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子里的老人见此,便认为是有恶鬼作祟,于是就去请了一位有名的巫师前来查看。

  巫师独自在寨子外待了一晚上,当然,那种声音也响了一晚上。

  天亮后,巫师对寨子里的人说,夜里来寨子里的是一群亡灵,因为寨子里曾经亏欠过它们什么东西所以才来这里扰乱的。必须把东西还上,此事才能休止。

  寨子里的人说:“近几年,寨子里都是平平安安,不曾对外有什么交往,怎么能欠外面东西呢?”

  巫师道:“此前,寨子的前方的山路上,有一巨石横在路口。那巨石是寨子里的灵石,能够阻挡那些东西,所以它们不得上门讨债。

  如今那巨石没了,它们便畅通无阻了。如果,不赶快把这件事解决,恐怕会日久生变。到时候,谁都无回天之力。”

  于是,寨子里的人就追问:“到底欠了谁?欠了什么东西?”

  巫师闭目道:“需三日才能得知。”

  接下来,巫师又在羌寨外待了三天三夜。

  第三天,天一亮,寨子里的人长者就避不及待地来到村口询问巫师,事情怎么样了。

  0酷2、匠Hq网#E正V版首H发(q

  巫师道:“我已经找到了这件事的起因,今晚定把这件事情解决好。”

  然后巫师又吩咐寨子里准备好铁锹、香烛、美酒、鞭炮、鬼钱等东西。寨子里的人自然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多问,忙速速准备齐全。

  天色将暗的时候,巫师带着几个年轻人出了寨子,然后直奔寨子里的葬地。羌人的葬俗多种多样,有水葬,有土葬,有岩葬,也有火葬等。因为处于山区,所以那里岩葬极为盛行。巫师带众人攀上岩壁,进入岩穴,然后就在那棺椁林立的葬洞里寻找起来。不久,他指着其中的一口棺材说:“打开它!”

  众人虽是惊异,但还是照做了。

  打开那口木棺之后,只见里面的尸体已经化为了白骨,就连衣服也几乎荡然无存。不过,看那尸骨的头发、以及其身上的饰品,应该是个女人。

  巫师见状,立刻让众人后退,然后他点起香烛,摇着青铜盘铃,默念咒语。不一会儿,他拿出一把剪刀,把那具尸骨的头发剪下来一绺,连同几块骨头,一件狼牙饰品,一小块棺木片放在一块大红布上,然后包起来,带回了羌寨。

  众人看得惊惧万分,但是都憋闷着,不敢吭声。

  回到羌寨,巫师又吩咐寨子里的人,除了已经安排好的人,其他的都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出来。此外,他嘱咐各家,一定要把自家的狗,关在房中,切记不可出放来。

  当晚午夜,那种声音再次响起来的时候,巫师令众人到寨口放了一挂鞭炮,然后将带回来的红布包裹,带到寨口,放在一把椅子上。接着,他让众人把围成一圈,在圈子中央点燃了熊熊的火堆。

  最后,巫师告诉众人,一会儿,将有事情要发生,大家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众人结舌答应着,个个已是脸色煞白。

  那晚,当那种诡异的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巫师便将香烛点燃,摇着盘铃,在众人围成的圈子中跳起了一种叫“叶隆”的巫舞。

  随着巫师舞蹈速度的加快,众人感觉那种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他们中的人说,直感觉周围凉风阵阵,鬼影重重,但又似乎是虚无无边,空无一物。

  就在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要失去控制的时候,巫师令众人将围成的圈闪开一个口子,然后把酒撒在那个装着骨骸的包裹上,接着把那包裹点燃,并且奉上了大把的鬼钱。

  那个包裹燃烧了一阵子后,忽然从里面蹦出一个小火球儿,围绕着那个火堆打着转儿。

  巫师默念几声咒语,把盘铃高高举起,摇晃了几下。只见,那个火球儿,顺着风,沿着寨外的山路,向远处飘去。随之,那种诡异的声音似乎是跟随着那个火球远去了似的,变得越来越小。

  巫师对惊呆的众人道:“拿起家伙,跟着那个火球。”

  众人忙照做。

  那晚,众人跟着那个火球跑了十几里山路。最终,那个火球在一处悬崖边上消失了。

  众人疑惑之际,巫师立在悬崖边上,远眺着,又摇动了几下盘铃。随即道:“我们绕下去。”

  绕到悬崖下,众人只见到荒草乱石,并未其他异常。

  正当迷惑之际,巫师将手中的盘铃摇晃了三下,清脆的铃声划破寂静的荒野,刹那间,那个火球一下子浮现在了众人前方。

  巫师操着羌语道:“‘世间万事有来由,羌人婚配从头语。理不讲来人不知,须将此事晓众人。自古男女皆婚配,此制本是木姐兴,所有规矩她制定,后人不敢有增减。一代一代传下来,羌人古规须遵守,纵然生死不由命,如今总算随人愿。’(此曲是羌人婚嫁的时候,巫师摇动盘铃唱的歌。这是羌人的一种风俗。”木姐”是羌族的婚姻之神。)”

