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爬上礁石,拿掉头上带的呼吸设备,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喘息了一阵子,我的耳边忽然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喘息声,我扭头一看,胡小易那小子也和我一样,也趴在旁边的一块礁石上喘着呢。

  边喘,他还咧嘴笑对我着。

  我说:“你笑啥呢?你不也那熊样?”

  胡小易道:“你以为你身上的那件衣服是神仙送给你的?”

  “不是神仙送给我的,难道是你?”

  “这衣服是用罗布泊地下海中的一种黑鱼的鱼皮做成的。别的没啥用处,就是能避海尸。”

  我奇怪道:“你是怎么把这个东西给我送进去的?”

  “当你陷落下之后,我就过来找你,可是我发现入口不见了,就断定,肯定是海尸捣鬼。你陷落下去的,不是什么礁洞,而是一个海尸洞。进去之后,就等于给海尸的肚子了。如果不干紧救你,不出半天,你就得被海尸消化成便便拉出来!

  要救你,我只能把自己的血洒在这件衣服上,然后扔到水中。海尸惧怕沾着人血的黑鱼皮,所以,海尸洞壁自然就会出现松动。这件衣服,也就能够顺利到达你所在的位置。”

  我一听:“这是好东西啊,胡大哥,你就送个我呗。”

  胡小易急道:“给赶紧我脱下来,一百万,我都不卖!这件宝贝服,全世界都不会超过二件。”

  我把衣服脱下来,扔给他:“这腥啦吧唧的玩意儿,送我都不要,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胡小易赶紧小心地把衣服收起来,然后装进背包。

  这时候,礁洞中的水突然翻动起来,就如同有很多的大鱼在游来游一般。

  我知道,这肯定是下面的那些海尸醒过来了。

  更6R新最快Z5上t酷}V匠o网pD

  《淘鬼笔记》记载:“海尸睡如死尸,醒如虎狼。”这东西一旦醒过来,还是非常危险的!

  见此,胡小易大声喊道:“别发呆了,赶紧弄一只,开溜吧。”

  “凭什么要我弄?当初说好了,这些活儿都是你的!”别说捉这玩意儿了,看一眼,我都快紧张得尿裤子了。

  胡小易道:“我弄上来,你背上去,总可以吧?”

  “凭什么要我背?”我发现胡小易总想着占我便宜。

  “咱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总不能弄一只出去吧?”胡小易解释道。

  听到这话,我直接就无语了。瞪了他一眼,才道:“这他奶奶的又不是金元宝,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这他娘的可是鬼怪!”

  “这么着跟你说吧,海尸的用途多着呢,最重要的一个,这玩意儿能够镇压陆地上的凶眼,扭转一块地儿的风水格局。有很多开发商,出几百万买,还买不到呢!”

  胡小易提到了“凶眼”二字,这个我倒是知道。《淘鬼笔记》载:“凶眼者,邪气外发之穴。现凶眼之处,多为险风恶水之地,不宜久居。”

  也就是说,凶眼是地脉中邪气发散的一种出口,就像是工厂里那些大烟囱污染环境一样,这凶眼能使得一些本来风水不错的地方,变成险恶之地。很多人买房子之前,都要懂行的瞧一下风水,实际上,很重要的一项,就是看附近有没有凶眼。

  不过,这种凶眼并不是不能治的,只要用某种东西把它给镇住,那么这一带的风水,还是照样好。

  凡事牵涉到土地的地方,就会遇到凶眼;一旦遇到这东西,要么做赔本生意,贱卖土地上的楼房、商铺等等;要么,就想办法把凶眼给镇压住。

  这样说来,这鬼东西还有这等功效,还真能卖个不菲的的价钱。

  想到这里,我说:“那好,咱一人背一只,你要嫌不够,就再下来一趟。”

  胡小易咧嘴笑道:“行了,见好就收吧。我们发的是鬼财,但也决不能贪得无厌,否则会遭报应的。”

  我靠,我一发话,这小子又把自己吹得无比高尚起来了。

  胡小易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鱼网般的物件,然后往水中一撒,紧接着,一只海尸就被他拉上了礁石!

  那海尸已经醒了过来,在网兜里蠕动着,就像是一块会动的肥肉,看着甚是恶心。

  胡小易从兜里拿出一条黑色的长绳子,在那海尸的身上缠套了七圈,然后打了一个死结,那海尸就软了下来,好像又睡着了。

  “这根小破绳儿,就能把这家伙给捆上?”我不解道。

  “这根绳儿,看着破,但离了它,还真不行。你知道这绳是啥编的吗?”

  “这不就一根绳吗?难道还有啥不凡来历?”

  “这的用处女的长发,夹着金丝线和蚕丝线编成后,用童子尿浸泡三年,才成的。没有这些三板斧,我敢出来混吗?”

