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车鬼凶途

  秦非说:“我也是乱猜。”

  回去的路上,王老板一直没说话,从他的神色看的出,他心里想了很多事。

  到了矿区,一下车,就有人来给王老板通报说:“下面的确挖到了棺材板子,而且还人的骨头。”

  王老板彻底服了气,转而问秦非:“秦先生,您看下一步该怎么办?”

  王老板说:“收敛好下面的每一块尸骨,买几口像样的棺材装殓起来。然后尽量找到家属,妥善安置就是了。”

  王老板点了点头,把我们请到屋里,然后问道:“您是怎么推猜到这一切的?”

  秦非说:“能够拐走婴灵的鬼魂,只有一种,那就是生前痛失爱子的人。那种母爱,父爱的力量,是很强大的,只要它们打算把婴灵带走,即便是我们把婴灵供养的再好,也无法留住它。”

  王老板点点头,痛惜道:“我开这个矿,不但毁了他们的土地,也害了那个老矿工的孩子……我已经决定了,关于这件事,我会再拿出钱,给是石牛村作为补偿。除此之外,我要为石富田的那个孩子,做些应有的补偿。”

  秦非说:“在移动那些棺材的时候,就把原来的那个婴灵的排位和石富田的尸骨一块儿送走吧。我会重新给你安放一个婴灵,从此之后就没有什么事了。”

  当王老板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之后,我们带着自己的婴灵,下到了井下。

  按照秦非的要求,王老板准备了香案,贡品和一个空白的排位。

  秦非对王老板说:“安放婴灵之前,必须给它起个名字,你看什么名字比较好?”

  B酷匠网唯}一X正版。,x其…他_H都u是f盗{版$0

  王老板说:“我愚钝啊,还是您看着办吧!”

  秦非道:“就叫安儿吧,保佑矿井下的工人,一切平安。”

  王老板点头赞同道:“好好好,就叫安儿。”

  随后,秦非拿起那空白的排位,用朱砂在上面写下了这个婴灵的名字。

  最后一道工序,把盛放婴灵的小盒子放在排位后,燃烛,焚香,念诵安魂的经文咒语!

  一个月后,王老板给我们打来电话,说要好好请我们吃顿饭。

  秦非说在电话中跟王老板说,这次我们可以不吃米饭和青菜了。

  王老板的那单买卖,是秦非带领我们做的第一单买卖,也是最后一单。

  两个月以后,秦非说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有多长,他自己都无法给出一个期限。

  临走,他把所有的事情,以及几本前辈们记下的,厚厚的《淘鬼笔记》,一起交给了我和小招。

  除此之外,他还嘱咐我们:“我们做这个淘鬼店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赚钱。与此同时,也是为了内心的一份理想。至于这个理想到底是什么,当你们做这件事做的久了,自然就会体悟到。”

  秦非走后,我和小招边关注着买家,边翻看着那几本《淘鬼笔记》。关于笔记中的内容,在今后的共工作中我会提到一些。

  不过,我想把这些笔记开篇的一句相同的话摘录下来:“有些事情,必须有人去。”

  不久,我们接到了第一单生意。

  我独自完成的这第一单生意,是与车鬼有关系的。

  车鬼,顾名思义,就是养在车里的小鬼儿。养这种小鬼的作用,就是防止车辆在行进过程中,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给侵占。一旦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进了车,那么必然会对司机产生不好的影响,甚至会出现恶性的交通事故。

  在车里养个小鬼,就如同是告诉其他的孤魂野鬼,凶神恶煞,你们别进来了,这里是我的地盘!

  一般来说,某个地方一旦被一个小鬼占据,其他的脏东西,是不会,也不肯再进去的。

  除了供奉小鬼之外,大部分人喜欢在车里供奉一尊佛像,这也是一种保平安的方式。但是,这里需要提醒车主的是,供奉的佛像,一定要开光之后再放进车里,否则不但无法保平安,还有可能招来更多的邪祟。关于这样的事情,在我的工作中,也遇到过,以后我会慢慢给大家讲述。

  在正式写下这个故事之前,我想先给大家讲述秦非留下的那本《淘鬼笔记》中的,一个关于车鬼的故事。

  1994年,老司机陈卫国还在跑长途给人送货。他主要负责把乡镇的果蔬,送到就近的一些大城市里去。

  七月份的一天,他开着满载的货车从临河上了京藏高速公路,然后直奔北京方向。

  走了三十几公里之后,由于前方发生了交通事故,所以车辆被分流下了下去。

  陈师傅运送的是蔬菜,加上天气炎热,所以他必须尽快把货给送过去。如果时间拖的长了,蔬菜就会腐烂变质,到时候他就赔大发了。

  下了高速,他就沿着国道走。因为路不熟,所以,他就在一个镇子停下来,打听去北京方向最近的一条路。

  当地的人告诉他,他可以上附近的一条砂石路,然后转到另一条国道上去,那样的话,只比走高速迟到三五个小时。

  于是,陈师傅就按照那人指点的路线,上了那条砂石路。走上之后,陈师傅发现,那条路实际上是修建在一条拦河大坝上的,路很宽,但是路坑坑洼洼,并不好走。

  那天发车晚,在高速公路上又耽误了好几个小时,所以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天黑,路不好走,为了安全,陈师傅就把车速放得很慢。

  在那条路上开了二十多分钟的时候,陈师傅就觉得肚子有点儿饿,于是他就把车停在路边,打开双闪,拿出饼干和水,准备先垫吧垫吧。

  据陈师傅说,那天晚上,非常的邪门。他没看到一辆过路车,甚至是一个行人,一辆自行车也没看到。

  吃玩东西,他跳下车,撒了一泡尿。

  方便完了之后,他跳上车,就准备继续行驶。可是一拉开车门,他就看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条绣着兰花儿的白色的纱巾!

  陈师傅愣了一下,唉?这东西是什么时候被放上来的?谁这么缺德,把这脏玩意儿给扔车上的?

  想到这里,他立刻从座位下的工具箱里拿出手电,跳下车,把车的前后左右,上上下下,仔细照了一遍。他觉得,肯定是有人趁着他撒尿偶的功夫,做的这事儿。

  可是,围着车转了三圈之后,他也没发现一个人影儿。

  陈师傅没少走过夜路,也没少遇到过事儿,但是那一次太邪了。

  他点上一支烟,想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下。

  抽完烟,他又跳上车,他希望副驾驶座位上的那个东西,早就不见了。

  可是,那东西依然如故地放在那里!

  陈师傅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把那东西拿起来,展开,看了看。

  那纱巾,大约有五十公分长,二十公分宽,原本的底色应该是奶白色,上面绣着一株好看的兰花。可能是因为暴露在野外的时间长了,纱巾已经发灰发暗,还破了几个小洞,沾染着几片脏乎乎的污迹。

  陈师傅觉得有些晦气,打开车门,就把那纱巾扔了出去,然后就发动汽车,继续向前行驶。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时候,陈师傅感到周身一阵阵的阴冷,整个车厢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大冰箱一般!

  就这样,陈师傅心里打着鼓,开出去不到一公里左右的时候,就见前方的路门面上站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拼命地朝他挥手,示意他停下。

  陈师傅猛地一踩刹车,车子在距离那女人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陈师傅的火气,一下子就烧起来了。

  他跳下车,也不顾及对方是个女人,就骂道:“你找死啊你?站着路中间儿拦车!”

  那女人哭泣着说,她在回家的路上,和自己的老公吵了架。他老公一气之下,就把她赶下车,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回家了。她家距离这里还有二十多里路,天晚太晚了,她想搭辆车回家。希望,陈师傅能帮她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