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傅听后,打量着那个女人。看她那样子,挺正常的,不像是啥子坏人,或者邪祟。

  要是搁以前,陈师傅是绝对不会管这种闲事儿的。因为,开夜车,让不明身份的人上车,是很危险的,这是行车的大忌!

  不过,这个女人的话,让陈师傅想到了一事儿。

  正是这件事儿,是他改变了初衷。

  陈师傅年轻的时候,也做过一件与之差不多的事儿。在与老婆一起行车的途中,他和老婆翠兰因为一件琐事儿吵了一架。

  他气不过,直接把就把老婆赶下车,扔在了高速路上,一个人驾车离开了。 去年,陈师傅的老伴儿因病去世。每当开车,看到空落落的副驾驶座位的时候,他总想起这事儿,每次心里都是一阵阵的懊悔。

  听这女人一说,陈师傅的心就软了。

  他先是把那女人的老公大骂了一顿,然后就对那女人说,上车吧。

  不过,当那女人上车之后,陈师傅感觉驾驶室的温度,似乎又正常起来了,原先的那种阴寒,不见了。

  跑出去二十多里,车行驶到一个小镇子附近,那女人说她的家到了。

  陈师傅对那女人说,回家一定要好好地把你老公收拾一顿,他太不是个东西了。

  那女人答应着,指着一户人家,告诉陈师傅她的家所在的位置所在,然后问他要不要下车,休息一下,喝口水。

  陈师傅说,不用了。

   那女人最后说,晚上的时候,最好不要走河坝那条路。

  当时,陈师傅也没多想,答应着就开车上了路。

  一路上,陈师傅老是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具体哪里不对,他还说不好。幸好,第二天,他安全地把货送达了北京。

  事情过去三个月,陈师傅又因为大雾,高速公路被封闭,走了河坝上的那条道。

  这一次是白天,本来,他以为肯定没事儿,可是开着开着,车的电瓶出了问题。他检查了一下,发现该去充电了。

  看了一下四周,他发现自己现在的位置,距离那回捎带的那个女人的家很近。

  于是,陈师傅就走到那家人的门口,拍打大门,寻求帮助。

  开门的是个老太太。

  后来,他们聊到了那次捎带的那个女人。

  老太太说,那是她女儿,在外地上班呢。说以后见到你,要好好谢谢你的。

  充电的功夫,老太太就问陈师傅,是不是经常走那条道。

  陈师傅说,不经常走。

  老太太说,晚上,最好不要走。因为那条道上,出过很多事儿。很多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大坝底下。这条道上的事儿,还上过新闻,当地交通部门,还专门提醒过当地的司机。

  陈师傅说,那路是不好走,但也不至于出这样的大事故吧。

  老太太说,那条道很邪门。那些活下来的司机,都说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把车开下去的。但出事之前,他们都见到了一条绣着兰花的丝巾。

  听了老太太的话,陈师傅一脸的惊讶,他立刻想到那天晚上的经历。

  于是,他就把这事儿给老太太讲了。

  老太太说,你没出事儿,完全是因为我的女儿正好上了你的车。由于我女儿家的车,经常走那条道,我就求人给她做了个护身符,戴在身上。那样的话,不干净的东西,就会躲得远远的。

  陈师傅在心里叹道,真是应了那句话:有时候觉得是在帮别人,其实是在帮自己。

  后来,陈师傅根据老太太的介绍,找到了秦非。他也要从秦非那里买一个护身符,其实他买去的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护身符,而是一个护车的小鬼。

  此后,陈师傅夜间多次走过那条道,那条诡异的纱巾再也没出现过,几年下来,一切都平安无事。

  这件事儿在司机间传开后,前来淘车鬼的司机很多,但是秦非手中并没有那么多货。只能先分轻重缓急,然后再卖给他们。

  这次,联系我的这个车主叫黄子俊,三十多岁,仪表堂堂,听介绍说他一家文化公司的副总。

  见了面之后,他向我讲述了开车路上,他所经历的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黄子俊说,由于市区的房价涨的的厉害,所以就在郊区买了一套。这样以来,每天都要跑很长的路去上班。

