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听着,我和小招就有些迷糊了。

  小招咽下嘴里的一大口米饭,然后皱着眉头说:“您说的些,我不但记不住,还有很多地方不理解啊。”

  秦非笑道:“你们不必担心这个。”说完,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牛皮笔记本,递给了我,“一切都在里面了。有空的时候,你们慢慢看吧。”

  我接过来,大体一翻,发现这笔记已经有些年头了。

  “这个……不全是你记的吧?”

  “不,一部分是我记的,更多的是我们行里的前辈们记的,上面不但有具体的工作方法,而且还有各种要注意的问题,有许多经典的买卖案例。这只是其中的一本,另外几本,都存放在了我的住处,回头,我会拿给你们。”

  吃过晚饭,王老板又把我们送到了井下。

  随后,秦非就跟王老板说:“我们会在这里一直等到午夜,您是这里的主人,必须回避一下。”

  王老板听后,就上了井。

  随后,我们就在井下,一直等着。

  期间,我问秦非:“你怎么就断定这下面一定有脏东西?也许是有人故意捣乱呢?”

  秦非说:“与王老板一见面的时候,我们握了一下手,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

  “握手的时候,我摸了一下他手上的财运线。他财运洪大,但线中透着一股阴寒,这是财运伏鬼的征兆。所以,当时我就断定,这下面一定有脏东西。”

  “他当初买了一个婴灵,但是不管用,现在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了?”

  秦非说:“目前,这个问题还不好说。供养婴灵之后,又出事儿,肯定是婴灵不见了。婴灵是一种非常乖巧的鬼灵,供养好了,一般来说,就不会丢失。一旦丢失,那说明……这里面的事儿肯定不小。”

  小招好奇道:“是它自己跑出去玩了吗?”

  秦非说:“有这个可能,因为婴灵也不失顽皮的天性,不过,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我所但心的是,那个消失的婴灵被这里的脏东西给反噬了!”

  “反噬?”

  “这说明这个东西不简单。”

  说话间,已近午夜。

  秦非看了看表,然后又把随身带的牛皮包打开,从里面取出来一盏高座青铜油灯。我仔细看了看那盏油灯,非常奇怪。底座是一个小鬼的造型,小鬼托着一个小口大肚的油瓶缸。后来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鬼灯。

  另外,还有几个棺材形的小木盒子。盒子乌黑发亮,上面阴刻着一些符文。据说,那符文是佛家所传的封魂服鬼的经文,鬼见了这个,都怵三分。一旦被关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秦非说:“下一步,我们就用自己带来的小鬼去探路,然后再根据这个鬼探得到的信息,做下一步的打算。”

  说着,他拿过一个小盒子,指着上面的一个像小鸟的符号说:“你看这个符号,这表明,里面装着的是探路用的鬼探。”

  然后,又拿过来另一个盒子,指着上面一个像一扇门的符号:“这里面装的是将鬼,将鬼,专门用来惩治恶鬼的。

  在这个行当里,除了要出卖的鬼灵儿,探鬼和将鬼是经常用一种工具,特别是探鬼,几乎每一单买卖,都要用上。这就好比是给人治病,我们必须借助探鬼找到病根儿,才能对症下药。”

  接着,秦非把让我们把头灯都关掉,把鬼灯点燃,然后他就打开了装着鬼探的那个盒子。我看到盒盖子里的东西被一层黑布遮盖,秦非所说的鬼探应该就藏在其中。

  秦非拿出一张小孩形状的纸符,在青灯上点燃。

  这时候,青灯的火苗扑簌了几下,就好像有人在这里匆匆经过一般,但不久又稳定了下来。

  秦非看着鬼灯说:“鬼探已经离开了,我们先让它去看看,那个婴灵去了哪里。”

  “原来鬼探是这么用的!”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用法。那就是:‘鬼探附身’。这样,你和鬼探合二为一,就能看到许多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就跟开了天眼差不多,但是二者又有很大不同。你们要记住,在今后的工作中,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第二种,因为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做法。”

  “那鬼将也能上身吗?”我接着问道。

  “当然,我离开后,你们要自己阅读一下我留给你们的那些笔记,一定要与实践结合起来。事儿做得多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说着说着,鬼灯的火秒忽然就扑闪了一下,然后由红黄色,又逐渐变成了淡蓝色。另外,鬼灯的火苗尖儿,变成了九十度的形状!

  见此,秦非道:“鬼探回来了。从火苗的颜色来看,它发现了那个婴灵。”

  随即,秦非就端起鬼灯,根据火苗指示的方向,沿着井道向前走着。

  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岔井的入口。随即,火苗调转方向,指了进去。

  a最!新{章节上A酷fb匠网

  那个岔井,正是陆小兵进去过的那个。

  借着鬼灯的光,我们看到这个井道的确已经破败不堪,而且地上还有大面积的积水。

  刚进去进步,我就有些担心道:“这太危险了吧,我感觉这井道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啊。”

  秦非说:“不要乱说,要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听到了,我们真有可能被埋在下面。”

  越往里走,我越感到无比的阴冷。不知道是因为这里的水多,还是藏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小招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我心里暗笑道:平时都说我胆小,动真格的,你这不也老是发毛吗?

  走着走着,我就发现秦非的手中那盏鬼灯火苗的火苗有些不对劲儿。

  这洞中没有半点儿风,可是那火苗晃动的幅度却是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起来!

  我有些紧张地问道:“这怎么回事儿啊?”

  秦非沉声道:“那婴灵就在这里,但它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而且,这个东西还挺横的!”

  “横?”

  “就是凶的意思!”

  说着,我们转过一个弧形的井道,来到塌方的井段。前面三五米处,几乎全都被给堵死了。

  虽然鬼灯的火苗不断地晃动,但还是指向了那些坍塌下来的横木土石!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极力吸引着鬼灯的火苗!

  秦非停下来,注视着这堆土石,久而不语。

  我咽了口吐沫,小声道:“这坍塌下来的土石堆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

  小招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让王老板把这段井道全部清理出来?这样,即便是里面有东西,也看不到啊。”

  秦非把鬼灯放下,然后道:“不用清理,我们照样能看清里面的东西。”

  我们不解地看着他。

  “刚才我说过了,鬼探上身。”秦非接着解释道。

  “上……上谁的身”我结巴着问道。

  “小招的怎么样?”秦非诡笑着问我。

  我一听,这不算损我吗?这样的事儿,我一个大男人不顶在前面,还算什么男人?

  小招这个没轻重的丫头兴高彩烈地道:“好啊,好啊!”

  我一把推开她道:“滚一边去!妇道人家,别瞎搀和!”然后,我对秦非道,“我来。”

  秦非点了点头:“盘腿坐下,面对鬼灯,闭上眼睛。”

  随即,我听秦非念了一声听不懂话语。紧接着,我感觉自己的身子一震,脊背一凉!

  “挣开眼。”秦非的声音。

  我挣开眼睛,但是只看道了黑暗中的一盏鬼灯,秦非、小招、甚至是井道都不见了!

  这就是鬼探上身了吗?

  “一直往前走。”一个无比缥缈的声音在我耳边说。

  这肯定是那个鬼探在引导我。

  我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向着前方的黑暗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