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鬼笔记》载:“水倒多而附邪物,则成河凶。”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水倒多了,然后恰巧遇到水中的一些邪物,就会形成河凶。至于邪物,有很多种,比如河中的大鱼,巨龟,甚至是传说中的蛟龙等等。

  其实,河凶和湖凶是有相同点的,都是尸体被某种邪气聚集起来,只是尸体的种类不同。湖凶,聚集的多是鱼类和动物的尸体,而河凶聚集的多是人的尸体。也正因此,河凶要比湖凶厉害的多。

  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紧张起来,浑身冒出的热汗,一下子就变凉了!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船头的一块木板,突然“砰”地一声炸裂开了!随即,从木板的缝隙里,冒出来一股青烟,紧接着,整个船剧烈地晃起来!

  我看了看炸开的部位,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就意识到事情更糟糕了!

  船头炸裂开的部位,正是供奉船鬼的位置。这个位置一般都是做了特殊防护的,有时候,船撞碎了,这个部位也不会有什么大碍,更别说自己炸裂了!

  这个部位一旦炸裂,那说明,这艘小船上的船鬼已经不足以震慑河里的东西了!也就是说,这艘小船上的船鬼,已经脚底抹油,弃船逃跑了!

  我靠!这是请的什么船鬼?整个儿一水货啊!

  我大骂一声,随即稳住身子,脱掉外套,拼尽全力把船向着河岸划去。

  我想,如果实在不能把那条绳子拖上岸,在关键时刻,我就把它割断!不论怎样,还是逃命要紧。

  奋力划了几分钟,船只移动了三五米。绳子系着的那根木头,就像是在河底扎了根一般,死活就是拽不动了!

  接下来,更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这片水域之下,竟然开始“咕噜咕噜”地冒起碗口大小的水泡来。这些水泡的分布,很有规律。它们一都以那根乌黑的木头为中心,然后围成一圈一圈的,最外层的大圈,直径差不多有二十多米!

  咋一看,就像是黄河水开了锅一般!

  小船本来就难以行进,遇到那些巨大的水泡,又被顶得左右翻转起来。

  我蹲下身子,就想解开船舷上的绳子,准备逃命。

  可是,手刚伸过去,那条黄狗“嗖”地一下跳过来,一口咬住了绳结!然后,它用凶狠的目光瞪着我,“呜呜”地叫着,不肯松开!

  “我靠,你这死狗,不要命了?”我骂了一声,但也没有强行去解绳子。

  迟疑间,耳边传来一这阵“哗啦哗啦”的水声。

  抬头一看,眼前的景象彻底把我吓傻了!

  原来冒泡的那些位置,突然间冒出来一个个人头!

  我知道,水倒的脑袋出来了!

  这些死尸的脑袋已经变得乌青,有的头发已经掉光,露出了头顶上惨白的头骨;有的双目圆睁,一幅死不瞑目的鬼相;有的双目紧闭,透露着一股阴沉诡煞之气!

  所有的这些水倒都面向一个方向,那就是整个中心的那跟竖木!

  我靠!那根木头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河凶的形成,都与河中邪物有关,难道那根乌黑的木头,就是一个天大的邪物?

  这时候,船上的那条狗,突然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头撞上了船舷!接着,鲜血从它的脑门上就流了出来!

  它这是被下疯了吗?它想自杀?

  接下来,狗的举动更让我震惊了。它竟然一头扎河水中,迅速向着那根木头游过去。眼看着就要游到的时候,它身子一沉就不见了!

  我呆呆地注视了几十秒,发现那木头竟然慢慢地升了起来,最后平倒在了水面上。

  我一看这是个机会,于是立刻划动小船,向着水倒围成的圈外逃去。

  绳子的拉力消失了,心里的喜庆劲儿还没消失,就见那根木头下面“咕噜”一声巨响,仿佛有个什东西在水下了翻身。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白色的,两三米长的一米多宽的箱子一样的东西露出了水面。

  绳子的一端,好像是被这箱子给夹住了。而且那东西上,还趴着一个人!那人面目枯瘦,一身黄河水边人的着装,头上系着白头巾,看脸色也就五十多岁。

  那绝对不是水倒,那……那不会是金三师吧?

  瞬间,我好像明白了,这条狗带我来这里,是要我帮着它,救自己的主人!

  此时,黄狗也浮了上来,然后它就游到那个人跟前,用舌头舔那个人的脸。

  我滑动小船,立刻靠过去。

  我想,不管死活,先把金三师的拖上船再说。而且,我有一种预感,金三师不会死。作为一个老水鬼,他的水性应该是惊人的。

  船到跟前,我终于看清了浮上来的那个东,那不是什么箱子,而是一个巨大的河蚌!