  胡小易吹着牛,又把网撒下去拉上来一只。然后,如法炮制,把海尸捆了个结结实实。

  收好工具,胡小易把一只海尸绑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赶紧啊!”胡小易见我发呆,催促。

  我学着他的样子,把海尸绑在背后,然后就顺着绳子往上爬。

  我背的这海尸足有三四十公斤重,感觉死沉死沉的,而且还冰冷刺骨,腥臭无比,还没爬上去几步,就干呕着咳嗽起来。

  上面的胡小易见了,讽刺道:“张是,你先吐吧,等肚子里空了,我把这玩意儿给你煮一锅尝尝鲜!”

  听这小子一说,我差点儿把胃给翻出来。顿时,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到了鬼眼礁的顶部,我们歇息片刻,然后就顺着绳子下到了船上。

  下着下着,我就感觉背后的海尸越来越轻了,一点儿下坠的感觉也没有。

  这不对啊?难道它跑了?

  转念一想,不可能,我结结实实地把它给捆好了的,即便是要逃走,它也得挣扎几下啊。

  胡小易已经下到了船上,他正把自己身上的海尸解下来,然后放进一个盛满海水的大缸里。

  小招那丫头,正仰着脸,看着我。

  而且,我发现她的嘴角正挂着一死邪邪的微笑!

  当时我断定,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顺着绳子,我下到船上,我就开始接身上的绳子,想把背后的海尸放下来。

  可是,绳子解开了,那海尸却紧紧地吸附在了我的背后,就像是和我的皮肉长在一块似的,怎么也弄不下来了。

  胡小易怎么这么轻易地就弄下了,我这是怎么回事?

  背后一阵阵阴寒传来,急得我脑门子上却直冒汗。

  “你们看啥呢?过来帮一把,把它弄下来啊?”抬头见到直愣愣看热闹的小招和胡小易,我就是一肚子气。

  可是,小招和胡小易依然无动于衷地看着我,而且,我觉得他们的眼神非常的平静。他们似乎早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给人一种袖手旁观,看热闹的感觉。

  见他们不帮忙,我只好自己硬往下扯,心想,扯下这鸟东西,我再找你们算账。

  扯着扯着,我就觉得背后的那种凉意已经浸透了我多半身体,而且,我的手脚开始变得僵硬、麻木起来。随即,我两腿一抖,不由自主地就倒了下去!

  小招这丫头还算有良心,见我要摔倒,还过来扶了我一把。而胡小易这小子,却跑到船舱里去了。

  我心中暗叹道:“关键时候,还得靠老婆啊。胡小易这样的朋友,真是靠不住!”

  我想对小招说什么,可是我发现自己已经失语了!

  当时我心里非常明白,自己一定是被那海尸给缠住了!希望小招和胡小易有办法,赶紧把这问题给解决了。

  可是,胡小易从船舱里出来的时候,却把里面的棺船给拉了出来!

  怎么?他要把我放进这棺船吗?

  这俩人不会是想谋财害命吧?

  正想着,胡小易和小招就把我抬起来,放进了棺船之中。

  我只得惊恐万分地瞅着他们,心里一阵阵的骇疑!

  小招见我这表情,笑道:“看把你吓的,我又不杀你。”

  胡小易点上一支烟,边抽,边看着我偷笑。

  小招继续道:“你不是说回家再收拾我吗?在这里,我想还是先把你给收拾了再说。免得回家你再欺负我。”

  我一听,这死丫头还真把我的话当真了,现在找机会报复我来了。

  胡小易把烟捻灭,蹲下,出了一口气道:“实话跟你说吧,我背下来的那只海尸,就带回去卖钱了。而你背着的这只,就让它带着你去冥海走一趟吧!”

  去冥海走一趟?我立刻明白了,原来我已经和那海尸合二为一,接下来,我背后的这只海尸就会带我进入冥海之中。

  原来这俩人早就计划好了,他们这是给我下了个套儿,好让我去打冲锋!

  不过,明白了这些,我心里倒是放松了下来,毕竟这俩人对我没啥歹意。

  这时候,海尸的那种冰冷已经浸遍我的全身,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大脑里总是出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这个影子与我的身体若即若离,它似乎想要掌控我的身体,然后把我的身躯带走。

  胸前的那只鬼囊,依旧散发着一阵阵的温热,这种温热,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依然属于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它夺走。

  小招把自己胸前的那个鬼囊摘下来,然后俯身把它挂在了我的脖子上。接着,她又把那只鬼囊小心翼翼地塞进我胸口的衣服中。

  我知道,她把自己唯一的一个护身的东西,给了我!这样的话,她会面临着极大的危险的!

  我想拒绝她的做法,可是,我无能为力了!

  “你小心些,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小招完全没了那股子嬉皮劲儿,反而跟诀别似的安慰着我。

  胡小易见了说:“没事儿,放心吧。不过,张是,我可告诉你。进冥海,可不是让你去旅游的,找到东西,立刻就出来。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要是时间过了,你还没出来,你就在冥海中,陪着那些水鬼过一辈子吧。”

  我靠!我在心里咒骂着胡小易,心里发狠道:“等我出来,一定要收拾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