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水狗引路

  《淘鬼笔记》载:“水鬼分五,海凶,江河凶,湖泊凶,池凶、井凶。”

  就湖凶来说,是由湖中的煞气长期累积而形成的一种鬼物。

  水下的煞气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产生聚尸吸邪的能力。也就是说,它会把湖中、湖面上的所生物聚集起来,用一股阴煞之气将其包裹住,组成一个形状不定的整体。当这个整体中的尸体越来越多的时候,湖凶的能量也就变得越来越大。

  湖凶最可怕的不是它的这种阴煞之气能够使得水中的生物死于非命,而是这种东西一旦形成气候,那么它就有了一定的智能,说这种东西是湖底的一种鬼怪,那一点儿也不为过。

  一般的湖是不会招这种东西的,凡事出现这种问题的湖泊,都与自身所处的环境或者外界的人为有很大的原因。

  对于湖凶的形成,《淘鬼笔记》是这样认为的:“居邪风恶穴,水则聚凶,地则聚煞。江河湖海,凶气内藏,日积月累,必生大乱。”

  这说明,湖凶的形成是因为自身的风水不好,而有的地方风水还可以,但也出现了湖凶,那就有可能是与人的因素有关了。比如,某些大水库,大坝的修建,淹没了许多的陵墓。陵墓本来就是阴邪之物,一旦被性阴的水淹没,那么墓中聚集的阴煞之气,自然就更加难以释放,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水下的凶地。

  《淘鬼笔记》中讲:“湖凶,聚之有形,散之无状,阴煞诡厉至极,绝不可强取。若降湖凶,必在湖中安放河凶,或者海凶。安放之后,便可风平浪;三五日后,湖凶即可全消。”

  从笔记的记载来看,这就是一种以邪压邪的方式。不过,说的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别说海凶,就是河凶也不一定能够找到。

  其实当弄清一切的时候,我都有有点儿想放弃的意思了。

  买家在眼前,发财的机会在手边,关键你得有货出啊。要做成这桩子买卖,我必须还得去淘一个河凶、或者海凶回来。淘这些东西,也不差钱,秦非的账户里也有几百万的储备金,可是关键是没有卖家啊?难不成,我亲自去河里弄一只?

  见我有些犹豫,孙滨以及其他的几个承包人,就苦着脸道:“张先生,我们知道您是做什么的,而我们这件事,也只有您,以及您的那种方法,才能解决。所以,无论如何,求您帮一帮我们。您放心,我们这些人,前阵子虽然赔了不少,但是手里都不差钱。您开个价,一百万,二百万,我们随便一凑,就完事儿了。”

  我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关键是这东西太难弄了。”

  孙滨说:“张先生,您帮我们除去这湖凶,不光是帮我们呐。您想一想,我们拍屁股走了,不是还有人要来?这附近的村民,就指望着这个湖吃饭呢。换句话说,这里的人就是不为了赚钱,但至少要图个安生吧?这湖凶在这里,这里能安生的了吗?所以说,您帮的不只是我们几个承包商,也是在帮当地人的忙啊!”

  孙滨这小子,太能扯呼了,如果我不做这桩子买卖,我就成了一个见死不救,品德低下的人了。

  我想了想,如果我的能力不够,不是还有秦非吗?我可以请他指点,或者帮助我啊。于是我一咬牙道:“那好吧!不过,我也不能保证一定能行,我只能说会尽力!”

  听此话,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张先生,您看这趟买卖下来,得多少钱?”

  这样大的买卖,我还真没开过价,但我知道,此时也无法报价,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淘到河凶,或者海凶;我不知道弄着这种东西,需要花费多少成本,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于是我就回道:“现在,我还没法预算,因为其中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还是等最后再算吧。”

  众人道:“您放心,只要事儿解决了,钱不是问题。”

  当天,在孙家吃过午饭,我就离开了微海湖区。

  在路上,我给秦非打了一个电话。

  说明这里的一些情况之后,秦非说,这可是一单子大买卖,你可别砸了锅。

  我说:“砸不砸锅,我心里真没底儿。”

  秦非说:“你放心,我会给你联系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会给你最大的帮助。”

  然后他又给了我两个电话号码,一个号码是河南的,机主叫金三师。秦非让我去河南找这个人。据说金三师是黄河水边的一个老水鬼(捞尸人),对于黄河非常的熟悉,希望他能帮上我的忙。

  另一个号码的机主叫胡小易,这个人是陕西的。据说,这个胡家世代都是捕鬼匠人,延续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胡家捕鬼,用的不是什么茅山术之类的法子,而是祖传的一种秘法。方法简单,而且还很实用。

  能捉鬼,猎鬼的高人很多,但是像胡家这种,靠捕鬼卖钱营生的人家,真是不多见。

  《淘鬼笔记》中说:“鬼如药,草药治身,鬼药治神。”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就是,鬼这种东西,能够影响到人的精神、灵魄。这就想是护身符一般,能够帮着人避开一些邪侵,免遭一些邪物的祸害。

