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山间的草地上。

  一盏鬼灯亮在我的一侧,一柱手电光打在我的脸上。

  “醒过来了!”这是肖军的声音。

  我刚要说话,感觉嘴里似乎全是泥土,我咳嗽着吐了一阵子,然后道:“谁把泥塞我嘴里的?”

  此时,小招从一边儿走了过来,吹灭那盏鬼灯,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我漱嘴的时候,小招说:“你被拖进鬼圄了,差点儿被活埋!”

  此时,我才想到了经历的一切。

  “找到那十三个埋煞的坑了吗?”

  “都找到了。”

  我起身,拍打着身上泥土,发现所有的风铃,都被红线串联了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就算是暂时震住了地下的那些恶鬼!

  而且,小招他们已经挖开了五个坑洞,其他的八个,也都用石灰做好了记号!当十三个阵坑都被挖出来以后,这个鬼阵,就算是被彻底破坏了!

  果然,每一个阵坑里都有一个二十公分左右的长方形木盒,盒子里有一块人骨,以及一张黄色的纸符。

  很快,我们把十三个小盒子都挖了出来。

  紧接着,我们开始查看小盒子上的那些鬼符。

  可是,鬼符上只是一些符文,并没有布阵人的生辰八字!

  小招疑惑道:“这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有?”

  肖军道:“这种东西,一旦被我们拿到,那就是铁证!那人怎么会轻易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呢?”

  我说:“要布这个阵,必须要写上的。否则,他就无法控制这个阵”

  小招突然憬悟道:“我知道了,拿水来!”

  我把半瓶矿泉水递给她,她把水倒在了一张鬼符之上。鬼符湿后,上面隐隐约约地显露出一些字迹,而且越来越清晰!

  最后,我们终于出了上面的文字:“罗枫,乙酉年,丁丑月,丙戍日,亥时。”

  小招见了道:“这个人是一九七零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出生的。你们调查的人中,有没有一个叫罗枫的人?”

  肖军道:“罗枫?对这个名字,我好像有点儿印象!他应该是学校的老师。”

  “老师?你赶紧给学校打电话,确认一下!”我催促道。

  肖军拨通了于校长的电话。

  简单问了几句,最后确认,罗枫的确是学校的老师,而且周春敏和于蓝都是他的学生。

  随即,肖军给局里打电话,让他的同事,立刻控制住罗枫,连夜进行突击审讯!

  第二天九点,我接到了肖军的电话,说中午请我们吃饭。

  到了预定的酒店,我们发现于校长也在座。

  坐定之后,我就问肖军:“找到罗枫吗?”

  肖军有些无奈道:“我的同事赶到罗枫家的时候,他刚刚跳楼自杀!”

  @看正版8章(A节上酷……匠U网√H

  “自杀?”

  小招道:“当我们破坏那个邪阵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暴露了。”

  “临死前,他留下了一封遗书。”肖军说着,他把那份遗书的复印件递给我。

  我打开一看,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前年三月,她第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课堂上。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心,就被他牢牢地俘获了!

  为了能够接近她,我以各种理由,找她谈话;为了博得她的好感,我把她的作业、试卷的分数打得高高的。

  我们的交往越来越频繁,通过与她的交流,我知道她是一个来自山区的孩子,家里还有一个上学弟弟,一个身体不是很好的母亲。父亲在城里打工,维持着一家的生计。

  于是,我就告诉她,她的学费,可以由我来交。

  她问我,为什么要帮她。

  我说,我也说不清,只是有一种想帮她的冲动。

  当我把她的学费送到她手中的时候,她没有推辞。但她告诉我说,以后她赚了钱会还给我的。

  一开始,我对她没有任何龌龊的想法,我只是想寻求一种情感上的安慰。

  我与妻子结婚至今,从来都不曾有这种美好的感觉。她的出现,让我的生命又一次焕发了生机。

  我决定好好地珍惜这一切,直到她毕业,离开这里。

  可是,当她真的要毕业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又是那样的痛苦。

  终于有一天,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多喝几杯,没有住自己的情绪,把自己的情感处境,告诉了她。

  她的反应很平静,她告诉我说,她会尽最大的努力安慰我,报答我对她的帮助。如果有一天,我离婚了,她会来陪伴着我。当时我告诉她,我对她是真心的,我会对自己所说的一切负责。

  之后,我们有过几次同居。

  后来她就问我什么时候离婚。因为,她马上就要毕业了,而且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家里人正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她不想把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直拖延下去。

  谈到离婚,我无法给出一个期限。因为,我是一个大学老师,我必须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另外,我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都是因为妻子家人四处奔走,尽力帮我的结果。因为我和她一样,家庭贫贱,无权无势。一旦与妻子离婚,或者妻子发现我所做的一切,我就会失去一切。

  我没有给她一个期限。

  她开始逃避我,不与我见面,不接我电话。

  有一天,有个叫周春敏的学生来找我,她私下里告诉我说:“于蓝怀孕了,你看该怎么办?”

