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酷匠网永久免~{费E看AQ小说-%

  我说:“底薪五千,哎……你就不问问我这是份什么工作吗?”

  小招道:“这工作挺好啊,你不干,我可干!”

  哎吆!这小妮子倒是来劲儿了!

  我说:“滚一边去!你能干得了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是自打了一记耳光。小招的胆子比我大,平时就爱画恐怖漫画,这不正合她的口味吗?

  小招撇着嘴道:“你是瞎糊弄人的吧?”

  我说:“那里还有一个职位空着,你要去,我这就给老板打电话了。”

  话还没说完,小招就把手机递了过来!

  后来,我发现,我们和秦非遇到一块儿,其实是还真挺有缘分的。我们三个人的名字合起来,不就是:“招惹是非”吗?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小招去找秦老板。

  简单介绍之后,秦非说:“我觉得我们两个完全有能力把这个店铺经营好。等你们上手了,我就可以离开了。我外面还有很多事儿,太忙了,根本就顾不过来。”

  随即,秦非告诉我们说,昨天他接的那个订单已经谈妥了。下午,我们就开车去给人家送货。这一次,他就让我们跟着观摩一下,长长见识,学学本事,为将来独立工作打下基础。

  小招问秦非:“这上门服务,有提成吗?”

  秦非笑道:“没提成,发奖金总可以吧?”

  一听有奖金,小招立刻向秦非保证,一定要好好学习,加倍努力,争取早日成才。

  下午一点,秦非把一个用红布包裹的大箱子,放在汽车的后备箱里,然后就直奔那个煤老板所在的矿区。

  听秦非说,订货的老板姓王,他所承包的那个煤矿,在距离海城二十多公里外的丘陵地带。那一带,大大小小的煤矿足有二十几个,但这个王老板的煤矿算得上是最大的。

  于是我就问秦非:“这个王老板到底遇到啥事儿了,非要买这种东西?”

  秦非说:“这桩子买卖,也是朋友介绍的。听我那朋友说,这个王老板的矿区,最近老是不安生,事儿总是不断,而且还特别的蹊跷。

  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没在意,批评了一些工人,罚了一些钱,完善了几条规章制度,寻思这也就过去了。但据他讲,后来,这事儿不但没过去,反而变本加利地来了。

  这个时候,他的一个工人提醒他,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捣乱啊?最好找个懂风水的先生来瞧瞧。

  本来,这个王老板不信这玩意儿,但病急乱投医啊。他就找来了一位风水先生,给看了看。看完之后,那先生说,的确是他这矿区的确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

  他就问那人该怎么办。那先生说,你就请个婴灵供奉着,压一压这股邪气吧。

  那风水先生走后,王老板真的就花大价钱,从南方买来了一个婴灵。然后,就好生供奉着。可是好景不长,没过三天,这些邪事儿又出来了。

  现在我们不解事情的具体情况,所以,还不能判断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这个王老板都买过一个婴灵了,看来不管事儿啊。他再买一个,能解决问题吗?”

  秦非笑道:“能不能解决问题,关键还要看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车子行驶进了一条山间公路,从路边满布的煤粉来看,我们这就快到地方了。

  王老板的矿名叫:“白云坡煤矿”。煤矿的管理区、生活区在一片小山坳的平地上。主要由两排五层楼房和几排小平房构成。

  车子在到了门口,刚停下车,一个穿着西服,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中年男人从传达室走出来。出门就搓着手,满脸堆笑道:“秦老板,终于把您等来了!”

  我们下车,秦非和王老板握了握手,然后就介绍们俩道:“这是我的助手,张是和小招。”

  几个人寒暄几句后,王老板说:“我是心急,跑到这里来迎你们了,走咱进去说。”

  车子直接开到办公区楼下,然后王老板就把我们带进了会客厅。

  坐定,王老板说:“本来想请你们上午来,顺便请你们吃顿饭,可是秦老板说有事。”

  秦非笑道:“王老板太客气了,正所谓无功不受禄,能办成事儿,您请我们吃什么,我们都吃得顺心。没办事儿就让您破费,这怎么说都不好。我们知道您不差钱,不在乎这个,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规矩。”

  王老板端起茶杯,喜道:“秦老板,听您这一番话,我就感觉您不是一般人,一定能把这事儿给办成了。来,各位请喝茶!”

  秦非喝了一口茶,然后然后道:“王老板,咱们说正事儿吧。您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们讲一讲,我们也好对症下药。”

  王老板放下茶杯,向我们讲述了近来,矿区发生的一些事情。

  据王老板说,本来,我的这个矿挺安生的。但是从今年三月份开始,这井下,经常发生一些怪事。工人害怕,直接影响了经济效益。我都快被这些事儿头疼死了。

  第一件事就是,工人在井下工作期间,总是莫名其妙地停电。

  停电也没什么,可是有一点让人捉摸不透,就是这个停电的时间。每次停电,都是凌晨两点,一分不多,一秒不少,为此我请工人专门注意过。

  停电之后,我们就组织维修人员查故障。本来以为是电线线路或者用电设设备有问题,可是技术人员检查论证之后,很快就否定了这一猜测。

  停电这件事儿本来算不上什么,可是第二件事而儿就有些让人害怕了。第一次遭遇这件事的旷工叫路小兵。陆小兵是个安全巡视员,他的工作就是在各个井道里进行安全巡查。

  那天,他在路过一个废弃的井道口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因为那是废弃的井道,里面的支撑木大都撤离了,而且还倒了不少,所以去里面的话,是非常危险的。

  当时,他以为是有工人偷偷钻了进去抽烟了,井下抽烟这可是要命的大事。于是,向里走了几步,然后喊道:“谁在里面,赶紧出来,进废井,不要命了!”

  喊完之后,里面就安静了下来,没人回应他。

  陆小兵是个认真,而且很执拗的人。他见里面的人不搭理他,心里就来了气。他当时就想,哎呀,你们不搭理我,就是不把我这个安全巡查员放在眼里,看我不把你们抓出来,交到安全处,扣你们的工资。

  心里想着,陆小兵加亮了头灯,就走了进去。

  陆小兵进去的那个废井,是斜往下的,有三四百米深,里面还有五个岔井。井道里全是横七竖八的木桩,非常难走,而且很危险。

  进去十几米,他依旧没看到一个人影。

  那时候,他就怀疑,是不是听错了啊,稍有安全意识的工人也不会钻这种废井啊。于是他就转身,朝外走。可是,刚走几步,身后又传来了说话声。

  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这条废井里肯定有人。

  随即,他转身,摸索着继续前行。

  行进的时候,他没有叫喊,只是在心里暗骂着。因为,有时候声音对井壁的冲击,也会造成剧烈的塌方。

  又行进了十几米,陆小兵仍旧没看见一个人影。但是,他感觉越来越阴冷,而且他还听到一个更加清晰的声音。那声音好像在说什么房子的事儿,说完就是一声叹息。

  陆小兵算是个二愣子,他天不怕地不怕,在这里厂长也不怕。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后,他当时真有些胆寒了。因为,对方说的那句话根本就不合常理。有哪个旷工没事儿跑到这里来说房子的事儿,而且还哀声叹气的?房价是很高,买不起也不能这么糟践自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