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黄子俊本就长了一张桃花脸,还是四月生人,为僵死之花。因此,招来女色鬼,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黄子俊的老婆说他在外面鬼混,这在理论上说,也没错啊。

  夜雨更大了,我浑身已然湿透,但被凉雨一浇,我却清醒了许多,逐渐地,身体的也能活动了。

  就在我挣扎着爬到皮箱跟前,想打开皮箱,把里面的鬼将放出的时候,黄子俊的车灯一亮,车子轰鸣一声,又发动起来。

  这一次,车子没有往前开,而是迅速向我这里倒过来!

  一切都太突然,我根本就没有时间躲避!

  眼看着车子即将就撞上我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我傻愣着蹲在地上的雨水中,第一次意识到死亡距离自己竟然这么近!

  黄子俊打开了车门,他走出来,看到我坐在箱子边上,发呆,就迷惑道:“张先生,您这是……”

  听到黄子俊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那个东西已经离开了他。

  顿时,我松了一口气。

  为了挽回颜面,我强笑道:“方才是那东西上了你的身,把我甩出了车外。不过,落地后,我立刻就与它搏斗了几十个回合,最后,还是把它给打跑了!”

  黄子俊听后,赶忙把我扶起,帮忙把箱子提到车上,这才道:“方才,我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这一次,那个女人给我说了一句话……”

  “说了一句话?什么话?”

  她好像是说:“以后,她就离开我了。”

  我听后,立刻笑道:“呃……是这样啊。我还让那东西给你道歉来着,她有没有给你说声sorry?”

  黄子俊摇摇头:“这个倒是没有,它也不一定会英文啊。”

  听了黄子俊的话,我感觉有些奇怪,这个东西怎么说要离开呢?难道它真的怕我把它给灭了吗?不可能啊,我带的鬼将还没出马呢!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儿还没完,下一步,还会发生什么。

  黄子俊把车子发动起来,准备先送我回市区。

  我把探鬼收起来,你上眼,躺在车座上,准备好好地休息一下。

  可是,车子开了几步,又猛地刹住了!

  “怎么回事?”我猛然睁开眼,一身到事情不对。

  黄子俊伸着脖子看着前方说:“前面好像有人。”

  我仔细瞅了瞅,现前方的弯道处停着一辆车,那好像是辆越野,车旁站还着一个男人。

  他也正朝我们这边看着。

  “兴许,他也遇上事儿了!”黄子俊说。

  “那我们下去看看。”

  黄子俊把车停到路边。

  我们下车,向那个男人慢慢走去。

  那个男人的身影很奇怪,他望着周围,好像看到了我们,但又好像什么也没看到。

  可是,在我们距离那人不到三十米的时候,他突然就跑到越野车旁,迅速拉开车门,跳上车,发动起来,飞快地开走了!

  他的这一举动,这让我和黄子俊始料未及。

  可是,接下来看到的情况,让我们白了一切。

  就原先那辆车的前方路边上,歪着一辆电动车,电动车的一侧躺着一个人!

  无疑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方才那位就是肇事者。

  “管不管?”黄子俊问我。

  我走到近处,看了看。

  电动车已经被撞散了架,躺着的是一个女孩子,她穿一身蓝色的裙,头发散乱地铺展在路边的雨水里。

  看到那张脸的时候,黄子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这个女人我见过?”

  “你认识他?”

  “好像是梦里梦见的那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子俊说着,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然后就想打急救电话。

  看他的反应,手机根本没有任何信号。

  “你的手机!”他朝我喊着。

  “做这种事情,我不带手机的。”

  黄子俊无奈地把手机装进口袋,然后走过去,蹲下来。鲜血在女孩的身下蔓延开来,就如同铺一块艳红的毯子。

  黄子俊把手伸到她的鼻孔处,试了试:“还有气息。”

  黄子俊喊道:“你还能听见说话吗?”

