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军一笑:“周春敏和于蓝与舍友们的关系很好,没有问题。这一点,我们也曾经关注过。为此,询问了隔壁宿舍的同学,以及班里的一些学生。”

  我沉思着:难道我考虑错了?

  肖军见了又道:“你看过《东方快车谋杀案》吗?”

  “看过。”

  “每个人看似都没有嫌疑,其实这就是最大的嫌疑!”

  “不愧是干刑警的!”

  “一件案子的侦破时间,往往是与凶犯谋划的时间长短有关系的。凶手在作案之前,酝酿时间越长,计划的越周密,破案难度就越大。”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关押周春敏的地方。

  目前,周春敏已经被刑拘,正等待案件的进一步调查起诉。

  见到周春敏的时候,我发现她虽然长头发凌乱,面部消瘦,素面清净,精神消沉,但依然是个美貌动人的女孩子。

  她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一言不发。一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里,充满着忧郁、冷酷和无耐!

  我轻咳了一声问道:“我想听听,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周春敏头也不抬就反驳道:“该讲的,我都给警察讲了!我不想再提了!”

  “你还想出去吗?”

  “我杀了人,还能出去吗?”

  8y酷☆#匠◎网y}唯d一正#@版(%,|7其BH他都)是¤$盗版Ou

  “从你的态度来看,你并不认为你杀了人。而且,你也没有杀人动机。你为什么不能出去?”

  听后,周春敏终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你是谁啊?家里人已经为我找律师了,律师说,我这种情况,最多只能少判几年。出去?除非有人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

  我说:“我是肖军找来的。他一直负责你的案子,对吗?他觉得这件案子有蹊跷,所以找我来帮忙。我是为了帮他,他是为了帮你。所以,我也是来帮你的。你明白吗?”

  “你?你怎么帮我?”

  “昨天晚上,我去了你的宿舍,在里面住了一晚上。”

  “你胆子不小啊,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你的床周围,甚至是天花板上,都有一种东西留下的印记。”

  “什么东西?”

  “鬼。”

  “哼!”周春敏冷笑了一声:“鬼,可不能作为证据的。”

  我说:“鬼,不是你自己带进宿舍的吧?”

  “我带只鬼进宿舍干什么?当宠物养着啊?我有病吗?”

  我没有反驳她,而是继续道:“由此我推断,事发的前一天,你们几个女生肯定是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

  周春敏愣了一下:“我们去爬山了……仅此而已!”

  “爬山?”我也冷笑一声:“恐怕不只是爬山那么简单吧?”

  说完,我死死地等着她的眼睛。

  周春敏没有任何的反应,目光依然是冷漠如初。

  “如果不信,你就去问她们吧。或者,你到那座山看一看。”

  “再见!我还会回来的,当我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我想你会把一切都告诉我。”

  我起身,走出会见室。

  从与周春敏的谈话中,我能强烈感觉到她内心的矛盾,以及逆反情绪。

  我推断,对于那次郊游,周春敏一定是隐瞒了什么。整件事情,或许不只是借鬼杀人那么简单。

  周春敏什么都不说,但是我有办法证明我的猜测。

  吃过午饭,回到家,小睡一会儿。

  下午,肖军开车来接我。

  我和小招带着工具箱,上了肖军的车。

  肖军说,挖开奠基石的事情,他已经说服了校领导。校领导的意思是,等晚上,学生们都休息了,再做。而且,这件事,尽量让最少的人知道。

  肖军先是拉着我们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饭馆。他非要请我们吃一顿饭,感谢我们。

  我说:“你不必谢我,其实我做这件事,也有自己的目的。”

  “啥目的?”

  “赚钱呗。”小招这刀子嘴,怎一个快自了得!

  我白了她一眼道:“你丫别这么俗气好不好,什么赚钱?我们这是驱鬼除魔,为人民服,让你这么一说,怎么这么低俗了呢?”

  肖军听后,倒是平静如初。他微微一笑:“大学里不差钱,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端起酒杯:“谢谢你给我介绍了这么业务,我还真告诉你,这桩买卖,我赚定了!”

  小招一把我端酒的手按下,阴阳怪气道:“你们两个,一个是淘鬼人,一个是警察,工作期间,能饮酒吗?”