  所以,鬼并不一定是不好的,只要好好利用,它也能给人带来好处。而且,很多事情的解决,是离不开这种东西。

  也许正是因此,秦非看到了商机,做起了淘鬼的买卖。而后来,又与胡家进行了合作。说白了,胡家,就是秦非的一个供货商。

  秦非让我先到河南找金三师,他会给胡小易打电话,让胡小易到河南与我汇合。

  当天晚上,我就到了河南。

  第二天下午,我按照秦非发给我的地址,来到了黄河边的一个小村庄。那个村庄叫黄家弯,捞尸的水鬼金三师就住在这里。

  黄家弯是黄河边的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村庄,村子里坐落在距离黄河河道不到一公里的丘陵之下,大部分房舍都是黄河泥坯建成的。村子也就三四十户人家,而且大都人去院空。

  向坐在村口抽烟的老先生一打听,才知道,金三师的家虽然在这个村子里,但是他一直在黄河边住。

  走到黄河边,远远地就看见了一间土坯房。房前有一个四角木架,架子上覆满了葡萄深绿色的叶子。几破败的小船,胡乱放置在小屋的周围。

  {酷匠l网Iu正版;√首◎P发e#

  我走过去,发现房门并没有关,于是就朝里面喊了一声:“金师傅在吗?”

  小屋的门窗不大,光线暗淡,我伸着脑袋我往里瞧了瞧,里面桌椅简陋,一张小床上堆满了破旧的被褥,唯独没有人。

  这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跑动的声音。

  我一转身,发现一条半大黄狗正朝我这边跑来。

  我立刻闪开门口,就怕这家伙把我当成偷东西的贼,咬我一口。

  黄狗跑到我跟前,瞅了瞅我,然后冲我叫了两声,反身就就跑,跑了几步,又回头叫了两声。

  我奇怪道:“这狗不会是老金派来,请我过去的吧?”

  于是,我就小跑着跟了过去。

  跟到黄河边儿,它就沿着河岸往前跑,跑出去大约一里地之后,这家伙才停了下来。

  我正要歇息,结果这狗跑过来,咬住我的裤脚,直接把我拉上了河边你的一条小船。

  它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我划船去河里的某个地方?

  于是,我解开船上的绳子,用竹竿撑着河底,就划了黄河中。

  这黄狗站在船头,朝着一个方向汪汪叫了几声。

  我一看,那是一个小河湾,弯子里有不少的漂浮物,什么树枝,矿泉水瓶,易拉罐,塑料袋一大片。

  我知道,这条狗是让把我划过去,于是我就按照它的要求,用力撑着竹竿,慢慢靠了过去。

  在距离那片垃圾不到五米的时候,那狗突然就一头扎进了昏黄色的河水之中,转瞬间,就不见了!

  正当奇怪之极,我看到那条狗的脑袋从那片垃圾里浮了上来,然后,它就冲我汪汪叫了起来!

  我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于是赶紧向着它所在的位置划船。

  靠过去的时候,我就发现水中有些异样!

  那条狗的身边有一根木头,那木头是竖着漂浮在水中的,上面只露出不到半米的长度。

  除此之外,那木头的颜色也非常奇怪,它呈现出一种浓重的炭黑色,看上去好像是被火烧过了一般。更为奇怪的是,那木头在水中忽上忽下地跳动着,有时候,还剧烈地旋转几下。

  这条狗领我到这里来做什么?它觉得这木头好玩儿,请我来看看?它也太无聊了吧?

  就在我惊疑之际,那条狗扎进水中,又浮上来,游到船边,迅速爬上了船。

  当我望向那条狗的时候,却发现狗嘴里竟然叼着一个跟粗麻绳!而且,那绳子是系在那根诡异的木头上的!

  我蹲下身,一把抓住那绳子。绳子随着木头的上下跳动,不断地抽搐着,把我的手勒得生疼。

  我迅速把绳子拴住船舷上,感觉这木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鱼浮,而这个麻绳就像是鱼线。难道下还有一个大铁钩子?难道这是有人在黄河里钓大鱼?

  这也太夸张了吧!

  此时,船上的黄狗突然冲着水里叫起来,而且,边叫,边往船中央退。

  我发现水面的这片垃圾忽然上下浮动起来,仿佛下面有什东西在来回游动着,把一切都搅乱了!

  与此同时,我身上带的鬼囊竟然开始微微颤抖!这说明,这片水域中,一定有不干净的东西!

  感觉事情有变,于是,我赶忙划着船,向着岸边靠去。

  可是,船舷上系着的那根麻绳极大地降低了船运行的速度。

  我不敢多想,只是一心奋力划船。

  黄河水底,诡异多变。我看了一下,这是黄河的一处弯道,水流减慢,河上游漂浮来的东西,大都聚集在这里。生活垃圾还算不了什么,最要命的是河中的那些死尸也会在此聚集。尸体聚多了,聚久了,就有可能形成水倒,水倒就是黄河水下的行尸。

  水倒多了,在某种条件下,就极有可能形成河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