  女孩费力地嗯了一声,断断续续地说:“我还能撑到家,你能把我送回家吗?”

  黄子俊似乎已经失去了自我控制,他点头道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送你回去的,你坚持住。”

  我知道,此时的黄子俊已经疯了!

  黄子俊把车开过来,打开门,把她抱到了后面的座位上。

  “张先生,你在后面好好照顾着她!”

  我说:“你放心吧!”

  黄子俊把车发动起来。问道:“你的家在哪里?快告诉我。”

  “下了这条山路……在市区经九路,33号。”黄子俊奇怪地回望了她一眼,她的声音似乎不是从体内发出来的。

  黄子俊踩下油门,很快下了绕山路。

  市区的路上车辆很少了,黄子俊开的飞快。

  “张先生,她怎么样了?”黄子俊边你开车,边问我那女孩的情况。

  我没有看那女孩一眼,就回答道:“专心开好你的车,千万不要分心!”

  到了市区,黄子俊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110,说出了交通事故的地点和他正在做什么。

  放下电话,他猛地抬头。

  我发现一辆大货车正疯了一般向我们奔来!

  黄子俊猛地一打方向盘,接着踩下刹车,大货车是躲过去了,但是黄子俊的车却撞进了路边的一间民房!

  那民房的砖墙被撞开了一个大洞,黄子俊的车头直接扎进里面一半多。

  这一次,幸好我系了安全带。

  黄子俊从这惊魂一幕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立刻问道:“张先生,你们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

  “她怎么样了?”

  “她很好。”我笑道。

  黄子俊听到我的笑声,有些不解地回望着后座。

  此时,一个凶巴巴的男人走了过来。边走,边骂道:“怎么开车的车这是?瞎眼了?”

  见此,我和黄子俊忙下车。

  黄子俊歉意道:“您放心,我会赔偿您的房子,您家人都没事吧。”

  “房子?我里面还有一辆车呢?一块赔!”

  “好好好,您先帮我把里面的人救出来,他受伤了。”

  “哦。”那人走过去,往后车厢里瞧了一眼,接着整个身子就剧烈颤抖起来,然后失声大喊道:“她不是人,她是鬼……鬼……你也是死鬼……”

  }-酷a匠y网$永$久c免S费~看G5小J说"%

  说完,那人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怎么了?”黄子俊迷惑地望着他的跑开的背影,竟然被吓成这样。

  说话间,忽听“轰隆”一声,整个墙坍塌下来,水泥,砖块一下子就涌进了车里!

  黄子俊呆呆地站在那里,自语道:“一切都完了。”

  一阵警笛声响起。

  黄子俊被惊醒过来。

  警车停下,过来两个警察。

  其中一个问:“是你报的警?”

  “是的。”

  “走吧,回去处理,害的我们白跑一趟。闲着没事报什么假警?”

  “我没报假警,伤者就在我车里,不信你们看。”

  警察看了看:“看你这事儿弄的!应该说是死者,人肯定死了。”

  当把车上的砖块移开的时候,我们发现的后座位置除了一支钢笔外,什么也没有。

  黄子俊捡起那支钢笔,它已经锈迹斑斑了。

  这是那个受伤的女孩留下的吗?她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黄子俊疑惑着自语道。

  警察拍打着身上的泥水,气愤地看着我们。

  接下来黄子俊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警察听后,似乎想到什么。其中一个说:“五年前,也是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在那条路被撞死,现在还没找到肇事者。你说的简直是那桩案子的翻版,而且车辆也吻合。”

  这时,另一名警察突然叫道:“这是个车库,奇怪的是根本没有门!”

  接着,他就走进去仔细查看起那辆车……

  后来经过查实,被撞的那座房子里的汽车,正是当年的肇事车辆。根据这些,肇事者很快被抓获。

  回去的路上,黄子俊神色飘忽地问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女孩子不是人?”

  “对。我早就看出来了。其实,自始至终,后排座位上,一直只有我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