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那声音又响了一次。

  这一回陆小兵判断出了声源的方位,就是从身边的一个岔井里传出来的!

  陆小兵仔细往里照了照。

  井道很深,而且地面上有不少的积水。这种井道潮湿不算,而且最容易塌方,矿工是绝不会进这种井道的。

  强忍着愤怒、好奇,还有一丝的恐惧,陆小兵走进了那条井道。

  进去之后,刚绕过一个小弯道,他就发现前面已经发生了严重的沉陷,整个井道几乎都被碎石、木桩等东西给堵死了。就在这些乱起八糟的东西里,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影,从着装来看,那好像是矿工。

  那人就在这坍塌了一半的井道中,侧着身,低着头坐着。一身矿工的工作服,已经有些破烂了。头上戴着安全帽,帽子上有一盏黑色的头灯,但是没打开。

  见此,陆小兵心里一哆嗦,为了给自己壮胆儿,他喊了一声:“找死啊,你钻这种地方!把你工号报上来!”

  陆小兵喊完,那人慢慢地抬了一下脸。

  陆小兵看到的不是一般的矿工的脸,那张脸显得非常的苍老,而且还有一种说不的异样。

  就在陆小兵心里“咯噔”一下的时候,他和这个矿工中间的洞顶“哗啦”一声巨响,上面的土石在一瞬间就坍塌了下来!

  陆小兵见此,腿都软了。要是被埋在这种地方,那矿上想救你,都没找不到地方。

  接着,他连滚带爬,跑出了这条井道。随后,他立刻给值班长报告了这件事。

  值班长先是给上级领导汇报,然后按照领导的要求,迅速组织救援人员下矿查看。

  结果,折腾了多半天,才挖开坍塌的井段,下到了陆小兵所说的那个矿工出现的位置,结果那里啥也没有。

  接下来,矿上就对所有的矿工进行核查,结果所有的人都好好的,没有一个人失踪。

  为此,矿上还怕陆小兵批评了一顿,暂停了他的职务。这阵子,这小子精神状态不好,正在家里休息呢。

  王老板讲的第三件事儿,很多矿工都经历过。

  就是在井下作业的时候,有时候不知不觉地就走错了井道。

  听那些走错井道的工人讲,这种情况都出现午夜的时候。

  王老板说,我的这个矿,算不上新矿,但也不是老矿,下面井道分布复杂,一般的人下去就会转迷糊。但是井下的工人,都是按照计划路线下井工作的,之前,从没听说过有矿工走迷路的情况。

  后来,矿上的工人就想了一个办法,在容易走错的地段,故意扯上一条绳子,工人们路过的时候,就摸着绳子过,看还没能不能走错。

  结果,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午夜,工人替班出井,走着走着,就发现绳子,延伸到了石壁的里面。工人们没办法,只能被迫转弯。这一转弯,又走迷糊了。

  当时王老板也不信这个,他就让一个矿工,在那个时间段,拿着图纸,按照图纸走。

  但是工人们发现还是走不通,路线和图纸的标注根本就不一样。但是,那工人返回去,等了半个时辰,结果又走通了。

  工人们都说,这叫鬼打洞。

  矿井下出现鬼打洞,这是很忌讳的事情。

  虽然矿上采取了很多安抚措施,告诉工人们不要相信这个,可是工人们根本就不听啊。他们都认为这是发生重大事故的征兆,都不敢下井了。

  所以,我就找了个先生,给瞧了瞧,那先生跟我说,下面的确不干净,让我买个婴灵供养在下面。

  于是,我就从南方买了一个。

  开始的几天,还真管用。电不停了,废井里也没什么怪声了,那种鬼打洞的现象也没出现。可是没过一星期,事情又出现了反复。

  这不,实在是没辙了,我就托人打听到了您。听说您卖的那玩意儿特管用,希望您能尽力帮我一把。

  王老板的讲述的时候,我和小招听得都一惊一乍的,而秦非的脸却一直就沉静如水。他对这一切,似乎都不放在心上。

  秦非问王老板:“您的的这个矿,最近发生过什么事故没有?”

