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于校长把我拉到一边,悄声问道。

  我说:“这块奠基石没少花钱吧?”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应该不便宜。”

  “如果是一般的花岗岩,或者大理岩,估计早就碎成一堆了。您看到上面的那些糯米没有?您知道埋在地下的糯米是干什么的吗?”

  “请指教。”于校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那是用来喂养小鬼的,因为好的奠基石中,都供养着小鬼。不过,里面的小鬼一旦吃了被血墨浸泡的糯米,那就如同人吃了毒药一样,不魂消魄散,也得扒层皮!”

  “是这样。”于校长惊讶道,“那张先生,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我们要找到破坏这块奠基石的人,找到这个人,整个案子的内幕,就弄清楚了。”

  于校长点了点头:“关于周春敏的案子,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她怎么能做出那种事呢?她是很文静,而且心地非常善良的学生啊!”

  “您认识她?”听此,我多问了一句。

  “他担任学生会干部,打过几回交道。”

  “那您觉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的人呢?”

  “她挺要强的,不论在学习,还是学生会工作方面,都非常努力,而且做的很优秀。”

  此时,肖军走了过来,他问我们:“这个坑该怎么办?”

  于校长没说话,看了看我。

  我说:“一时也没法换,就先填埋了吧。”

  “张先生,这块奠基石已经被破坏,填埋了也没用了吧?您是行家,还是给修理一下,或者物色一块更好的吧。”

  我说:“于校长,好的奠基石,并不是打磨出来就能用的,而是需要请鬼灵入石,供养一些时日,这样埋下去才能有效。地下的这块奠基石,料子不错,而且是请了鬼灵的,但是供养的方法和时日都有问题,所以才被轻易破坏的。”

  “那好,这件事就拜托你了。你放心,钱不是问题。”

  我心道,不花你的钱,当然不是问题。

  从奠基石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的确有人将不干净的东西带进了宿舍,然后借鬼杀人。

  查看完这奠基石,我们准备回到发生凶案的宿舍,借助小招带来的工具,看能不能找到进入宿舍的那个脏东的来龙去脉。

  一旦弄清那东西的来龙去脉,我们就可以确认案发前一天,周春敏她们上山春游的踪迹。借助那些踪迹,我们一定能够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为了方便我们的工作,于校长就去休息了。

  我们三个人回到案发宿舍,就开始准备下一步的工作。

  下一步,我会让带来的鬼探查看一下这间宿舍。鬼探是查看隐性现场的好手,它能轻易发现那些在那个东西活动的痕迹。之前,我们发现的那些隐藏着的鬼印,就属于这一类痕迹。

  其实,利用鬼探寻找线索,就跟警察利用警犬寻找犯罪嫌疑人差不多。

  发现那些痕迹之后,它就循着痕迹,顺藤摸瓜,找到那个东西。

  关掉宿舍的灯,拉死窗帘之后,点燃了一盏鬼灯,接着我打开了装着鬼探的盒子,然后道:“宝儿,这里来过一个脏东西,你去找找它的老窝。”

  鬼灯的火苗晃动了两下,随后又平静了下来。

  肖军看着这一切,憋了一肚子的话,最后忍不住问道:“这就成了?”

  我说:“鬼探可比你们警察用的线人厉害多了,这东西不但认真,效率高,而且从来不会叛变。”

  “那你送给我一个呗?兴许我办案的时候能用上。”

  我笑道:“如果鬼探能帮警察办所有的案子,你早就下岗了!”

  鬼探查看完这里的现场之后,肯定会出宿舍,然后上山,一路寻找过去,所以,鬼还得等些时候,鬼探才能回来。

  闲着无事,我就让小招看着这鬼灯,然后和肖军就躲到卫生间里去抽烟。

  一支烟没抽完,就听外面的小招喊道:“坏了!鬼探有麻烦!”

  我一听,把烟一扔,赶紧跑过去查看。

  只见鬼灯的火苗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细;而且颜色也不正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摇摇摆摆,漂移不定!

  小招的经验比如丰富,一见这种情况,她就知道鬼探肯定是遇上麻烦了。

  “我靠!看来这麻烦还不小!”我惊叹道。

  “啥麻烦?你往这破灯里加点儿油不就行了。”肖军在一旁瞎掰道。

  我说:“这跟灯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满着呢,你看!”

  “那这是咋了?没风啊。”

  我解释道:“鬼还能遇上什么麻烦,肯定是遇上同类了!”

  “打架了?”

  “差不多吧。”

  “你这鬼探能打过对方吗?”

  小招道:“看这情势,是遇上鬼群了,我们这小宝贝,一定是被群殴了!”

  说着小招点上一支香,插在鬼探盒里,她这是要招鬼探回来了。

  香点上了,可是刚燃烧了不到十秒钟,就熄灭了!

