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走出去四五十米的时候,那种霾气眼看着就要压倒我们的头顶上了。手电照上去,我感觉我们就如同是走在了厚厚的冰层下面一般。

  这些还不算,此时,我们的周围,也逐渐出现了这种东西。走在其中,每个人都有一种被困住的感觉。

  小招道:“好了,我们到了。”

  随即,她让我们把手电全关掉。

  然后,我们围成一圈,闭目面对着那盏鬼灯。

  我知道,接下来小招就要带我们进入那条鬼道了。

  过了一会儿,那盏鬼灯突然“噗”地一声灭了!

  听那声音,就好像有故意用力把它吹灭的一般。瞬间,夹杂着一股诡异的阴冷的黑暗,把所有的人一下子就笼罩住了。

  我们都大气儿不敢出地僵持在原地,似乎都在等待着将要发生的事情。耳边除了每个人粗重的呼吸声,以及自己“砰砰”的心跳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见没有任何突发情况,我睁开眼,把腰间的手电拿出来,准备打开。可是,当按下开关之后,我发现手电光线非常的暗淡,似乎是很快要没电了。

  “这他娘的什么牌子手电啊?是不是买到山寨货了?”我就问小招他们。

  这时候,他们也试图打开自己的手电,但是他们的手电同样也出现了这种状况。刚才的时候,手电还好好的。这会子,怎么说罢工,就集体罢工了?这不符合科学道理啊!

  肖军摔打手电说:“这手电在哪里买的?等我们出去,带我去把那店给查封了!”

  小招异常平和道:“你们不用着急,我们已经走到了鬼道之上。在这种诡异的道路上,发生什么情况,都不为怪。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已经与之前的现实环境相差甚远了。”

  听了她的话,我不再鼓捣那破手电,于是仔细看了看周围。

  这时候,我们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周围的黑暗环境,再加上手电的微光,四处影影绰绰的情景,还是能看的清的。

  ;酷●匠Sb网首发^

  只见,我们已经处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境地之中!

  周围的树木不见了,我们的头顶和左右都是那种阴霾之气。我们似乎进入了阴霾之气中的一条蛇形通道中。

  对于鬼道,我早有耳闻,所以也不是很紧张。但是肖军见到这些的时候,心里似乎就有些发毛了。他神情紧张地绷着脸,慢慢地伸手探入身边的阴霾之中,当手指进入的时候,他似乎感觉没事儿,接着他把手掌神了进去,结果,依然无碍,最后他瞅了瞅我们,把整个手臂都伸了进去!

  接着,他得意道:“这就是鬼道啊,你们看,一点事儿都没有。我看这鬼道也没什么可怕的吧?我们穿过这些雾气,就事儿了!”

  就在他想把手从阴霾中抽回来的时候,脸上的春风得意,一下子变成了寒雪冰霜!

  只见,他用左手抓住右手的上臂,用力往外拖拉着,但是,阴霾中的那只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了,怎么也拉不回来!

  瞬间,肖军的脸色剧变,在这样阴寒的环境中,他的脑门上,竟然出现了豆大的汗珠!

  “快……帮我!呃……什么鬼东西把我的手抓住了!”肖军痛苦地叫喊起来,面色扭曲地看着我们。

  小招着肖军,一言不发,就如同在看一场表演。

  我要过去拉肖军,却被小招制止,然后小招才道:“把鞋子脱掉,把脚伸进去。”

  “啥,还要把脚伸进去。”肖军不解道。

  “要活命,赶紧照做!”我知道,小招肯定有她自己的想法。在鬼道之上,一旦出现被鬼爪住的情况,你越帮忙往外拉,小鬼就越来劲儿。

  当肖军把鞋子才下,把双脚伸进去的时候,手臂的拉扯果然消失了。

  肖军赶紧把手臂收回来,结果,我发现他这条手臂上的衣服几乎已经被扯成了布条,那样子,直接拿去当拖把拖地都成。

  此外,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手臂上竟然布满了一道道的血痕。而且,有几道血痕已经渗出了鲜血!

  肖军心有余悸地坐在地上,缓了口气,问道:“刚才拉我的,是些什么鬼东西?”

  我说:“大街两旁都是民宅,这鬼道两边当然是鬼宅了。你把手伸到进鬼宅干什么?想偷鬼的东西啊?让那些脏东西抓现行了吧?”

  肖军瞥了我一眼,还是不相信:“我把脚伸进去,怎么又事儿了?”

  小招笑道:“你脚臭呗,鬼都受不了!”

  肖军一听,欣喜道:“幸亏三天没洗脚了!”