  工作几年后,手里有了一些积蓄,于是就买了一辆普通的小轿车,也就图个方便。

  黄子俊上班的单位距离他的住处,差不多有十几公里的路程,期间有一段是比较偏僻的山路。

  而怪异的事情,就出在这条山路上。

  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因为工作忙,黄子俊加班了两个小时的班。下班后,他觉得肚子有点儿饿,就在公司下的餐馆里吃了点儿东西,然后才开车往回赶。

  开车上路的时候,冰冷的秋雨就开始下起来。

  由于山路坡度大,又下着雨,所以他的车速并不快。

  在这条山路上,他接了他老婆打来的电话,问他到哪里了,嘱咐他,天气不好,开车小心。

  黄子俊答应着,挂了电话。随后打开音乐,听着一首关于秋天歌曲,心里想着他老婆的好,乐滋滋地向着家的方向驶去。

  那首歌有三分钟的长度,黄子俊记不清那首歌到底循环放了几遍,反正,本来他挺喜欢的一首歌,都听得有些恶心了。

  电话又响了起来,是他老婆的。

  黄子俊刚接过来,他老婆在那头就骂道:“黄子俊,你死到哪里了?”

  “我开车在山路上啊?”黄子俊答道。

  “山路上?刚才你给打电话,你就说在山路上,你知道在山路上开了多长后时间了吗?你是推着汽车回来的啊?骗人也不找个合适的理由?”

  黄子俊刚要解释,他老婆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黄子俊回忆起他放的那首歌,歌曲放了很多遍,这说明,很多个三分钟已经过去了!

  而现在,他依然在这条山路上。

  想到这里,黄子俊意识到不对劲儿了,这条山路不足五公里,他怎么感觉跟行驶了五十公里似的?

  他一脚踩下刹车,跳下去查看。

  雨更大了,风更凄了,他裹紧外衣,仔细看了看这条路。

  没走错啊,路边的这课松树,他每次都能看见。还有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他还到那边去撒过尿。前方弯道的路牌,上面写着:“危险路段,小心驾驶”……这一切都很熟悉啊。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八点三十分。正常来说,这个时间点,他早就到家吃完饭,洗完澡,抱着老婆热炕头了。

  今天真是邪门了!黄子俊心里咒骂着,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紧接着,他立刻回到车上,打起精神,想发动车子,继续行驶。

  酷h匠/●网=唯Q一a正\a版\,Qg其}:他w:都是盗版7h

  但是,车司无论如何也打不着火了!

  黄子俊急了,边咒骂着,边跳下车,想拦一辆过路车帮忙。

  可是,雨夜是山间公路上,除了黑暗,就是呼号的秋风,等了许久也每一辆车经过。

  他孤零零地在路边站了十几分钟,实在受不住那股凉意,就回到车上,翻出一瓶儿白酒,喝了两口,想暖暖身子,壮壮胆子。

  酒的度数很大,喝下去之后,他稍微有点儿晕乎。

  这时候,他又想到了老婆在电话里对他的冷嘲热讽,心里一时不痛快,又灌了几口。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拧了拧车钥匙,车子发动起来了……

  然后,他就开车回到了家。

  他看到妻子正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在家里等着他。

  他顾不得讲述自己的经历,就洗了个澡,拥着自己的娇妻,进了被窝。

  也许是在外面冻坏了,他浑身的冰冷。

  他抱着自己的妻子,妻子的身体暖暖的。

  就这样,他们也不说话,好像都在适应对方。

  这一次,妻子没有怀疑他在外面乱搞,其实,黄子俊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男人,在外面他从来都不沾花惹草。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抱着的妻子有些异样。妻子的身体逐渐地由温暖,变得冰冷起来……

  奇怪之际,手机响了。

  他摸过手机,放在耳朵上。

  “喂,是哪一位?”黄子俊迷迷糊糊地喊道。

  “黄子俊,五分钟之内你要是不会来,咱俩就离婚!”

  这是黄子俊妻子的声音!

  自己不是在卧室里,正抱着自己的妻子睡觉吗?

  她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

  如果自己抱着的不是妻子,那会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