  果然是这东西在聚尸成凶。

  折腾这一阵子,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我知道,天一旦黑下来,这里就是水倒的天下了,到时别说救人,自己都难以脱身。

  我弯下腰,伸手就想拉金三师。

  可是,周围的水倒“哗啦”一动,向着我这边移动了十几公分。

  我再一伸手,水倒又向这边移动了十几公分。

  看来,这些鬼东西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跟我纠缠了。

  我想,只要不去动那巨蚌,以及巨蚌上的人,那么这些水倒应该还不至于威胁到我的安全。目测了一下,系在木头上的绳子,连接船的这一段,差不多有五六米,连接巨蚌的一段至少也有十四五米,这个长度已经超过了水倒围成的圈。

  这时候,我完全可以先不去救人,而是先去划船。等船出了这个圈,我在把巨蚌和金三师一同拉出去。

  刻不容缓,我避开那些水倒,小心翼翼地往外划船。

  那条狗似乎看出了我的用意,迅速游到船后,奋力帮我把船往外推。没想到,这东西的力气还不是一般的小,船竟然幽幽地划出了这个水倒圈。

  我长出了一口气,加把力气,迅速向着岸边划。

  小船距离河岸差不多有七八米远,我已经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由于此时的小船,已经牵扯到那个巨蚌,巨蚌上还有一个人,所以速度已经慢了很多,划出去两三米左右,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巨蚌和金三师还漂浮在河面上,可是,那些水倒都不见了!

  按理说,那些鬼东西不见了是一件好事儿,但是我隐隐觉得事情不没有那么简单。

  我转过身,继续向岸边划船。

  可是,推船的安条狗突然间嚎叫了一声,然后就沉了下去。

  我心道坏了,肯定是水倒过来了,于是加快划船的频率。

  令人惊疑的是,船不但没有向着岸边靠近,反而慢慢地逆水向着黄河中央飘去!

  生死关头,我只能跳水上岸逃生了。

  刚要往下跳,就听岸边有个声音传来:“想活命就呆在船上!下了水,必死无疑!”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人正不慌不忙地朝这边走来,他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一身西装革履,面色清净而沉冷。边走,他还不忘把手中的烟放在嘴上,优雅地抽一口。

  “我该怎么办?”我冲那人大喊道。

  他站在河岸,边抽烟,边歪着脑袋道:“等靠近那跟木头,我再告诉你。”

  “什么?越往里,岂不是越危险?”

  那人只是看着我,笑而不答。

  不多一会而,小船竟然慢慢地回到了那巨蚌的跟前。

  “你不要动那巨蚌,也不动那人。”说着,他一抖手,扔过来一个东西,“接着!”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个沉甸甸的布包。

  “这是什么东西?”

  “你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撒到那巨蚌上。”

  我抓出一把,一看,那东西是一些乌亮的粉末,像是碳粉,但又不像。一抖手,我就把那东西撒了出去。

  那粉末刚一落在上面,巨蚌之上立刻就出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痕迹,仿佛几条红绳把它给困住了!

  …v看@正uo版}s章节2r上酷匠网\

  “把金师傅拉上船。”

  我照做。

  这时候,那条黄狗又浮了上来,帮着忙,把金师傅拖上了船。

  “解开船上的绳子,把船划过来!”那人喊道。

  我立刻照做。

  这一次,一路平安无事。

  几分钟后,船就顺利靠了岸。

  接着,我把金师傅背起来,蹚着泥水,上了河滩。

  把金师傅一放,我立刻也倒了下去,也许是因为紧张和劳累,我感觉自己的身子骨,马上就要散架了。

  那人把烟头扔进黄河,走到金师傅跟前,仔细瞅着。

  我喘了几口气,然后问道:“这位兄弟,谢谢了。请问您尊姓大名啊?”

  “我叫胡小易,你是张是吧?”那人看都不看我一眼,随口道。

  我说:“是啊,你来的可真是时候。秦非都跟你说了?”

  胡小易点点头道:“金三师自恃经验丰富,从来都不服我。他这是想在我来之前,把那河凶给钓上来,让我叹服他一回。可惜,他太鲁莽了。我在电话中还嘱咐过他,等我来了再说。这人就是一头老倔驴!老倔驴,都会栽跟头的!”

  “金师傅没事吧?”

  “暂时没事,不过也很麻烦。”

  “有多麻烦?”

  “金师傅用的金钩钓蚌的法子。那绳子的一端,有个金秤钩,钩子上挂的是狐狸胆。巨蚌这老邪物,虽是吞吃了钩子,但是就是不浮上来,所以金师傅下去查看。他没想到,这个巨蚌聚尸的能力这么强,肯定是被巨蚌中的东西,吸了灵魄,昏了头脑,才在水下出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