  《淘鬼笔记》中讲:“遇鬼道,不可强行。”

  意思就是说,你不小心走进鬼道了,一定不要仗着自己的胆子大,用蛮力强行冲撞,这样,会出大事的。

  八十年代的时候,我的一个邻居遇上了一件怪事儿。

  走夜路的时候,走进了一条巷子,走着走着,巷子到了尽头。

  以前,他走过那条巷子,是能走出去的,而现在却被一堵墙给挡住了。

  当时,他就想到了这是肯定是鬼打墙,自己一定是走到鬼道上来了。

  他没有惊慌,而是坐下来,抽着烟,等待着天亮。

  在此期间,有一个骑摩托车,以及一辆面包车经过。

  摩托车和面包车的速度太快,车没刹住,就钻进了那道鬼墙。

  我那邻居以为冲过去没事儿了,于是起身,试探着,向那鬼打墙走去。

  这时候,鸡叫三声,天就要亮了。

  眼前的鬼打墙,也在瞬间消失了。

  他走过去一看,在鬼打的墙壁的后面,有一处工地工地,工地上已经挖好了一个深深的基坑。深坑里,一辆摩托车和一辆面包车,已经被摔散了架!车上的人,都已经没救了!

  因此,敬告各位,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千万不要强行通过,因为你不知道这鬼打墙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凶机!

  这么一折腾,肖军彻底老实了,紧紧跟在我们身后,大气儿不敢出。

  沿着这条鬼道走了十几米,转过一个弯儿,几个亮点儿出现在了眼前。

  靠过去一看,只见鬼道的边上,竟然还摆放着几盏油灯。

  我和小招停住脚步,对视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这条鬼道绝对有人为的因素。

  “怎么了?”肖军奇怪道。

  我说:“这条鬼道有人为的痕迹,也就是说,对方已经预见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而且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说不定,前面还有个坑儿,等着我们跳呢。”

  “我们想办法出去不就行了?走出这条鬼道的办法,你们总归有吧?”肖军一听这话,心更虚了。

  小招道:“出去倒是不难,可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我们之所以能走到这里,都是依据探鬼所探好的路。也就是说,进入周春敏宿舍的那个东西,就是从这条道上出去的,我们这是顺藤摸瓜走过来了。你说,这藤都摸了一多半了,还要不要瓜吧?”

  肖军顿悟道:“瓜,当然要了。”

  小招道:“所以,要找到周春敏去过的那个不干净的地方,我们必须一条道走到黑了。即便是前方有陷阱,我们也别无选择!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随即,我们点亮鬼灯,沿着这条蛇形的霾道,继续向前走。

  刚走出去十几米,鬼灯突然间左右摇摆起来,而起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动。我知道,这是鬼探在告诉我们,这里就是那个脏东西的藏身之地。

  小招道:“我们到了。周春敏来过这里,就是在这个地方,接触到了那个脏东西。”

  我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眼前出现了一个立方体的木架。

  这木架差不多有两米多高,木架里面挂满了金属质的风铃儿。那些风铃死气沉沉地挂在那里,没有一点儿动静。

  肖军见到这东西,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神色慌张道:“这……这风铃儿不是招鬼的吗?怎么在这里挂这么多?”

  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这东西?周春敏来这里干什么?

  走到风铃下面,我看见地面有一块方形的薄石板。我把石板掀开,下面深深地凹下去一个坑。坑里有一个陶罐,罐子里插着一株桃花。那那桃花含苞待放,甚是新鲜。

  另外,在罐子的周围,还撒了许多的糯米。糯米上散布着一些香灰。

  见到这些我似乎明白了,这是一个用来请鬼的布局。而且,请的鬼还很特别。我们管这种鬼叫:“桃花妖”。

  桃花妖,是一种能帮助人们进行情感转运的小鬼。比如说,某个人的情感一直不顺,就可以试着买一只这样的小鬼养着,不出三个月,情感方面就会有所转机。

  在淘鬼的经历中,我也卖过一些这样的小鬼。以后,我会专门为大家讲述这样的故事。

  在遇到我们这些淘鬼人之前,有些人喜欢用土法子请鬼,但是他们不明白,并不是随便请个小鬼,就能养成桃花妖的!

  所以,在此需要提醒各位一句,请桃花妖这样的小鬼并不难,但是稍有不慎,桃花妖就会变成桃花煞。一旦变成桃花煞,请鬼的人,就会因此而付出很大的代价。所以说,这种事情,还是不做的好。

  小招见了这些,自然也明白了一切。

  “周春敏在请鬼?”

  “是有人在请鬼,但是还不能确定是谁。”小招答道。

  “那怎么才能确定?”肖军急切道。

  “很简单。”

  说着,小招点上一支香,插在罐子旁边的泥土里。然后慢慢的把罐子里的桃花枝拿了出来,放在一边。

  随即,她又双手捧起那个罐子,把里面的水倒了出来。

  倒着倒着,我发现有个东西随水流了出来。

  捡起来一看,那是一个小木人。小木人约有五六厘米长,耳目清晰,而且胸前背后还刻着一些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