  我和肖军一愣,只得把啤酒放下。

  吃完饭,我们就到了学校中。

  首先,我又仔细查看了一下这座学校的方位。

  这座些小,坐南朝北。南依青山,北望高峰,算是个半封闭的小盆地。这样的环境显得有些封闭,污浊之气,不容易散去。

  大学城建设之前,这里是附近村民们生活的地方。而建设学校破坏的不仅是山林、土地,从风水布局来看,这里一定有一片很大的坟地。

  可以说,这是一种:“脚踏坟地,鬼摸脚”的水格局。

  反过来,如果学校的正面有坟地,或者建在坟地上,就是一种:“头枕坟地,鬼剃头”的风水格局。

  在坟地之上建筑,并不是不行,但是有些事情必须提前做好。换句话说,城市建设,拆迁民房,还要签拆迁协议,发放拆迁补偿款的。而要动一片很大的坟地,必须要做两件事:一是,让村民把有主坟迁走,恰当处理无主坟。二是,开工奠基要认真。这两件事,如果一件做不好,这片土地,就安生不下来。

  所以,我了解完周围的环境之后,下一步就要查看一下学校埋下的奠基石。如果真的有人带鬼进宿舍,奠基石必然有变。

  在此多说两句。

  当今,很多人不知道奠基石该埋在什么地方。有的人埋在地基下,有的人埋在了建筑物的中央,有的埋在建筑物的前后,或者左右,有的胡乱卖掉算了。

  关于奠基石的埋藏地点并不唯一,但一定要埋在建筑之外,正对最凶邪的方位。因为奠基石的作用,最主要的就是阻挡那些入侵的邪物,不埋在建筑物的前面,那如何起到阻挡的作用。

  但要切记,一旦埋下,在建筑拆除之前,绝对不能随便挖出来。

  另外,奠基石的埋法是很有讲究的,总归一句话:“天时地利人和。”即: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关系。

  前两点不用解释,最后一点:“人和”其实,这里指的是人与这个地界上原来的人,或者其他的东西,已经和解,相互之间达成了一种协议的情况。

  当晚,学校的于副校长带着我们,以及两名工人,就到了埋藏奠基石的地点。

  到了那里之后,我发现学校的奠基石埋在了校园的南面,正对着校外的荒山丘陵。

  我觉得学校选择的这个方位,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接下来,就要看这奠基石的质量了。

  就奠基石材质种类,可以分为很多种:比如花岗岩、大理岩、金砂岩、玉石等等。在我们看来,石料的材质并不重要,重要的这奠基石的内在。

  奠基石,其实并不是把石块打磨方正,刻上字那么简单。最重要的是,要在石中养鬼灵。这样,才能使得石块具有灵性,真正起到辟邪的作用。也正是因此,奠基石也叫“鬼宫”。

  不可否认的是,市面上,价钱少于十万的奠基石,都是没有供养鬼灵的。这样,石头辟邪作用,就会大打折扣。

  于校长带领我们走到埋藏奠基石的地点,大体观察了一下,最后,圈定了一个四五平方米的位置。

  于校长说:“不会有错,当年埋的时候,我就在场,而且还有几棵大树,作为参考。”

  肖军看了我一眼,然后对于校长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开始吧!越快越好。”

  于校长招呼两个工人道:“开始吧!”

  “慢着!”我走到那片区域中央,阻止那两个工人。

  “还有问题?”于校长和肖军不解道。

  我对肖军道:“你是警察,对于现场勘察比较熟悉。你先看看,这奠基石上的石板,有没有人动过。”

  肖军明白我的意思,他端着手电,仔细查看着地面。

  这一带,算是小广场。地面是用一块块长方形的青石板铺成的。如果,有人在奠基石上做文章,那么奠基石上的石板,必然会被动过。

  肖军查看了一番,最后把手电光集中在一块石板上。

  “这快石板有问题。你们看,石板明显松动,而且边缘有缺口,这是因为被撬动而留下的痕迹。”

  “把这块石板撬开。”我招呼工人道。

  两个工人拿出工具,几下就把那石板撬了出来。

  石板一离开地面,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石板下面的土竟然是黑色的!就如同被墨汁浸染过一般。

  “怎么是黑色的?”于校长惊讶道。

  “在撬开其他的看看。”

  随即工人又撬开了其他的几块石板,结果,下面的土都很正常。

  “张先生,你看这是怎么回事?”于校长问道。

  我说:“那不是土,你们仔细瞧瞧,就知道了。”

  “不是土是什么?”肖军不信,走到跟钱,蹲下来,捏起一些,仔细瞅着,“呃……还真不像是土。”

  我说:“那是米,是一种用混合了血的墨浸泡过的糯米。”

  于校长自语道:“这石板下,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说:“这血墨糯米实际上是冲这下面的奠基石去的。如果大家不信,可以挖开奠基石看看,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下面的这块奠基石已经有裂纹了。”

  于校长没有说话,他让两个工人赶紧挖开。

  翻去上面的石板,下挖了一米多,果然就露出了下面的奠基石。

  奠基石上沾满了泥土,我让工人端来一大盆水,把奠基石擦拭干净,然后在仔细查看。

  那奠基石是金砂石的质料,看来买的时候没少花钱。不过,这石头已经竖着裂开了三道口子。口子是黑色的,与上面的血墨糯米的颜色一模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