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三国时期,曹操每次驻军之前,都会找阵中高人,开天目,选好地点,再扎下主帅搭帐。

  公元208年,赤壁之战拉开序幕。据说,当时曹操为赢得战事的胜利,动用了各方面的资源,当然也包括一些方术之士。

  当时,军中有个叫左慈的人,此人深通道法,能占星观象,精通五行之术。于是,曹操就令此人观察山水形势,设下主帅大帐。

  左慈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他知道一旦曹操决胜赤壁,就相当于打开了通往江南的大门。这样以来,孙吴政权落败是小,江南无数百姓陷入一片水深火热、惨遭涂炭是大。

  于是他就故意将曹操大帐扎在了凶眼之上。最终,周瑜火烧赤壁,曹操落败而逃。

  后来,又有一个江湖术士来到洛阳,拜见了曹操。见面,他就告诉曹操说:“左慈该杀。”

  老谋深算的曹操笑而不语,他以为那人是嫉恨左慈,来诋毁左慈争风吃醋的。

  见曹不语,那术士继续道:“当年赤壁之耻,其实是因为左慈令人将主帅大帐扎在了一处凶眼之上,并且,那还是一个属火的眼!”

  曹操听闻一个‘火’字,便勃然大怒,终于在之后不就下令诛杀左慈。

  相传,左慈早就料到曹操会杀他,并且运用各种幻术,着实戏弄了曹操一番,才离开了洛阳。”

  骆驼岭在没凿开之前,就是一个很好的风水屏障,有效地挡住了那处凶眼所发散的凶气!这道屏障一旦被破坏,霍家岭遭受邪侵,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不过,除此之外,我觉得一定还有别的什么机缘巧合。

  我对村长等众人道:“事情并不难办,但需要村民们的配合。”

  一路之上,我早就盘算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村长说:“张大师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地配合。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配合?”

  我说:“过年的时候,村里都有什么风俗,您都知道吗?”

  “知道,知道。”

  “今天晚上,就按照过年的那一套,让村里人折腾一下。”

  村长不解:“今天晚上……要过个年?”

  我说:“过个假年,但一定要像真的一样,最主要的是动静一定要大。”

  村长虽然不解,但还是吩咐下去,让人买了鞭炮、香烛、火纸、贡品等东西。

  太阳刚落山,村长就让霍家岭的人放起了鞭炮。然后各家都准备好贡品,包了水饺,弄得跟真过年一样。

  此外,我还注意到一点。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许多村民都带着草灰、纸香去了村北的骆驼岭。

  我就问于大坤:“他们这是干嘛去啊。”

  于大坤说:“村里的人都是外人来,来的时候,祖坟中先人的遗骨都没带来,他们这是到山岭上,面对家人坟墓的方向,烧香烧纸,请先辈们来这里过年。”

  随即,我让于大坤把我带来的鬼符,贴在村民的大门上,但李老汉一家除外!

  李老汉见我不给他家门上贴,立刻就急了眼:“张大师,凭啥不给俺家贴啊?俺家可是闹得最凶的!”

  我笑道:“李大爷,正是这东西经常去你家闹,所以我觉得你家那宅子是有问题的。我想让那脏东西再去一次,看看原因到底在哪里。”

  李老汉听后,惊恐道:“那俺可不敢回家咧!”

  我说:“你和你的家人暂且出来,把房子空出来即可。”

  不一会儿,前去山岭请灵的村民都回来了,各自回家后。我让村长告诉他们都关好门,在家里吃饭。没有呃的命令,不准出门。

  随即,我就走进了李老汉家。

  我把大门,屋门都敞开,然后在堂屋了摆上了一桌子贡品,点上香烛。

  做完这一切,我就把随身带的箱子打开,取出鬼探盒子,让鬼探上了身。这样以来,不论什么脏东西,走进来,我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看到两个老人模样的影子,来到了门前,往里张望了一番,然后蹒跚着走了进来。

  进来之后,它们直接进了堂屋,坐在八仙桌两旁的椅子上,开始享用桌子上的贡品。

  享用了几口,那老婆婆突然就说了一句话:“咱家灿儿该回家过年了!”

  老头子一听,答道:“是该回来了!”

  “你去杀只羊,灿儿最喜欢吃羊肉!”

  老头子听后,从身上拿出一把刀,佝偻着身子,就到院子里去找羊了。

  老婆婆站起身,走出去,站在院子的中央,直愣愣地望着门口。

  我躲在屋子的暗角处,观察着这一切,随即我明白了。这两只老鬼一定是村民们请祖灵的时候,不小心请来的。而且,这里很有可能是这两只老鬼生前住过的地方。

  另外,从我的观察以及与于大坤的讲述来来,这两只老鬼一定还有个未了的心愿,那就是它们一直想见到自己的儿子。

  我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它们老两口生前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儿子就离开了他们,从此一去不复返了。以至于,他们到死之前,都没见到自己的儿子。由于心愿未了,所以才梦牵魂绕着这里。

  我从屋子的暗角走出去,老婆婆最先察觉到了我,它先是喊了一声:“灿儿。”接着,又厉声道:“你不是灿儿!你到底是谁?”

