一个院子。

  院子不大,房子破旧不堪,早已经年久失修,看来整个院子和房子都是用来养羊的。

  “这羊呢?”

  “前几天得病死了几只,剩下的都卖了。我父亲说,传染病过去之后,他再接着养。”

  查看完前后院,我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既然那东西三天两头地来找苏洪德的麻烦,那么就一定是有原因的,看来我只能在这里守株待兔了!

  正想着,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声音,我想一定是小招来了。

  不过,小招进来的时候,还带了另一个人:胡小易。这小子来的可真快!

  介绍完之后,胡小易就对我道:“张是同志,前期工作做的怎样了?”

  我一听,这小子的意思是说,我就是他一个给他打下手的,他在才是主力军。一时我就想发作,但碍于人家主顾的面子,我还是忍了下来。于是就说:“呃……胡大先生,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就等你来找这病根了。”

  “你觉得病根在哪里?”他反问道。

  我说:“这鬼咬伤,我还是认得的。至于那到底是个男鬼女鬼,老鬼小鬼,还得等你去鉴定!”

  小招见我们斗嘴,于是就走到我们中间:“我有一个办法,一下子就能把根找到。不知道你们配不配和?”

  “啥办法?快说!”我和胡小易追问道。

  “今天晚上,你就住老爷子那屋里感受一下。说不定,就能找到那个东西。”小招说完,又对苏伟道,“你放心,只要他们住进去,就一定能把那东西给逮住,只要逮住那东西,就找到病根了,这样才能做到对症下药。”

  苏伟一听,立刻道:“既然这样,不知道二位肯不肯……”

  听了这馊主意,我和胡小易的脸儿都气绿了!这是啥办法?拿我们的身体吸引那东西啊?一般的小鬼,我们根本就不放眼里,可是万一遇上一个难缠的家伙,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不过,这也不失一条解决问题的捷径,如果我和胡小易再说别的,雇主就要看低我们的胆量和能力了。

  天色已晚,苏伟说他还要回家照顾他父亲,就把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了我们。

  |3酷L匠r@网首发-

  小招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说:“客厅这地儿,就交给我了,到时候我们来个里应外合。我累了,先休息一会儿,你们该干嘛干嘛。”

  我和胡小易走进老头的房间,坐在床上,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

  那卧室也就二十多个平方,北面有个大窗户,拉着窗帘。床靠着东墙,南面还有一个写字台。整个卧室里都很整洁,而且,里面也没什么邪气。

  胡小易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事儿。

  我凑过去道:“胡大师,您可别睡着了,要让那脏东西给你来一口,真够你喝一壶的。今天我可见那老头的伤口了,触目惊心啊,估计真不好办?”

  胡小易猛地坐起来,正经八百地说:“你知道那是被什么东西咬的吗?”

  我说:“刚来的时候,你就问这个问题了啊。我敢打包票,肯定是被鬼咬的!”

  胡小易摇摇头:“你注意到这户人家的那条狗没有?”

  “注意到了,挺好的一条狗啊。”

  胡小易讽笑一声:“哼……你有没有注意到,那狗身上也有类似的伤?”

  “什么?狗身上也有这样的伤……这个我还真没注意到。”胡小易的话把我问愣了。

  “狗的身上至少有十处!”胡小易补充道。

  “鬼咬狗?”这真是诡异加邪门了!

  “我估计是那狗见到了那脏东西,为了避免主人受到伤害,它曾经和那玩意儿撕咬搏斗过。一般来说,这脏东西都是躲着鬼的,更不敢跟狗纠缠啊……”

  “那你觉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小易长出了一口气:“我还不能下结论,不过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今天晚上,我们俩可都得精神着点儿,万一遇上个应付不了的货色,我们俩谁都别逞能,还是保命要紧。”

  胡小易一番话说得我信心全没了,心道幸亏把他给弄来了,要是我一人单干,说不定会捅出娄子呢!

  墙上的老挂钟敲了一下,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胡小易抬手把灯关掉,整个卧室开始陷入一片昏暗之中。

  之后,我们就静静地在屋子里坐着,等待着那个东西的到来。

  零点的钟声刚刚敲响,我就听外面的那条哈士奇“呜呜”地了两声。那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我能感觉到它暗含的警告和恐惧。

  胡小易悄声道:“来了!”