  小招见了,没说话,但从表情上看,她心里还是挺急的。

  我打开工具箱,就想把将鬼请出来。

  “先别忙。”小招说着,又重新把香点燃。

  结果,同样的情形又发生了。

  此时,鬼灯的火苗逐渐的缩小,眼看着就要灭了。

  小招一伸手,猛地把将鬼的盒子打开。然后道:“老将出关,军令如山!”

  鬼灯的火苗“噌”地一下就亮了起来,接着不断白宽,变长,成了一把剑的形状。

  此时,小招再一次把那支香点燃,这次,香燃烧的很平稳。

  不一会儿,鬼灯一下就恢复了正常,香也灭了。这说明,鬼探和鬼将都回来了。

  我抹了一把汗,坐在地上。小招也无比轻松地深呼吸着。

  肖军奇怪道:“你们俩怎么了这是?好像大战了二百回合不分胜负似的。”

  我说:“肖军同志,刚才,我们非常的危险你知道吗?”

  “危险?”肖军四处看了一下,“什么危险。”

  小招解释道:“从鬼灯的反应来开,鬼探在探查的过程中,一定是遇上了那些脏东西,而且对方非常的强大。操作不慎,很有可能将那些脏西引到这里来,到时候,我们都得倒霉。”

  肖军点点头,把随身带的饮料,跟给我们。

  “这次,我们可能有点儿麻烦。”小招喝了一口饮料对我道。

  “不就是有几只拦路鬼吗?我们还怕那个?”我不屑道。

  酷匠&网L首6发,/

  小招忧心忡忡道:“拦路鬼倒是不怕,就怕……”

  “怕什么?”小招顿住了,我追问道。

  “也许我想多了。”小招欲言又止,我知道,她一定是想到了更深层的问题。

  “接下来该咋办?”肖军问道。

  “邪不压正,我们去山上看看。”小招道。

  点燃鬼灯,放出鬼探,我们就按照灯火的指示,出了女生宿舍,然后沿着一条山路,向着学校南侧的荒山上走去。

  山丘不高,但是树木茂密,脚下的路极为难走。

  随着深入山林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感觉这片山林异常的死寂,这种死寂似乎给我们这些人带来了巨大的压抑。这还没走多远,个个都气喘吁吁起来。

  我用手电照了照肖军,这小子原先那一脸大无畏的样儿全没了。他无比慌乱地冲我嚷道:“照什么照,照下面的路,小心一脚跌下悬崖。”

  我笑道:“你这警察也有心虚的时候,到时候可别真吓得尿裤子里,会让小招笑掉大牙的。”

  肖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会儿,还不一定谁先尿呢!”

  这时候,前面端着鬼灯引路的小招突然就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动了,她转过身,冲我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压低声音道:“都别出声,我们到站了。”

  我们用手电照着周围,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啊。

  小招用手指向上指了指,她示意我们抬头往上看。

  我抬头仔细瞧了瞧,此时才发现这些松树的树冠之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雾气,那种雾气非常的奇怪,它很淡,就像是一片若隐若现的薄纱幕一般。

  “那是山雾啊。”我看了看小招。

  小招道:“这不是什么山雾,而是聚集在山间的阴霾之气。下面,我们要格外关注头顶上的这些霾气的变化。”

  听了小招的话,我心里就是一惊。

  《淘鬼笔记》中说:“山夜存霾,必有鬼道。”

  这里的鬼道,并非佛教六道轮回中的饿鬼道。而是鬼的专用通道,这跟我们人类修的公路、铁路是一个意思。

  相传每到夜间,很多的阴灵,阴兵都会在上面行走。其实有时候,人也会不自觉地走上去。

  比方说,我们所说的鬼打墙,其实就自然界中存在的一种鬼道。有时候走夜路,总是感觉自己身后有人跟着,其实那是遇上了鬼道上过路的一些看不见的一些东西。

  有些公路的路段,总是发生一些莫名的交通事故,其实这样的公路,很有可能是与鬼道发生了交错。另外,有些人经常梦游,其实他们在梦游过程中走的道就是鬼道。

  鬼道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然存在的,这种鬼道是在在一些荒山野岭,坟墓较多的地方自发形成的。另一种是一些高手人为建造的。人为建造鬼道,需要很多条件,比如说自身要会招鬼入道之术,要有合适的环境等等。

  人为建设鬼道,是一种非常邪恶,且伤天害理的做法。弄不好,还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所以,行内,很多懂得设计鬼道的人,都不屑去做这个。

  想到这些,我就问了小招一句:“你觉得这里有一条鬼道?”

  “对!”小招斩钉截铁道。

  “你觉得这条鬼道,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为设计的?”

  小招摇摇头:“目前还不能确定,进去再说。我们往前继续走!”

  边走,我们边照着头顶的这些雾气。

  结果,真如小招所说,这些霾气似乎越来越浓起来,而且我还发现它们距离我们的头顶,也越来越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