  见此,那提着刀的老头也围过来,把刀举起来问道:“你是谁?这是俺的家!滚出去!”

  我平静地问道:“你们知道自己是什么吗?”

  它们被我问愣住了。

  “你们老两口,早就死了几十年了,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里捣乱!”

  “死了!儿子不回来,我们是不会死的!”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你们的儿子干什么去了?”我转而问道。

  “当兵去了!去了东北。”

  “什么时候去的?去的时候多大?”

  “一九四二年当兵,二十岁。”

  “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现在是一九九八年,五十六年过去了,战争早就结束了,他没回来,肯定不会回来了。我理解你们盼望儿子回家的渴望,但是现实太残酷了……尘归尘,土归土,世间的烦恼本该在死后就了截了,所以我劝你们还是把这份心愿放下,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吧!”

  它们听后,一时都愣在了那里,随即就相互搀扶着靠在一起,发出了凄厉而哀痛的叫声。

  我想,它们肯定也知道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但是它们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对孩子的那种思念,使得它们冲破了生死的界限。

  我拿出一张送魂符咒,在它们面前点燃,当这张符咒燃烧完毕之后,它们会彻底忘掉一切,包括那种思念儿子的痛苦。

  我只能为它们做这些了。

  当符咒燃烧完毕的时候,它们开始向着门外移动出去,随即在黑暗中消失了。

  望着那两个消散的背影,我心道,飘零在外,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养育自己的父母。

  此时,我又想到了《淘鬼笔记》中记述的一件类似的诡异而感人的事件。在此,我想给大家讲述一下:民国时期,四川甘孜的一个羌寨里,出现了一件怪事儿。

  那座羌寨,正处于邛崃山区,交通甚是不便。原先,在去到这座寨子的路上,有一块巨石立在路中央,路过之人需绕行。羌寨里的老人都说,那块巨石不能移开,否则,寨子里会发生一些变故。

  但是,有一天,一群土匪从那里路过,打算进寨子发点横财,不想那块巨石碰坏了他们的东西,惹怒了这群土匪。于是,他们一气之下,就拿出炸药,把那块巨石个爆破了。

  自从路中那块巨石被清除之后,每当午夜的时候,寨子总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响动。另外,寨子里的狗,也都狂叫不止。

  开始的时候,寨子里的人以为是有狼或者是小偷进入了寨子,接下来就提高了警惕,还派了专人进行守夜。

  可是即便是如此,每到午夜的那个时刻,依然是如此。守夜的人,在寨子里四处搜寻者,最终什么也没发现。

  然而,没过几天,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开始只是狗莫名其妙地叫,而现在所有的狗都不叫了,而是在躲在房子的角落里呜呜地哭!那种哭声在整个寨子里回荡着,似乎还充斥着极度的愁怨,甚是诡异恐怖。

  半个月后,狗突然不哭了,而是变成了诡异的笑!那时候,寨子里人才意识到,其实狗叫和哭都不是最为恐怖的,那种诡谲的笑声,简直让人发疯。

  就在人们预感到似乎要遭受一次灭顶之灾的时候,全寨子的狗突然默不作声了。天黑之前,所有的狗就早早地溜进狗窝,或者跑到主人的床榻底下,不论怎么唤,用什么样的美食吸引,它们都是无动于衷。然后,就一声不吭地待到天亮。

  就在狗失声沉默的第二天午夜,另一种诡异的声音开始在寨子里响起。那是几种乐器相互交织而成的乐声。

  在羌地生活过的人,都能分辨出那种音乐是由羌笛、羊皮鼓、口弦和盘铃合奏出的。这几种都是羌族传统的乐器,用它们合奏出的音乐,都是粗犷、欢快、神秘。

  可是,在午夜的羌寨里听到的这种声音却是非常的尖厉、忧愁和缥缈。

  当时,寨子的人都起来看热闹,都以为是有什么喜事要发生;有的人甚至大骂这奏乐之人的水平是何等的低劣。

  可是寨子里的人走出来以后,发现那种声音是从寨外的山路上传来的,于是他们就打着火把,走出去看。

  当他们走到寨外的山路上的时候,并没发现一个人影。而此时,他们却又听到那种声音似乎是从山路的远处传来的。

  酷匠!)网唯¤$一!u正版v,K其+e他{Z都是I盗2版e

  这时,有人就胆怯了,立刻回到了寨子里。可是,有些胆大的人,则循着声音找去,不过,当他们找出很远的以后,终究没有找到那些奏乐的人。

  第二天晚上,乐声依然是如此,并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令人心惊胆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