  巫师反复唱着,慢慢走向那个火球。

  众人慢慢围过去,发现那里不过是一个被荒草护树叶覆盖的土石堆。

  巫师命众人把这个土石堆挖开。

  天亮的时候,大家只挖开了很小的一部分。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众人惊息不断。

  在那座土石堆里,竟然挖出了七具尸骨,一个散了架的轿子,另外还有七八件羌族乐器。

  见到这些东西,巫师才告诉众人,其实,这是一个迎亲的队伍,半道里出了事故,全部落下悬崖,被土石埋在了下面。而我们先前到岩葬里打开的那具棺材,就是他们要迎娶的人。

  听巫师讲完后,其中一人说:“经过您这么一说,我才想起很多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之前,寨子里有个姑娘,与外寨的一个小伙子交好。可是,姑娘的父母不同意,就打算通过抢亲的方式,把姑娘嫁给另一个人。

  姑娘不愿意,就私自与情人约好时辰,让那她上门来接她,她说自己必然跟着他走。

  可是,当天姑娘一直没等到自己的喜欢的那个人。此时,抢亲的到了,姑娘万念俱灰,就用年轻人送给她的一把短刀自尽了。谁知,她的情人,竟然是在半道出了事。”

  巫师带人回到寨子里,寨子里人闻知此事更是唏嘘不已。寨子里族长当着巫师的面叹言:“今后这寨子规矩,恐怕真的要改一改了。”

  走出李老汉的院子,我告诉村里人问题解决了。

  村长他们问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我就把事情的原委,跟他们讲述了一遍。最后补充道:“原来住在这里的一对老夫妻,为了能等自己的儿子回来,死后就埋在了山的北侧,正对儿子归来的方向。

  山岭的北侧正好存在一处风水恶眼,这不但没有让两位老人的灵魄离开,反而使得他们生前的怨念得到了加强,更甚至变得越来越阴邪。

  村里开山修路,破坏了这里的风障后,它们自然而然地就回到自己原先住的房子里来了。

  幸好,生前两位老人都是朴实纯善之人,否则,村里早就出大事了!”

  众人听后,不禁声声叹息。

  最后,村长还是有些不放心道:“这件事儿解决了,以后再有什么事儿,可咋办?这风水已经被破坏了,能不能想办法弥补一下。”

  某个地方的风屏一旦破坏,进行修补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被破坏的地方,埋藏鬼宫。

  在前面,我提到过,鬼宫这种石头分很多种,比如:奠基石、泰山石敢当、院子里摆放的风水石、村口的牌坊、门口的石狮、麒麟、家里的影壁墙等等,都属于鬼宫这一类。

  鬼宫一旦埋下,就相当于这个地方有了站岗的侍卫,那些脏东西,是不能随便的进入的。

  不过,各位要明白的是,只有请鬼入石之后,这些石头才会真正变得有灵性,才会起到看家护院,阻凶辟邪的作用。所以,制作一块真正的鬼宫,是有很多道工序,要耗费很长的时间的,以后我会给大家讲述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我告诉村长,在被开挖的那道山梁上,埋藏一个鬼宫就可以了。

  村长又问我那凶眼该怎么办?

  我说,想镇住山前的那只凶眼,必须沉放一只海尸,但我觉得没必要。因为人迹罕至的地方,凶就凶吧,只要不去或者少去就行了。虽然胡小易那里有一只现成的海尸,但我觉得好钢还是用到刀刃上的比较好。

  感激之余,村长托我帮着把剩余的事情料理好。

  随即,我就给小招打了个电话,让她准备好一个鬼宫,等待霍家岭的人去取。

  鬼药魔鬼说:“吃掉人类的不是我,而是他们愚不可及的理想。”

  ——《淘鬼笔记》《淘鬼笔记》载:“草药医身,鬼药医神。为鬼所伤,鬼药可医。”

  在淘鬼这个行当里混的时候,我也接触到了一些所谓的“鬼药”,赚了不少钱,也帮了不少的人。在此,我想给大家讲述,我所经历的两件事,这两件事都与两种比较邪门的鬼药有关。

  那天是清明节,我和小招准备给自己放个小假,到野外转一圈。

  下午,我们回到城里,小昭建议去西餐。

  我就看不惯她这崇洋媚外的心态,于是就说:“吃啥西餐?生活刚好一点,就忘了艰苦朴素的作风!走,跟我去路边摊上吃碗杂碎面!”

  其实,我也就跟这小妮子开个玩笑罢了。

  小招见我这么说,立刻就跟我翻了脸,非要让我带她去四星级大酒店吃一顿,不然她就不再理我。

  正跟这丫斗嘴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接过来,对方道:“您好,请问是张是先生吗?”

  我说:“我是张是,您是?”

  “我姓陆,叫陆卓,是一名中医。我是在您的淘宝网上,看到您的联系方式的。我想请您吃顿饭,顺便跟您谈件事儿。不知道,下午您有没有空?”

  我顿了一下,然后问道:“您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无功不受禄,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还是先问清楚再说。

  “这事儿有点麻烦,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的,咱们见了面再说吧。我在海昌大酒店二楼,定了雅间。您能尽快赶过来吗?”

  我说:“那好,您稍等。”

  挂了电话,见小招依然撅着嘴,满脸不快地玩手机。

  我说:“你刚说什么来着?”

  “至少去个四星级酒店,请我吃一顿。今天,我偏要治一治你这小气鬼!”小昭没好气地回道。

  我说:“四星级酒店算个屁啊,忒没档次了!去咱就去四点五星,或者五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