  王老板说:“不是我跟您吹牛,由于国家对安全事故抓的紧,所以我们的安全工作做的细致,对工人们要求严格,所以没有发生一次重大事故。

  瓦斯爆炸,透水、塌方这些事故,从来都没发生过。要说最大的事故,就是去年一个工人在井下被砸伤了腿,不过现在那工人早就正常上班了。”

  “这些古怪的事情发生之前,矿下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异常?”

  王老板摇摇头:“生产工作都很正常啊,也没听说发生过不寻常的事情。”

  听到这里,秦非道:“王老板,我已经知道个大概了。下一步,我们要到现场看一看。”

  “那好啊,为了配合您,那口井已经停止开采了,工人我都给他放假了”

  “那好,麻烦您带着井下的地图,跟我们一起去看看。”

  随即,我们换上了一身工作服,带好安全帽,随着王老板就去了那口井。

  降到出事的井道之后,王老板带领我们找到了陆小兵去过的那口废井。

  秦非在井口往里照了照,并没有进去。

  接着,我们又一次查看了那遭遇诡异停电的设备,以及容易迷路的那条井道。

  查看完这些,秦非对王老板说:“我们先上去,现在还不是解决问题的时候。”

  到了井上,我们闲聊了一阵子。天黑之后,我们在矿工食堂吃了一顿饭。秦非特意交代王老板,晚饭就吃米饭和青菜。

  王老板觉得惊讶,直说:“没必要这么客气。”

  秦非说:“安宝之前,不沾酒,不吃肉。是我们的规矩。”

  吃饭间,我就问秦非:“秦老板,你刚才说了个词儿,叫什么‘安宝’,这到底啥意思啊?”

  秦非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算是正式入行了。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比如说我们卖鬼的这个行当,在客户面前,我们不能说‘鬼’,而是用‘宝’来代替。你们想啊,见了客户,你跟人说,把鬼给他带来了,这听着就晦气。当然,买家对我们也有特定的称呼,那就是宝主。这是禁忌中的其一。

  其二,卖鬼看买家。如果买家品行不良,居心叵测,我们是不跟他们做生意的。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些人借鬼行恶。

  酷e#匠网正版首发

  其三,就是我们吃的这些饭菜,不能喝酒,不能吃肉。再加上一点儿,不能沾染女色。这一条,我也是听前辈们说的。我觉得,酒肉色都是人的大欲望,沾染这些,会削弱人的阳刚之气,干活儿的时候,容易被鬼侵。

  其四,在干活的时候,不要喊对方的名字。否则,容易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记住。

  其五,做事时必须身藏鬼囊。这些鬼囊里面都有一个护身小鬼儿,万一遇到什么大凶的东西,也能保住性命。”

  说着,秦非拿出一个鬼囊,让小招戴上。而我本身就有一个,就不需要了。

  随后,秦非接着说:“知道‘鬼’叫做‘宝’了。那么,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有六道工序。这六道工序是:有一看,二探,三闻,四放,五收,六安。

  看,就是看周围的环境,看主人的自身的一些情况。在看人的时候,我们一般是通过看人的手,来获取细信息的。俗话说的好,‘手眼通天’天就是万事万物的基本规律,发生的势态。开了天眼,可以看到很多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眼注重的是外在的现象,而手则反映的是人的气质命理。

  二探。指的就是在我们具体工作,不明情况的时候,派一个小鬼儿去探查。

  三闻。闻就是听对方把事情说明。比如我们听王老板跟我们讲了那些事情,就是这个意思。

  四放。如果遇到非常凶险的东西,我们就会把随身带着的将鬼放出去。这是以牙还牙,以鬼治鬼的法子。

  五收。就是把探鬼和将鬼收回来,以后接着用。

  六安。安是我最终的目的。因为买家把鬼买去之后,就是以鬼镇邪,以鬼治鬼的。所以,我们要把客户买的这个鬼,给安顿好。别让它跑到荒郊野外,成为野鬼,惹事生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