  我悄悄地把随身的皮箱拉出来,把装着鬼探的盒子拿了出来。

  “你有几个鬼探?”胡小易问道。

  “一个啊?怎么,你想跟它玩玩?”

  “鬼探你用,把鬼将给我就行了。”

  我靠!这小子想的倒是挺美,还弄个大的!不过,胡小易身手比我要好的多,鬼将上他的身,肯定能发挥的更好。

  于是,我就把装着鬼将的盒子,给了他。

  “你会用吗?”我问了一句。

  胡小易没搭理我。

  他打开盒子,闭上眼睛,默念几声鬼咒,就把鬼将附到自己的身上。看他引鬼上身的手法,似乎比我还熟练。

  我打开箱子,把锁魂链拉出来,仍到胡小易的手上。鬼将上身,配上这锁链,不论多凶的小鬼,都得生出三分寒意!

  这时候,外面的哈士奇突然狂吼起来,这一次叫的很凶,很急,而且毫无章法,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有许多的不明物闯进了这座屋子,那条狗都有些应接不暇了!

  不容迟疑,我立刻打开鬼探盒子,让鬼探附身。

  随即,我和胡小易就站在这间卧室中,等待着那东西闯进来,我们倒要看看,那到底是些什么鬼东西!

  不到一分钟,那哈士奇的叫声逐渐就小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

  我心中暗叹,外面的那些东西竟然把那哈士奇给制服了!那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我捏着斩龙匕,紧紧地盯着卧室的门,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但是豆大的汗珠子还是不断地从脑门上落了下来。

  我们知道,外面的东西,随时都有可能闯进来!

  不多时,卧室的门突然响了一下,就如同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上了一般。紧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那些东西怎么没进来?

  胡小易知道情况有变,上前一步,一把拉开了门!紧接着,一前一后,我们就冲了出去!

  外面静悄悄的,就连小招也不见了!

  “小招!”我有些担心地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

  刚要冲出去找小招,胡小易一把拉住我道:“你看这地面上!”

  地面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淡蓝色的脚印!

  我知道,肯定是小招把特制的骨灰粉撒在了地面上,然后又被刚才进来的那些东西踩上去,留下的。可是,这脚印很特别,看上就跟狗的脚印差不多。

  难道那条哈士奇已经死了!如果它活着,在这间黑暗的屋子里,我们是看不到它的脚印的!

  “这是小招干的,她怎么擅自行动了?”我有些不安道。

  胡小易盯着地面道:“她这是在给我们留下线索,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她。”

  随即,我们就根据地上的脚印,寻了出去。

  走着走着,那种脚印不见了。其实,这并不是那种东西不见了,而是小招手中的骨灰没了,所以不能再继续让那些脚印显示出来。

  心里正焦急,胡小易一怕我的肩膀:“前面有灯光。”

  我抬头一看,不远处似乎有一片树林,林子里的确有灯光在闪烁。

  我和胡小易立刻急速奔了过去!

  走进树林,靠近那盏灯的时候,我发现那是一盏非常熟悉的鬼灯。

  这肯定是小招留下的,可是,这里依然不见小招的踪影!

  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就立在原地,屏气凝神,听着四处的动静。

  整个林子似乎是沉浸在黑暗的海底一般,所有的一切都被死寂和窒息所包围着。耳边传来的,只是我和胡小易一次又一次沉重的呼吸声。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谁都没有出声,似乎都被这种突发的情况给弄迷糊了,都在试图用最合理的解释,来阐释刚刚发生的一切。

  虽然,片刻之后我们周围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但是那种阴煞之气,却越来越浓重起来!

  我活动了活动筋骨说:“胡小易,咱们这么贸然跟过来,可是有些太大意了啊!你别忘了,现在,我们都是有鬼附身,我走的是一条鬼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淘鬼笔记》更新预告:灵獒,鬼药的一种。这是一种以腐尸养成的邪物,此物善于模仿死人的言行,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

《淘鬼笔记》群刚建,这是童鞋们的鬼窝窝,欢迎来安家:群号:328390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