  当时,我就提出希望能见于蓝一面,与她好好谈谈。

  周春敏果然把于蓝带来了,我想,还是先把她们稳住再说,于是我们私下里签了一个协议,在协议中,我保证两年之内与妻子离婚,然后与于蓝结婚。并且,她们保证不对外人提这件事。

  周春敏是个精明的孩子,她还偷偷地把我们的交谈录了音。

  至此之后,我就对她们的这种逼迫产生了反感。

  但,我并未萌生杀意。

  杀意的萌生,只是因为一件事。

  有一天,于蓝告诉我周春敏与男朋友的感情产生了危机。

  据说,周春敏是男朋友家很有钱,而且那人的心还很花哨。

  周春敏是个要强的女孩子,她不会容忍自己的男朋友做这种事情。当然,她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喜欢的是那样一个人。

  于蓝这么一说,我就心里就萌生到了一个想法。我的祖父是个风水先生,无意间,他曾经教给我一个布设邪阵的方法。

  于是,我就告诉于蓝,我可以帮周春敏请个桃花妖,一旦成功万事大吉,如果失败,会有意外。让她自己想着来。

  我知道,依周春敏的性格,她肯定会答应。

  于是我就告诉她们怎么去请,其实她们落入了我设下的一个圈套。

  我的目的,就是借助周春敏的手,杀了于蓝。在此之前,我已经把我们签署的那份协议拿了回来。我想,周春敏也不会说出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她至死都会维护自己的尊严,她不会让人知道,她那样美貌的女孩子,竟然为一个不把她放在心上的男人请桃花妖!

  我承认,为此,我破坏了学校的奠基石,这是我计划的一部分。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今晚,我知道自己布下的那个阵被破了。

  这就意味着一切都败露了!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包括继续活下去的资格!

  如果死后能够遇上于蓝,我一定会向她忏悔,如果她同意,我将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照顾她!

  我想,那时候我可以抛弃一切杂念,避开世俗的纷扰,全心全意地对她好!”

  看完这份遗书,我就问肖军:“于蓝真的怀孕了?”

  “尸检结果显示于蓝没有怀孕。”

  “她们在试探罗枫?”

  “可以这么讲。”

  “这个案子,你们打算怎么办?”

  肖军显得有些无奈:“我们会把所有的调查结果一并上交,至于法院怎么判,那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不过,按照之前类似的案例,周春敏不会被判死刑。也许时间很短,也许很长。”

  最后,于校长又催促我,赶紧给他们学校弄块新订单奠基石,安放好。

  另外,他还提到说,建学校的时候,工地挖出了不少无主坟,尸骨什么的都随便处理了。最近,学校里也总是不安生。问我是不是重新安放奠基石后,都能好转。

  我告诉于校长,奠基石安放好以后,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他要是还不放心,也可以在常出事儿的一些教室或者宿舍里安放一些小鬼,以此来确保平安。

  于校长听后道,那就按你说的做,我们就怕学生出意外,要的就是一切平安!

  后来,在肖军的安排下,我又见了周春敏一次。

  刚坐定,我还没开口。

  周春敏阴鸷地笑道:“你把一切都查清楚了?”

  我说:“你为什么不把事情的原委都说出来?”

  “你觉得呢?”周春敏反问道。

  “你不像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我觉得你不会为了隐藏请桃花妖那件事,才刻意隐瞒这一切的!”

  周春敏愣了一下:“你猜对了!但是,我不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任何人。”

  最终,我也没有从周春敏那里得到她隐藏这一切的真正动机。

  但是毋庸置疑,她心中一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随后,我记下这件事。我希望读到这个故事的人,做一些猜测,帮助我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周春敏心中到底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秘密呢?

  帮着于校长安放完奠基石,供奉完几个小宝之后的第三天,我又接到了于校长的电话。

  电话中,于校长说,最近他老家那边出了点儿事,问能不能去给安放一块奠基石。

  我说,奠基石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必须对症下药。接着我又问他老家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于校长说,如果我有时间,他会找一辆车,直接把我接过去。到了那里,有人会给我解释。而且,他坚信,我所卖的这些东西,一定能够解决那里的问题。

  我心里莫名其妙,放下电话,收拾好东西,就等着来接我的人。

  上了车之后,那司机开车一溜烟跑了几百公里,直接把我拉到了安徽省的霍山县。

  路上,通过于那司机交谈,我知道那人叫于大坤,是霍山县,霍家岭人。这个于大坤,是于校长的侄子。正是于校长打电话,让他来接我的。

  接下来,我就问他,到底咋回事儿啊?

  于大坤说,他老家是霍山县,霍家岭的。霍家岭地处大山之中,交通很是不便。

  几年前,生活条件好了,全家都搬到了合肥。不过,在霍家岭,还有不少的本家人。

  所以,于校长这次请我来接你,也是为了帮自己的本家解决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